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1章 神奇的现象
    林婉儿领命,手脚利索的端着蜡烛,递到了苏陌凉的跟前。

    苏陌凉在众人疑惑的目光中,接过蜡烛,看了段聪和沐卿鸾一眼,黑眸闪过自信的笑意,而后拿起燃烧着的蜡烛,灼烧紧紧缠绕在铁棒上的纸条。

    这时候,众人惊讶的发现,那铁棒上的纸条在火焰的灼烧下,竟然纹丝不动,没有一点燃烧的迹象。

    看到这一幕,所有人大惊失色,不敢相信的倒抽一口冷气,纷纷瞪大双眼,张大嘴巴,死死盯着铁棒上的纸条,生怕错过了任何一个细节,眼睛像是生了锈,再也转不动了。

    短暂的寂静之后,大殿上顿时爆发出激烈的惊叹。

    他们还第一次见到用火烧纸条,纸条不会燃的怪事儿,实在是太神奇了。

    段聪看到这里,刚还不屑的表情猛然凝固,深邃锐利的眸子瞬间涌上震惊,黝黑的老脸僵硬得微微抽搐,盯着纸条的眼珠子差点掉出来。

    “不!不可能!”他无法接受的摇着头,嘴里念念有词。

    没有浸水的纸条,是一点就燃的啊,怎么会——怎么会这样?

    如果不是亲眼看到苏陌凉用的是自己准备的纸条,他都怀疑,是她私底下搞了鬼。

    导致他想要质疑这件事的真实性,都找不到理由。

    想到这里,段聪内心受了打击,激动的连连摇头。

    此时的沐卿鸾也好不到哪里去,美丽的俏脸瞬间白得跟那纸条有得一拼。

    妩媚的眸子瞪得很大,里边涌动着极致的震惊,明艳绝伦的脸蛋上的表情比吃了屎还难看,顿时形成强烈的反差,破坏了她原本优雅高贵的气质。

    不怪她震惊,要知道这道题目可是连凤栖国所有的智者都回答不出来的难题。

    他们也想了很多办法,做了很多尝试,都没能成功。

    但这样让他们焦头烂额的难题,一到苏陌凉的手里,就这么轻轻松松解答了,如何不让人震动。

    沐卿鸾怀疑苏陌凉动用了某种不为人知的妖法,内心既震惊又排斥,不能接受的大声质问,“帝妃,你到底动了什么手脚?”

    苏陌凉一边灼烧着完好无损的纸条,一边抬眸望向她,清冷的声音不紧不慢的扬起,“女皇,这道题目是你们凤栖国出的,纸条也是你们的智者提前准备的,而我也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取过纸条,在你的注视下,将其缠绕在铁棒上。从头到尾,我的一举一动,被这么多双眼睛看着呢,你说我能动什么手脚?”

    “你!”沐卿鸾再次被苏陌凉噎得哑口无言。

    她早先就知道这个女人伶牙俐齿,可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竟是被她的气势压了两次。

    这还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

    沐卿鸾怒得深吸一口气,皱紧眉头,激动的反驳,“本皇不相信,用一根铁棒就能阻止燃烧,怎么可能!”

    此话一出,在座的所有人,就连云楼暗域的人都是满腹疑惑的议论起来。

    他们实在想不明白,苏陌凉到底是怎么用一根铁棒办到的,的确太匪夷所思了。

    听到这话,看到下方闹成一团,满脸困惑的样子,苏陌凉嘴角勾起一个浅笑,缓缓开口,解释道,“其实让纸条在火焰下完好无损很简单,只需要将这个纸条缠绕在铁棒上就行了。因为纸条吸收的热量会传到铁棒上,然后热量向铁棒的两端传播,直到铁棒的温度达到纸条的燃点后,纸条才会燃烧。所以在铁棒被烧热之前,纸条是不会燃烧的。”

    而这根铁又长又粗,怕是需要烧好长一段时间,才会达到燃点,所以直到目前为止,纸条并没有燃烧的迹象,还完好无损的缠在铁棒上。

    众人听到这话,都是嘴巴微张,目光呆滞,很显然是没听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而君灏苍倒是领会了大概的意思,眼前发亮的盯着苏陌凉,欣赏的点点头,“你是说,火焰的温度被铁棒吸收了,没有达到能让纸燃起来的程度是吧?”

    苏陌凉浅浅一笑,回他一个赞赏的眼神,君灏苍总是和她这么有默契,一点就透。

    听到君灏苍这话,大伙儿才恍然大悟的点点头,纷纷领悟过来,满脸兴奋的感叹。

    “居然还有这样的方法,真是不可思议啊!”

    “是呀,我也是第一次见到呢,太神奇了。”

    “帝妃真是有两把刷子啊,连这种办法都想得出来。”听到这番解释,有的人倒是放下成见,赞赏起苏陌凉。

    毕竟这次能保全云楼暗域的颜面,全靠了苏陌凉。

    有的人则是嫉妒苏陌凉大出风头,不屑的小声哼哼,“切,有什么了不起,瞎猫碰上死耗子。”

    当然最为嫉妒的自然是沐卿鸾,她看到君颢苍满目欣赏和宠溺的盯着苏陌凉,耳边萦绕着周围夸赞她的声音,就气得银牙暗咬,握成拳头的手,隐隐发抖。

    本来是想让她出丑的,没想到反而帮了她一把,让她大出风头,想到这里,沐卿鸾肺都快气炸了。

    只是,为了在君颢苍面前维持优雅的气质,沐卿鸾的心底明明燃烧着熊熊烈火,可面上却笑得越发的和善,只是嘴角的弧度略显僵硬和勉强,“呵呵,帝妃果然如传闻中的那般聪慧过人,实在让人佩服。”

    听到她违心的恭维,苏陌凉觉得恶心,微微抬眸对上她笑里藏刀的视线,唇角一勾,反问道,“刚才女皇说这道题如此简单,想必凤栖国也有自己的答案,不知道女皇的答案是什么呢?”

    听到这话,所有人都停下议论,好奇的目光顿时聚焦在沐卿鸾的身上,期待着她的回答。

    刚才女皇质疑苏陌凉的行为,显然是不知道用铁棒的方法,那么她必定是有其他的答案才对。

    沐卿鸾没料到,自己挖的坑,到头来,却被苏陌凉反将一军,这个女人还真是不简单啊。

    想着,沐卿鸾深吸一口气,极力抑制住内心翻腾的怒火,面对苏陌凉犀利冰冷的目光,努力维持的假笑也不知去向,面色不由自主的阴沉下来。

    气氛顿时陷入了一种诡异的尴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