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11章 帝尊发怒
    苏陌凉对眼前这位老嬷嬷的印象不深,只是象征性的点点头,“起来吧,我现在还不是帝妃,你这样叫会惹人笑话的。”

    邵嬷嬷缓缓起身,和蔼的笑着道,“册封大典只是个仪式而已,您早已是帝尊心里,老奴心里的帝妃了。”

    林婉儿没料到此人如此会说话,顿时被她逗乐了,“不愧是宫中的老人,单凭这张嘴就讨喜。”

    邵嬷嬷得了夸奖,宠辱不惊的回道,“多谢姑娘夸奖。老奴还要替主子办事儿,就不打扰帝妃散步了,先行告退。”

    苏陌凉轻轻颔首,“恩,去吧。”

    邵嬷嬷得了首肯,这才招呼着身后两名宫女往前赶路。

    林婉儿倒是没注意那么多,也继续扶着苏陌凉的右手打算离开。

    可就在这时,与林婉儿擦身而过的宫女,趁其不备,忽然朝林婉儿拍去一掌,力量不小,撞得林婉儿措手不及,顿时重心不稳,朝左侧倒了过去。

    苏陌凉也没料到林婉儿会忽然朝自己倒来,全然忘记右手的伤势,下意识的用力去扶,两道力量一碰撞,一股剧痛骤然袭来,疼得她闷哼一声,软了手臂,不堪负荷的被林婉儿压在了身下。

    “凉儿!”这时候,平地炸起一声惊恐的怒吼,只见一道黑影,飞速掠来,生气的一把拉开林婉儿,紧张的将苏陌凉抱在怀里。

    “凉儿,你的手怎么样了?”看到包扎的纱布里渗透出了鲜血,君灏苍怒目圆睁,冰蓝眸子溢满紧张,着急的问道。

    苏陌凉没想到君灏苍会忽然出现,痛苦的神色跃上几分惊讶,而后赌气似的推开他,“不用你管。”

    昨晚冤枉她,丢下她一个人走掉,现在来装什么好人!

    她还没打算原谅他呢!

    看着她疼得脸色发白,还跟自己堵着气,君灏苍心疼得要死,立马用力搂住她,不准她动弹,害怕她再次伤到手臂,“我都快被你折磨疯了,你能不能消停点。”

    气了她一晚上,想了她一晚上,等了她一晚上,又担心了她一晚上,刚才还差点把他吓死!

    偏偏他又舍不得打,舍不得骂,现在连句重话都舍不得说,看到她受伤,心疼得要死,简直拿她半点办法没有。

    这个该死的女人生来就是折磨他的!

    想着,君灏苍控制不住内心的感情,忍不住将她搂得更紧,生怕她从怀里挣脱出去。

    苏陌凉被他勒得有些喘不过气来,想要挣扎,却使不上力气,只有任由他抱着,嘴上不依不饶的呵斥,“君灏苍,你给我滚开,放开我!”

    如今抱着她,那种让人崩溃的空虚感终于被填满,不管苏陌凉怎么排斥,怎么咒骂,君颢苍都舍不得撒手。

    跌在地上的林婉儿看到这一幕,惊了一下后,才反应过来,惊慌失色的跑到跟前,慌张的想要查看苏陌凉的手臂,抖着声音,担心的询问,“主子,你没事儿吧,你的手怎么样了,别吓我啊!”

    君灏苍听到林婉儿的声音,一肚子的火,猛地一个挥袖,毫不留情的将她挥开,“连你家主子的保护不好,要你何用!”

    林婉儿被君灏苍的力量震退好几步,艰难的稳住身形。

    她知道君颢苍刚才那一招算轻的了,不然她现在肯定受伤不浅。

    只是,面对他的疾言厉色,林婉儿还是红了眼眶,内疚道,“是我没照顾好主子,我该死!”

    只是一想到刚才有人故意推她,林婉儿顿时怒火中烧,猛地转身冲着下毒手的宫女咬牙切齿的大吼,“你个贱人,敢陷害我家主子,我跟你拼了!”

    话落,林婉儿怒红双眼,疯狂的朝她扑了上去。

    宫女的实力不弱,面对她的攻击下意识的抬手去挡,两人很快扭打在一起。

    邵嬷嬷没想到林婉儿如此大胆,竟然敢公然动手,顿时生气的厉声大吼,“反了反了,你竟敢对长公主的人动手,翻了天了!”

    邵嬷嬷是长公主身边的人,在宫中比一般的奴才地位尊贵,而林婉儿不过是来自下位面的蝼蚁,若不是有苏陌凉撑腰,她连宫女都比不上。

    看到这么低贱的人,居然敢打长公主的人,邵嬷嬷自然气得暴跳如雷,急忙冲着身旁的宫女大吼:“你还愣着干嘛,快去抓住那林婉儿啊!”

    宫女闻言,这才惊醒过来,顿时冲上前准备动手。

    然而她还没碰到林婉儿,便是被一股强大的力量击中身子,倒飞出去,砰咚一声巨响,重重砸在地上。

    宫女受了重伤,摔在地上起不来,噗的一声,喷出一大口鲜血,身体痛苦的抽搐了几下后,彻底断了气儿。

    与此同时,林婉儿也是制服了下毒手的宫女,一把掐住她的咽喉,硬生生的把她给掐死。

    邵嬷嬷看到两个宫女接连毙命,吓得浑身大震,表情一滞,瞳孔猛地涌上惊骇,即将吼出的咒骂噎在嗓子眼,瞬间说不出话来。

    就在这时,一声近乎咆哮的吼声猛地扬起,声势浩大,气焰逼人,吓得邵嬷嬷胆裂魂飞,双眼发黑,“邵嬷嬷,你好大的胆子,敢陷害本尊的女人!”

    此时,搂着苏陌凉的君颢苍,已经抬头朝她射来如冰刺般冷厉尖锐的目光,妖冶的蓝色美眸跳耀着骇人的火苗,俊美的脸蛋隐隐抽搐,绷起一层歇斯底里的愤怒。

    感受到这等凶戾的威压,邵嬷嬷骇得面色如土,结住舌头,仿佛窒息了一般,双腿情不自禁的开始打颤。

    她定在原地,僵硬了一会儿,才颤抖着声音,慌乱的否认,“不——不是的——帝尊,你——你误会了,是林婉儿,是她自己出了差错,伤了帝妃,不关老奴的事儿了。是她为了脱罪,故意栽赃给老奴和宫女的啊,给老奴一百个胆子也不敢陷害帝妃啊!”

    君颢苍见她还敢狡辩,目光微凝,面色更是阴冷了几分,胸口的怒火仿佛要从眼睛里喷出来,“闭嘴,林婉儿走得好好的,怎么可能无缘无故的摔到凉儿的身上,你真当本尊傻吗!”

    邵嬷嬷见君颢苍不好忽悠,更是吓得浑身发抖,双腿一软,顿时跪在了地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