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19章 凤栖国的智者
    听到这话,君青染不悦的皱起眉头,本还高兴的语气瞬间沉了下去,“竟然还有这种事儿?”

    在座的众人也是吃惊不小,生气的望向苏陌凉,显然对她的做法不满到了极点。

    再怎么说沐卿鸾也是凤栖国的女皇,人家到云楼暗域来做客,苏陌凉竟然冲撞了这样的贵客,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他们云楼暗域怠慢了人家呢,她这样做分明是给云楼暗域抹黑嘛。

    本来让她成为帝妃,大伙儿已经觉得很丢脸了,她现在更是破坏两国关系,更多引起诸多不满。

    要不是忌惮御虚天尊他老人家,他们哪里允许苏陌凉参加这样盛大的国宴,还以帝妃的身份出席,现在就连凤栖国的人都知道帝尊要娶一个下位面的女人,简直就是丢人现眼。

    想到这里,大伙儿都是敢怒不敢言,愤愤不平的盯着苏陌凉。

    沐卿鸾见大家都对苏陌凉有了意见,心里满意,面上的笑容更加温和,“呵呵,也不是什么大事儿,只是点小误会,长公主不用放在心上。”

    君青染闻言,略感抱歉的冲沐卿鸾说道,“女皇如此宽宏大量,实乃凤栖国之福,我云楼暗域多有得罪之处,还望女皇包涵。”

    “长公主严重了,本皇还担心冒犯了帝妃,还要请帝妃多多包涵才是。”沐卿鸾唇角轻扬,笑着摇摇头,娇嫩的脸蛋犹如一朵绽放的白兰花,美得让人移不开眼,谦逊的态度更是赢得了在场所有人的好感。

    沐卿鸾是身份尊贵的一国之君,能这样放低身段跟苏陌凉讲和,实属难得。

    相比之下,苏陌凉就显得嚣张跋扈,斤斤计较,没有一点帝妃该有的气度,差了沐卿鸾十万八千里。

    看到这里,众人都是不满的小声指责起苏陌凉。

    沐卿鸾见效果达到,嘴角的笑意更深,目光不由自主的望向君灏苍。

    她就不信一向铁面无私的君颢苍还会纵容这样不懂规矩,恃宠而骄的女人。

    然而此时的君灏苍却对外界的声音充耳不闻,依然细心的照料着苏陌凉的吃喝,连个眼神都不愿施舍给沐卿鸾,全程都是她一个人在自说自话,而他完全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看到这里,沐卿鸾嘴角的笑容渐渐僵硬,显得极为的勉强。

    她没料到君灏苍对苏陌凉竟然包容到了这种程度。

    苏陌凉接收到大伙儿不满的视线,心底自然有数,这个女皇表面上好似不计较,装出宽宏大量,通情达理的样子,可每个字每句话都绵里藏针,不断的给她拉仇恨,诋毁她的形象。

    这女皇要是真的不计较,根本就不会提起这事儿,就算真的感到抱歉,在私下和解就行了,怎么会把这种事儿拿到台面上来说,分明是故意挑起大家的不满。

    只是,她苏陌凉从来不计较这些,只要能待在君灏苍的身边,别人的看法态度,她从来都不在乎。

    所以,她只是冷冷瞥了沐卿鸾一眼,便是收回视线,默默吃着君灏苍为她夹好的菜,像是什么事儿都没发生一般。

    看到君灏苍和苏陌凉对自己不理不睬,沐卿鸾更是气得半死,像是一拳打在棉花上,软绵绵的,没有任何回应,她反倒变成了一个跳梁小丑,人家根本就没把她放在眼里。

    意识到这一点,沐卿鸾袖口下的拳头握紧,琥珀色的瞳孔瞬间涌上了一抹阴鸷,内心的不甘和嫉妒也随之膨胀,仿佛要从她体内爆炸出来。

    站在身旁的贴身宫女似乎也察觉到她身上散发出的戾气,忍不住凑到耳边,小声提醒,“女皇,你不是还准备了几个问题吗!”

    听到这话,沐卿鸾才抑制住内心的妒火,努力维持得体的笑容,抬眸扫了一眼众人,轻轻抬手,拍了拍,“上来吧。”

    话落,只见大殿门口忽然走来一位中年男子,他身材矮小,皮肤黝黑,但那双深邃锐利的眼睛却炯炯有神,绽放着睿智的光芒。

    他缓缓走到大殿中央,冲着上边的君颢苍,君青染和君月夜恭敬行礼,“段聪拜见云楼帝尊,平襄王,长公主!”

    君青染和君月夜见此,面色露出些疑惑,顿时望向沐卿鸾。

    “女皇,这是?”君月夜指了指下面的男子,不解的询问。

    沐卿鸾看到在坐的所有人都是一脸疑惑,不禁笑着解释道,“平襄王,这位段聪,是我凤栖国的智者。他本名其实不叫段聪,但他自认为自己聪明绝顶,所以改名一个聪字。”

    众人听到此人如此狂妄,都是惊讶的窃窃私语起来。

    长公主和平襄王也是面露诧异,而后了然的点点头。

    段聪看到大伙儿对自己心怀疑惑,不禁抱拳解释道,“草民一直听闻云楼暗域人才辈出,不管是实力还是在智力方面,都是一等一的好。所以,草民慕名而来,特地准备了两个问题,想要见识下贵国的实力,不知道贵国有没有勇气应下草民的挑战?”

    听到这话,全场一片哗然。

    这男子居然要挑战整个云楼暗域,未免也太嚣张,太狂妄了!

    上方的君青染和君月夜听到这话,也是瞬间沉了面色,表情十分难看。

    沐卿鸾看到大伙儿全都不满的喧哗起来,就连长公主和平襄王的面色也涌上了怒意,顿时解释道,“段聪一生都痴迷于挑战难题,听闻云楼暗域人才无数,所以想领教一二,并没有瞧不起云楼暗域的意思,还望帝尊,平襄王,长公主见谅。”

    人家都把话说得这份上了,他们自然不好多说什么。

    要是拒绝挑战,岂不是让凤栖国把云楼暗域看扁了吗!

    想着,平襄王理解的点头,冲着段聪微微抬手,“我们云楼暗域应下你的挑战,你尽管出题。”

    段聪闻言,嘴角一勾,咧出一抹不易察觉的不屑的冷笑,而从袖口取出一张纸条,展示在众人眼前,朗声开口,“这是一张普通的纸条,遇火一点就燃,请问,要用什么方法,让这张纸条在火焰的灼烧下,完好无损?当然,前提是这张纸条不能浸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