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6章 只当一晚的尹揽枫
    “尹揽枫,你真是个疯子,我骗了你,耍了你,根本不值得你爱,你到底是哪根筋不对,非要把自己弄得这么狼狈?”苏陌凉看不惯他卑微颓废的样子,怒其不争的呵斥。

    尹揽枫苦笑,“我倒宁愿你继续骗我,一直骗我,永远不要告诉我这个残忍的真相。”

    苏陌凉无语,无奈的叹了口气,“你是真的喝醉了,不要再说了,趁着还没说出更多后悔的话来,赶紧回去吧。”

    他们好歹也相处过一段时间,苏陌凉多少了解他的性子,他那时候意气风发,心怀天下,是个拥有大爱,没有小爱的人,他有他的骨气,有他的血性,有他的骄傲,怎么会像现在这样卑微得尘埃里。

    所以,听到这些话,苏陌凉便知道他是喝醉了,神志不清了。

    他要是酒醒了,肯定会后悔自己干的糊涂事儿。

    所以,为了保护他最后那一点颜面,最后那一点尊严,苏陌凉不想再继续听下去,转身朝屋里走去。

    尹揽枫看到她要走,惊得脸色一变,着急的冲过去,从后面一把抱住苏陌凉,“不要,不要走!”

    苏陌凉神色大惊,哪里料到尹揽枫居然如此大胆,竟敢做出这等放肆的举动,一边惊恐的用力挣扎,一边愤怒的大吼,“尹揽枫,你干什么,你疯了吗!放开我!”

    “就一下下,就让我抱一下下!这是我最后唯一的请求。不要拒绝我,至少让我好好的跟你道个别。”尹揽枫沙哑着嗓子哀求道。

    听到这样的哀求,苏陌凉僵住了身子,感受到他的悲伤和不舍,心里十分难受。

    但她不能纵容尹揽枫,不能给他任何机会,任何念想,必须残忍绝情的拒绝,才能把他从泥潭里捞出来。

    想着,她正要挣扎,谁知道身后忽然传来一声怒吼,“尹揽枫,你找死!”

    咆哮的声音如惊雷炸响,声势浩大,爆发出一道强悍的音浪,给人造成极大的威压。

    苏陌凉听到熟悉的声音,都还来不及反应,只见一抹黑影迅猛掠来,霸道的一把将她扯进了他的怀抱,而后一个抬掌,狠狠撞上了尹揽枫的身子。

    尹揽枫哪里是君颢苍的对手,顿时被拍飞而去,重重砸在地上,瞧得苏陌凉心惊肉跳。

    君颢苍阴鸷的盯着地上的尹揽枫,脑海里全是两人相拥而立的画面,控制不住内心的妒火,又是抬手准备攻击而去。

    苏陌凉见他动了杀意,吓了一大跳,立马拽住他抬起的胳膊,大声阻止,“不要!你杀了他,以后会后悔的!”

    苏陌凉听说他们是从小一起长大,两人情如兄弟,尹揽枫为了君颢苍和云楼暗域立下汗马功劳,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

    君颢苍要是杀了他,日后必定会后悔。

    她不允许这样的悲剧发生,不想看到君颢苍难过。

    “我不会后悔杀了他,我只后悔没有杀他,让他有机可趁,觊觎本尊的女人!”君颢苍怒不可遏,胸口的怒火呼呼的燃烧着,仿佛要送嘴巴里喷出来。

    地上的尹揽枫受了重伤,在地上挣扎了几下,艰难的撑起身子,挂着鲜血的嘴角扬起戏谑的弧度,沙哑的声音带着嘲讽,“呵呵,帝尊,我这辈子从来没求过你什么,功名利禄,我也不放在眼里,以前我为云楼暗域打了胜仗,你要对我论功行赏,可我什么都没要,所以你许下一个承诺,有一天我要是缺什么,只要跟你说一声,你一定会替我办到,你还记得吗?”

    君颢苍闻言,神色一震,本就铁青的脸色更是阴沉下来,“你这是什么意思?”

    “呵呵,我说我想要苏陌凉呢,你会兑现你的承诺吗?”尹揽枫指向苏陌凉,戏谑的问道。

    君颢苍眸光微凝,泄出危险的冷芒,咬牙切齿道,“你再说一遍!”

    苏陌凉看到君颢苍的手里又是汹涌起灵力,害怕他真的会杀尹揽枫,急忙劝阻,“颢苍,他喝醉了,你别跟他一般计较。饶他一命吧。”

    “你竟然还帮着他说话?”君颢苍本就一肚子火,现在看苏陌凉维护这个混蛋,更是气得要死。

    苏陌凉表情为难,“我不是帮他说话,只是他罪不至死啊。”

    “他刚刚都抱上你了,还敢跟我要你,就凭这个,我可以杀他一百次!”君颢苍想到刚才的画面,就怒得发狂。

    看到君颢苍被彻底激怒,尹揽枫忽然笑起来,鲜血从嘴角不断趟出,他却像没有知觉一样,仰头大笑个不停,笑了很久,他才望向暴怒的君颢苍,开口道,“开个玩笑而已,别那么当真,那个承诺我不要你兑现,我要你欠我一辈子。”

    说完,他的目光移向君颢苍怀里的苏陌凉,痴迷的描绘着她的轮廓,良久,不舍的开口,“苏陌凉,祝你幸福。”

    这一刻,他退出了!他放手了!

    只做一晚的尹揽枫,以后便是尹将军了!

    选择放手,不是因为不够坚持,也不是因为太过理智,而是因为只有这样,才能看到你脸上的微笑!

    尹揽枫脸上一直挂着笑容,泪水却如断了线的珠子,不停的滑落。他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晃晃悠悠的转身朝着远处迈开了步子,渐渐消失在了夜色中。

    君颢苍和苏陌凉矗立在原地,注视着他离去的方向,竟是忘记了反应。

    也许,这样的背影太过凄凉,凄凉到让人不忍心打破。

    这时候,一直寻找着尹揽枫的副将,突然发现他的身影,满脸震惊,连忙跑了过去,“哎呀,尹将军,你跑到哪里去了,我找你好半天了!武将逗留宫中,可是会被扣上意图谋反的罪名啊。避免传到帝尊耳朵里,我又不敢惊动其他人帮忙寻找,你这是要吓死我啊!”

    说完,副将这才看清楚尹揽枫身上的血迹,更是吓得目瞪口呆,“天啊,你这是怎么了?怎么受伤了?”

    尹揽枫冷漠的回应,“刚才摔了一跤。”

    “不是吧,你今天怎么醉得这样厉害?以前你喝酒,可是千杯不倒的啊?”副将想不明白了,尹揽枫的酒量可是公认的好,今天怎么会喝几杯就醉成这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