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3章 喝闷酒的尹将军
    苏陌凉被塞了满嘴的肉,鼓着脸蛋,尴尬的看了一眼下面的人群,只觉得一股血液拱上脑门,不仅面颊发烫,就连耳根子也烫得绯红。

    她僵硬的咀嚼着,羞愤的瞪着君颢苍,警告他收敛点。

    可君颢苍根本无视她的目光,自顾自的夹菜,一个劲儿的往她嘴巴里送。

    苏陌凉在大伙儿的注视下,被动的吃着君颢苍喂来的食物,心里别扭得要死,由于分神,一不小心呛住了嘴,难受的咳嗽起来。

    君颢苍无语的睨她一眼,面上是一脸不耐,可还是放在碗筷,轻轻的拍了拍她的后背,沉声反问,“被我喂饭,就这么激动吗?”

    苏陌凉因为咳嗽,面色涨得更红,听到这话,就一肚子火气,凶狠的瞪他一眼,“咳咳——激动——激动个屁,明明是惊吓好吗!”

    虽然她的右手受伤,吃饭不方便,他喂饭也在情理之中,但他不是普通人,而是众人敬仰,高高在上的云楼帝尊,他这么尊贵的人,都是别人伺候他,什么时候见过他伺候别人了。

    也许君颢苍觉得没什么,但苏陌凉被这么多震惊,羡慕,嫉妒甚至仇恨的目光注视着,实在太难为情。

    她还是第一次吃饭被这么多人关注,能不被这么多渗人的目光吓着吗。

    君颢苍依然是冷着脸,面无表情道,“习惯就好了。”

    苏陌凉一听这话,顿时抗议起来,“我才不要习惯,我自己吃!”

    他这话的意思分明就是在她手好之前,都要这么喂她吃饭了。

    她可经不起这么多犀利的目光的折磨,她还想低调的过日子呢。

    “反抗无效,谁叫你把自己弄伤,要怪就怪你自己!现在手臂好不容易接上了,这段时间什么都不要碰,要是被我逮到了,看我怎么收拾你!”君颢苍恶狠狠的警告一声,说着,又是夹了一块肉塞进了她的嘴里。

    苏陌凉包了满嘴的肉,满得都快溢出来,两只眼睛鼓得很大,里面全是抗议的怒火。

    而不远处的御郑枫看到这一幕,笑得满脸暧昧,捋着胡须,满意的连连点头,洪亮的笑声萦绕在大殿上,震耳欲聋,“哈哈哈,对,就是要多吃点,大姐你太瘦了,屁股巴掌大点,我徒弟一只手都抓得过来,以后要怎么生孩子啊!多吃点肉,以后生个白白胖胖的小子给老夫玩。”

    苏陌凉闻言,噗的一声,嘴里的肉直接喷出来,再次被呛住了喉咙,咳嗽得更厉害了。

    君颢苍被她弄得手忙脚乱,急忙拍着她的后背,拿起桌上擦嘴的手帕,细心的为她擦拭着脏兮兮的嘴角,“你吃个饭,就不能安分点,怎么跟个小孩子似的?”

    苏陌凉呛得上气不接下气,恨恨的瞪着君颢苍。

    他好好意思说,被他和御虚天尊两家夹击,她还能好好吃饭吗?

    苏陌凉是尴尬得要死,下面的女人们却是嫉妒得要死,她们还从未见过帝尊如此贴心细致的照顾一个女人。

    以前的云楼帝尊不管什么时候都是冷冰冰的一张脸,对什么都漠不关心,很少有人调动得起他的情绪,深沉得让人猜不透他的想法,有的只是不容反抗的威严和生人勿近的距离,更别说让他去宠爱一个女人。

    然而这个冰冷孤傲的男人,在苏陌凉面前,却变得有血有肉,变得有人情味。

    原来他也是个有感情的人,也有在乎的人,这样的认知太新鲜,让在座的大伙儿都是震动不已。

    御郑枫看了这一幕,也是十分意外,嘴角的笑容情不自禁的加深。

    他一直都觉得自己的徒弟过得太不像个正常人,从小到大就背负了太多超出常人的东西。

    他或许是个天才,或许站在权利和实力的巅峰,引得所有人的追捧,让无数的人尊敬和崇拜,但他却并不快乐。

    他承受了太多,也经历了太多别人无法想象的苦难,他如今的成就可不是天上掉下来的。

    因为看多了太多残忍的事情,他也变得冷血无情,麻木不仁,将自己封锁起来,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没人懂他,但御郑枫却知道他心里的苦,心里的痛。

    现在好了,终于有人走进了他荒寂的心,终于让他敞开心扉的去爱,他这个冷冰冰,硬邦邦的徒弟,也会因为一个人变得柔软起来,真好啊!

    御郑枫想着,心里不禁感激起苏陌凉,也真心的替君颢苍高兴。

    有人欢喜,有人忧。

    坐在不起眼的角落里的尹揽枫,仿佛被眼前甜蜜温馨的一幕刺痛了双眼,俊美的眸子浮起一层红血丝,桌下的双手用力握成拳,手背暴起一根根青筋。

    许是心里太痛,他想用东西来分散这种痛,不禁抓住斟满酒水的杯子,仰头痛饮一口,由于喝得过猛,酒水从嘴角溢出,顺着面颊流下,很快打湿了衣襟。

    自从知道苏陌凉和君颢苍在一起后,尹揽枫便是极力隐忍着自己的感情。

    因为一边是跟自己一起长大的兄弟,一边是自己深爱的女人,他没办法选择,只有放手成全。

    可感情说这回事,不是说不爱就不爱的,想他戎马一生,杀敌无数,可以控制千军万马,却唯独控制不住了自己的心。

    他每天都告诫自己放弃,可脑子里还是情不自禁的浮现出苏陌凉的影子,为了忘记她,从战场回来后,他就一直故意回避她,努力的不去见她。

    可她的特立独行那么让人深刻,她的勇敢果决那么有魄力,她的聪慧机智那么让他欣赏,一闭上眼睛,她替自己包扎伤口的,在他面前指点江山,献计献策的画面就浮现在眼前,想要忘记谈何容易!

    本来尹揽枫听说他们今晚宣布婚事儿,并不想来的,但他太久没看到苏陌凉了,太想念她了,明知道自己会受伤,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腿,来到了这里。

    如今看到君颢苍那么宠她,把她照顾得那么好,他应该放心的,可心却是针扎般疼痛,难受得面色发白,只有用喝酒来掩饰这份难堪。

    只是,这一喝,就有些停不下来,一杯接着一杯,不一会儿就喝得晕乎乎的了。

    坐在旁边的副将,顿时发现了他的不对劲儿,立马询问,“尹将军,你这是怎么了?怎么突然喝这么多酒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