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8章 有没有人找本尊?
    此时的君颢苍也是被苏陌凉气得半死,她不但背着他与尹揽枫私下见面,还在他面前搂搂抱抱,明明错了,不但不认错,说几句好话,更是在他面前夸奖起别的男人。

    可恶的是,他就差把心挖出来给她了,她竟然说尹揽枫比他好一百倍,说他小气,斤斤计较,这个没良心的女人,简直是要气死他!

    隐在暗处的黑枭看到自家主子气得不轻,也替他抱不平,忍不住出来劝道,“主子,别为了一个女人气坏了身子,既然苏陌凉不珍惜你,你不搭理她就是了。据说,女人都是宠不得的,你晾她几天,她就会主动来找你了。”

    君颢苍不懂经营感情,听到黑枭这么说,不禁皱起了眉头,不大确定的反问,“是这样吗?”

    黑枭点点头,“是呀,要是太宠了,她就得爬你头上去了,对你发号施令,指手画脚的,这样下去成何体统!以后,你想管她都管不住了,因为她吃定了你,认为你肯定会回去找她!”

    “哼,这次她要是不主动认错,本尊才不会去找她!不然,本尊岂不成她孙子了吗!”君颢苍想到苏陌凉的话,就赌气得怒哼。

    他好歹也是高高在上,万人敬仰的云楼帝尊,要是连这点骨气都没有了,岂不是太窝囊了。

    想着,君颢苍更是火大,加快步伐,怒火冲天的朝福熙宫走去。

    苏陌凉和君颢苍是赌气的吵了一架,君青染也是发了好大一场火。

    铭湘宫里,半夜三更,还传出砸碎东西的声音。

    “邵嬷嬷,你让本宫参加宫宴,让本宫煽动家族反对,结果反而让他们把婚事儿定下了!你说,现在该怎么办!”君青染怒火中烧,指着邵嬷嬷大骂道。

    邵嬷嬷也是皱吧着脸,表情纠结,无奈的叹了口气,“长公主,你消消气,本来这次我们是胜券在握的,哪知道半路会杀出个御虚天尊啊,更没料到苏陌凉竟然是天尊的大姐,这完全超出了我们掌控范围内,失败在所难免。”

    家族势力再厉害,也拗不过御虚天尊了啊。

    “是呀,御虚天尊是老糊涂了吗,居然认个黄毛丫头当大姐,简直滑天下之大稽。但不管怎么说,苏陌凉现在是有了御虚天尊这个靠山,本宫想要阻止,是绝对不可能的了。”君青染眯起眼睛,面色凝重起来。

    邵嬷嬷点头,沉声道,“是,现在她有御虚天尊撑腰,长公主可要千万沉住气,得罪谁,都不能得罪天尊。”

    “可是,难道真的要本宫看着苍儿被苏陌凉害死吗?哎,本宫真是没用,连个小丫头都对付不了!”君青染气得一拳砸在桌上,痛苦的低吼。

    邵嬷嬷见此,心疼的皱紧眉头,连忙宽慰,“长公主,不要急,其实想要阻止这场婚事,也不是没有办法。”

    听到这话,君青染猛地抬起头,惊讶的盯向她,激动道,“你——你有办法?”

    邵嬷嬷微微颔首,“嗯,只是这个办法有些冒险,老奴也没有太大的把握。”

    “现在不管什么办法,本宫都要试一试,你快说,到底是什么办法!”君青染着急的催促道。

    邵嬷嬷见她愿意尝试,眉头轻挑,深邃的眼窝里射出一道精光,而后凑到她的耳边,小声低吟了几句。

    听到她的办法,君青染面色大变,瞳孔瞬间涌上震惊,“你是说——”

    邵嬷嬷不等她说完,便是点点头,“是,老奴想,这应该是唯一的办法了。”

    君青染也是赞同的点点头,震惊的神色忽然豁然开朗,“是呀,我居然把她给搞忘了,或许阻止这场婚事儿还有点希望。”

    “嗯,所以长公主不用太担心,就算你不阻止,也会有人阻止,你只需要继续装好人,在背后推波助澜就行了。”邵嬷嬷低声宽慰。

    君青染闻言,嘴角终于重新扬起笑容,满意的点点头,“哈哈,你说得不错,本宫现在就将消息传出去,相信她很乐意与本宫结盟的!”

    “那是自然,这个机会她怕是盼了好久了吧。”邵嬷嬷笑着点头。

    “哈哈哈,你这个主意不错,有赏!”君青染解开了心头的难题,心情相当不错。

    邵嬷嬷得了赏赐,也是满脸笑容,谄媚的鞠躬,“谢长公主赏赐。相信苏陌凉这次嚣张不了多久了!”

    ——————————

    翌日,福熙宫

    君颢苍正襟危坐的坐在案几之后,认真的批阅奏折。

    只是一旁伺候的太监,看不下去了,轻声提醒,“帝尊,奏折拿反了。”

    君颢苍闻言,怔了一下,这才意识到错误,尴尬的调了方向,轻轻咳了一声,问道,“现在什么时辰了?”

    “回帝尊,现在是卯时,刚刚天亮。”太监恭恭敬敬的回答。

    他不知道帝尊是怎么了,居然看了一晚上的奏折,关键是花了一晚上也没批几个,还有好几次连奏折都拿反了,实在奇怪得很。

    君颢苍听到竟然天亮了,眼里划过惊讶,而后迫不及待的大喊,“黑枭!”

    黑枭得了命令,立马从外边走了进来,恭敬行礼,“主子,有何吩咐?”

    “刚才有没有人找本尊?”君颢苍赶紧追问。

    黑枭摇摇头,如实禀报,“没有!”

    “怎么会没有呢?”君颢苍急了,顿时不满的皱紧了眉头。

    黑枭听了这话,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脸上挂满困惑,这大半夜的谁找他啊?

    “主子,大半夜的,没人敢打扰你休息。”黑枭回答。

    君颢苍气得呼吸一滞,不悦的说道,“本尊哪有休息,福熙宫不是一晚上都亮着灯的吗?”

    难道是点的灯不够亮,让她误会,他已经休息了?

    黑枭更是不解,不明白他的意思,“主子累了一晚上了,身体要紧,还是休息会儿吧。”

    君颢苍闻言,一口气憋在胸口,吐不出来,隐忍着追问,“你到底记清楚没有,真的没人找本尊吗?”

    “哦,属下想起来了!”黑枭忽然回忆起来,惊叹一声。

    君颢苍顿时睁大眼睛,满脸期待。

    “之前长公主送来了婚礼准备用的东西,属下怕打扰你,就让他们放在大殿里了。”

    听到这话,君颢苍满心的期待顿时化为泡影,不敢相信的反问,“就只有长公主的人?”

    黑枭老实点头,“嗯,只有长公主的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