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7章 吃飞醋!
    尹揽枫心情本就不好,实在不想听人的唠叨,皱眉挥开他的搀扶,“不用管我,我自己回去。”

    副将见他这么狼狈,心里担心得不行:“你喝得这样醉,自己要怎么回去啊,还是我送你吧。”

    尹揽枫忽然停下步子,沉着脸,分外严肃的望向他,“你觉得我喝醉了吗?”

    副将被他那双清醒的双目惊得一愣,瞠目结舌的怔在原地,还来不及反应,便见尹揽枫大步走了出去,竟是目不斜视的朝宫门的方向走去,当真没有一点喝醉的样子。

    “啥意思啊?我咋看不明白了?”愣在原地的副将挠了挠头,满脸的困惑。

    目送尹揽枫离开,苏陌凉提在嗓子眼的心才渐渐落了回去,只是感觉到从君颢苍散发出的煞气,她还是心有余悸的咽了咽口水,两人之间的气氛变得十分尴尬。

    “你们两个待了多久?”就在苏陌凉绞尽脑汁,想着开场白的时候,君颢苍已经低头望向她,绝美的容颜如覆冰霜,冷得胆颤。

    苏陌凉心虚的扯了扯嘴角,“没有,就一个照面,然后你就出现了。”

    “就一个照面,你们就抱上了,看来感情很深嘛!要是多待一会儿,是不是就要亲上了?”这话几乎是君颢苍咬着牙齿,一字一句吐出的。

    苏陌凉被他阴鸷冷厉的双目吓得缩了缩脑袋,尴尬的解释,“他喝醉了,情绪有点失控,所以——所以——”

    “放屁!我跟他认识那么多年,我还不知道他!他骗得了你,骗不了我!”君颢苍太清楚尹揽枫的心思了,那家伙分明是在装醉,只有苏陌凉才被蒙在鼓里。

    苏陌凉被他吼得耳膜发疼,看他的确气得不轻,只有耐着性子解释,“我和他都不熟,哪来的感情,你可别冤枉我。”

    君颢苍见她还睁眼说瞎话的狡辩,胸口的怒火更是窜起八长高,深吸一口气,抑制掐死她的冲动,“你和他不熟,他会喜欢上你?你和他不熟,就这样抱上了?你和他不熟,会帮他包扎伤口?什么时候,你这么好心,喜欢多管闲事了?”

    苏陌凉闻言一震,满脸惊讶的盯着他,“你怎么知道我帮他包扎伤口?”

    “你帮他包扎伤口,整个军营都传遍了,我不想知道,都很难吧!”君颢苍皱起眉头,咬牙切齿的道。

    苏陌凉看他那副计较的样子,心底好笑,故意撇嘴冷哼,“真是小气,不过是包扎个伤口,那都是多久前的事儿了啊,你竟然记到现在!”

    君颢苍被她讽刺的口气激得面色一滞,“你!”

    “我什么我,这些不值一提的小事儿都要计较,你个小气鬼!”苏陌凉反倒理直气壮的反驳。

    君颢苍被她这话激得怒目圆睁,咬牙低吼,“我的女人帮别的男人包扎伤口,背着我跟别的男人私下见面,还跟别的男人抱在一起,这叫不值一提的小事儿?”

    他都快气炸了好吗,她倒好,竟然说他小气,说他计较!

    要不是因为舍不得,他现在真想一巴掌拍死她!

    “尹揽枫在战斗中救过我,再怎么说也是我救命恩人,他因为我才受的伤,帮他包扎伤口也是情理之中嘛。”苏陌凉看到君颢苍双目涌动着妒火,心底又好笑,又无奈。

    明明是个深沉稳重的人,一吃起醋来就小气,幼稚得不行。

    君颢苍却不接受她的解释,生气反驳,“全军上下这么多人,为什么偏偏是你帮他包扎?难道就你会包扎吗?”

    “当时,他急着赶路,不愿意包扎伤口,所以我才——”苏陌凉被他问得有些无语,再度解释。

    然而君颢苍却是不领情,越想越生气,“你还真是关心他啊,他自己都不愿意,你倒是心疼起他了!”

    苏陌凉被他咄咄逼人的气势也弄火了。

    当时那种情况,她哪想那么多啊,尹揽枫身为将军,他的命令就是军令,他要赶路,没人敢说个不字,她不过是觉得过意不去,才帮忙包扎的,怎么也没想到从君颢苍嘴巴里吐出就变了味了,好像他们真有个什么似的。

    “君颢苍,你无理取闹,我和他明明什么都没有,你冤枉我!”苏陌凉实在受不了的大吼起来。

    “你和他什么都没有,为什么还要这么晚的见面,为什么还跟他抱在一起,为什么还要着急的替他求情?”君颢苍一想到苏陌凉对尹揽枫的特殊,就气得发疯。

    她曾经背着自己参军入伍,与尹揽枫相处过一段时间,又是女扮男装的陪伴尹揽枫左右,鬼知道有没有被吃豆腐。

    如今在他眼皮子底下,尹揽枫都敢对她搂搂抱抱,不知道在那段日子还对苏陌凉做过什么过分的亲密举动。

    如果真的没有什么,尹揽枫怎么会喜欢上一个男人?

    现在就算知道了苏陌凉的真实身份,尹揽枫也这样恋恋不舍!真当他傻吗?

    想到这里,君颢苍就握紧了拳头,控制不住胸口沸腾的妒火。

    苏陌凉被他的强词夺理,气得火冒三丈,愤怒大吼,“是,我对尹揽枫有好感,他长得玉树临风,仪表人才,又是我的救命恩人,对我特别体贴,特别关照,不像你这么小气,斤斤计较,比好你一百倍,所以我跟他建立起了深厚的感情,行了吧!你满意了吧!”

    君颢苍听她还敢当着自己的面,夸奖尹揽枫,嫉妒像怪兽一般吞噬着他的心,牙齿咬得咯咯作响,怒不可遏的点头,“好,他比我好,他还没走远,你赶紧去找他,我绝不拦着你!”

    吼声落下,君颢苍猛地甩袖,气冲冲的大步离开。

    苏陌凉盯着他离开的背影,满腔怒火,一下子拱上脑门,焰腾腾地按捺不住,仿佛就要喷出来,咬牙切齿的大吼,“好,你走,别来找我,你要来找我,你就是我孙子!”

    呼呼,气死她了!

    她哪里知道尹揽枫会突然抱住她,又刚好被他撞见!

    她和尹揽枫之间清清白白,见面自然是坦坦荡荡,结果却被他说得如此不堪,实在太过分了。

    就算替尹揽枫求情,她也是念在尹揽枫是他兄弟的份上,结果他不领情,反而冤枉她和尹揽枫有私情,想想就觉得委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