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9章 她竟然还在睡觉!
    君颢苍冷峻的脸蛋一下子沉了下来,黑枭隔得这么远都能从他身上感受到嗖嗖凉气。

    他刚才做错什么事儿,说错什么话了吗?

    黑枭忐忑的抬头,悄悄看了一眼君颢苍,见他黑着脸,面色阴沉得可怕,心子颤了颤。

    想到他昨晚一直喂苏陌凉吃饭,自己都没怎么吃,又在福熙宫忙碌了一晚上,黑枭担心他的身子,小心翼翼的提醒道,“主子,天亮了,该用早膳了。”

    “就知道吃,滚出去!”君颢苍一肚子的火没处发泄,看到黑枭懵懂的样子,莫名觉得火大。

    黑枭被吼得一愣,再也不敢开口,揣着一肚子的疑惑,转身欲要走出去。

    “慢着!”

    只是他才走了几步,便是再度被君颢苍叫住了。

    黑枭赶紧转身,恭敬的低着头,等待吩咐。

    君颢苍皱着眉,沉着脸,冰蓝眸子里的怒意不减,沉默了一会儿后,才冷冷开口,“记得让厨房的宫女做好早膳送到云楼宫去。”

    明明是冷冰冰,硬邦邦的口气,却说着根本不像他嘴巴里吐出来的话,不禁让黑枭神情一怔,愣了一下后,面上严肃的抱拳领命,可心里却无奈的叹了口气,

    他家主子简直无药可救了,昨晚明明都快被气炸了,一大早自己都没用膳,就关心起云楼宫那位的早膳问题了。

    还说什么不理她,晾她几天,别说几天了,这才几个时辰他就忍不住了。

    就在黑枭感慨之时,君颢苍又是不放心的提醒一句,“等会有人找本尊,你就直接放她进来,明白了吗!”

    黑枭正了脸色,赶紧抱拳,“明白了。”

    见他这下子是彻底明白了,君颢苍才放心的点点头,挥手示意他出去。

    自从黑枭出去后,君颢苍的眼神便是朝着门口来来回回扫了几百次,每瞧一次,就烦躁一分,不禁冲着旁边的太监冷声问道,“现在什么时辰了?”

    太监恭敬回答,“回帝尊,还是卯时,现在只过了半个时辰而已!”

    他真不知道帝尊今天是怎么了,半个时辰内,问个时间都问了两次了。

    君颢苍听到才过了半个时辰,更是不悦的蹙紧了眉头。

    一旁的太监感受到他身上散发出的戾气,战战兢兢的站在旁边,连呼吸都小心翼翼的,生怕惹得帝尊不高兴。

    就在这时,外边忽然传来脚步声。

    君颢苍立马抬眸望去,然而期待的身影并未出现,映入眼帘的却是一张笑容满面的老脸,他本就不太高兴的脸更是垮了下去。

    “哈哈哈,徒弟,你今天是专程在等为师吗,还主动让黑枭请为师进来,不错不错。”不等君颢苍开口,御郑枫便是抢先大笑起来,心情很不错的样子。

    以前的君颢苍根本懒得搭理他,如今能这样恭敬,实在出乎他的意料。

    君颢苍哪里料到是他,犀利的蓝眸一下子射向跟在御郑枫身后的黑枭,隐忍怒火,压低声音质问道,“你怎么放他进来了?”

    黑枭被他阴鸷的眼神吓得一颤,无辜的回答,“主子刚才不是吩咐,有人找您,就直接放他进来吗?”

    君颢苍闻言,气得呼吸一滞,顿时黑了面色,忽然有种拍死黑枭的冲动。

    真不知道,他怎么会让这么蠢的人跟在身边。

    其实,也不怪人家黑枭,黑枭本就是个大老粗,只知道杀人,哪里懂男女之情,就他那情商怕是比君颢苍的都还低。

    接收到君颢苍杀人的目光,黑枭心里惴惴不安,再傻也知道自己的举动惹怒了他,立马抱拳告退,“主子和天尊有话说,属下到外边守着。”

    话落便是脚底抹油的退了出去。

    御郑枫一听君颢苍的话,顿时嗅到了不对劲儿的味道,刚还高兴的老脸顿时沉了下来,“臭小子,你什么意思啊,听你那口气,好像很不高兴为师进来啊?”

    君颢苍心情不好,懒得应付他,冷漠的睨他一眼,“本尊正忙着呢,有什么话赶紧说。”

    御郑枫看到他那张冷冰冰的臭脸,更是火冒三丈,吹胡子瞪眼的呵斥,“你个臭小子,为师好不容易来暗域之城看你,你就是这样对为师的吗?你对得起为师的一片心吗?”

    君颢苍抬眸冷觑他一眼,很不留情的拆穿他的谎言,“别睁眼说瞎话,本尊不吃这一套。”

    以前他一消失就是好几年,连个人影都看不到。

    这么多年了,也没见得这老头好心的到暗域之城来看过他。

    现在突然登门,分明就是为了讨好苏陌凉,才屁颠屁颠的追来的。

    御郑枫被他说中心思,表情一僵,尴尬的咳嗽了两声,“咳咳,就算不是专程来看你的,但为师这不是顺带来看你了吗!”

    “嗯,现在看完了,可以出去了吗?”君颢苍冷冷道。

    御郑枫气得咬牙切齿,“你个不近人情的臭小子,你就这么不欢迎为师吗?”

    “你让凉儿冒险帮你炼丹,还想我欢迎你吗?”君颢苍敛眉反问,语气带着不满。

    御郑枫自知理亏,心虚的避开他犀利的目光,故作伤心的说着丧气话,“哎呀,算了算了,你有了媳妇儿,忘了师父,现在师父也没媳妇儿重要了,就让我这个老头子郁郁而终吧。”

    君颢苍闻言,无语的白了他一眼,就算过去这么多年,他的演技还是一点长进没有。

    “好了,别演戏了,找我有什么事儿?”君颢苍蹙眉,不给面子的打断。

    御郑枫看他完全不吃自己这一套,只有正了脸色,开口道,“本来为师想在这里多待几天,多陪陪大姐的,但宗派临时有事儿,为师必须得回去一趟,所以等你们成亲的时候,为师再来。”

    “刚才为师去了一趟云楼宫,大姐还没起床,为师不便叨扰,所以只有来跟你道个别。”

    君颢苍闻言,眉头一蹙,面色变得相当难看,“她现在还没起床?”

    御郑枫没注意到他的情绪,诚实的点点头,“是呀,听林婉儿说睡得挺沉,所以为师不方便拜访,你到时记得跟大姐说一声为师走了。”

    睡得挺沉???

    听到这话的字眼,君颢苍胸口的怒火一下子拱了上来。

    他被她折磨得一晚上都睡不着,郁闷得要死,她倒好,不但能睡着,还睡得挺沉!

    搞来搞去,只有他一个在生气,在想她!

    而她完全没把他放在心上,可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