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0章 拆穿她的谎言
    苏陌凉闻言,非但没有生气,反而轻笑着点点头,“女皇和帝尊拥有这样深厚的感情,实在让人感动。只是时间很晚了,我就不耽误女皇休息,先行告辞了。”

    沐卿鸾没料到苏陌凉听了她的话,依然面不改色,不受丝毫影响,还打算前往福熙宫,她脸色微僵,再度阻止,“帝妃,帝尊忙了一天,现在已经就寝,你还是别去打扰他休息了吧。”

    林婉儿见对方挑衅到这个份上,气得面颊涨红,刚想出言反驳,谁料苏陌凉却笑着说道,“女皇如此关心帝尊,我深感欣慰,只是帝尊的身子,我自有分寸,就不劳女皇操心了。”

    说着,苏陌凉错开她的身子,目不斜视的往前走去。

    林婉儿没想到苏陌凉面对这样嚣张的挑衅,竟然什么都不计较就要离开,顿时惊了一脸,正想追上去说点什么,却看到苏陌凉又忽然停了下来。

    她微微转身,冲着沐卿鸾扬起一个浅笑,清丽的容颜在灯火的照耀下,竟是毫不逊色,清冷悦耳的声音幽幽传来,竟是比这夜风还要冷上几分,“对了,忘记告诉你了,帝尊从来不吃糕点,不管多晚都不会在福熙宫就寝。以后不要再送糕点了。”

    说完,苏陌凉收回视线,优雅的转身离开,徒留沐卿鸾怔在原地,气得面色难堪,咬牙切齿。

    苏陌凉最后这话,对沐卿鸾来说,无疑是一击重创,仿佛晴天霹雳砸在她的脑门上,让她心头大震,羞愤得想打个地洞钻进去。

    这么多年,在她的印象中,君颢苍从来没有特别喜欢和特别讨厌的东西。

    他一向冷冰冰的,对什么东西都没有感情,更不可能会对别人说起他的喜好,所以沐卿鸾根本就不知道君颢苍从来不吃糕点的事情。

    至于,他从不在福熙宫就寝的习惯,更是有了苏陌凉之后才养成的,沐卿鸾一个外人上哪去知道。

    她本以为有之前那几个宫女的煽风点火,苏陌凉已经心生芥蒂,就算去了福熙宫,君颢苍咬定没有见过自己,她也肯定会怀疑是君颢苍和自己有私情,故意隐瞒她,与君颢苍产生隔阂。

    所以,她才故意说这些话来挑拨他们的关系。

    本以为这个计划天衣无缝,但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三言两语就在苏陌凉面前漏了陷儿。

    这个苏陌凉果然如长公主说的那样,不好对付啊!

    直到两人走远了,林婉儿才憋不住的大笑出声,她还纳闷苏陌凉咋那么淡定,原来是早就拆穿了沐卿鸾的阴谋,“哈哈哈,就凭她那点手腕也想挑拨主子和帝尊的感情,真是异想天开。连帝尊的喜好都不知道,还好意思说认识很多年,实在可笑!”

    “最可笑的是,她还骗你说帝尊就寝了,她要是知道帝尊每天不管忙到多晚,都会回云楼宫陪主子睡觉,估计会气得厥过去吧。”林婉儿一想到临走前沐卿鸾难堪的表情,就笑得直不起腰来。

    沐卿鸾自以为自己的谎言天衣无缝,哪知道她家主子是个精明的,两三下就拆穿了她。

    所以啊,骗谁也不要骗她家主子,一个不慎就为沦为笑柄的。

    林婉儿虽然觉得苏陌凉刚才的话,怼得很解气,但是一想到沐卿鸾阴险的手段,还是不悦的皱起了眉头,“哼,这个女人心机太重,撒的谎跟真的一样,还好主子精明,发现了她的漏洞,不然真被她骗了去。”

    她早就知道这个女皇不是个省油的灯,果不其然。

    要是换个人,肯定就被她挑拨了。

    苏陌凉不置可否,心里却是十分有数,没多会儿,两人便来到了福熙宫门口。

    此时黑枭守在外边,看到苏陌凉的身影,面色有些诧异,“帝妃怎么来了?”

    “得知帝尊这么晚还在忙碌,所以来瞧瞧他。”苏陌凉解释道。

    黑枭了然点头,立马做了一个请的姿势,“帝妃请!”

    苏陌凉轻轻颔首,正准备抬步走进去,似是想到什么,忽然停下来,问了一句,“刚才女皇来过吗?”

    黑枭没料到苏陌凉连这个都知道,眸底闪过惊讶,恭敬回答,“嗯,来过。不过帝尊吩咐过,除了帝妃,其他人一律不见。所以被属下拒之门外了。”

    林婉儿闻言,满意的笑起来,“做得好!”

    苏陌凉也是微微扬唇,勾起一个浅淡的弧度,果然如她所料,沐卿鸾连君颢苍的面都没见着,纯粹是故意在她面前造成刚从福熙宫出来的假象,故意说那番容易让人误会的话,让她去猜忌去怀疑。

    想着,苏陌凉心情不错的走了进去。

    此时的君灏苍正坐在桌后,批写着什么,听到苏陌凉的脚步声,才缓缓抬起头来,看到她并没有任何意外,只是严肃表情忽然柔和起来,“受了伤,不好好在云楼宫休息,这么晚跑出来,是嫌伤得不够吗?”

    君灏苍知道,苏陌凉除了手臂伤了以外,内伤也十分严重,因为害怕她留下后遗症,这段时间他都细心照料着,哪知道苏陌凉反倒没当回事儿似的,真是不让他省心。

    苏陌凉瞪他一眼,反驳道,“别光说我,你人魂受创,比我严重多了,没见你好好休息。”

    说着,她冲着林婉儿招招手,示意她将饭菜端出来,“我给你带了些吃的,你吃完再忙。”

    君灏苍其实一点都不饿,但看到苏陌凉坚持,不忍她担心,只有妥协的点点头。

    苏陌凉见他乖乖的吃起来,才安心的坐到了一旁。

    只是一想到沐卿鸾,沉默了许久的她,最终还是忍不住询问出口,“灏苍,你和凤栖国的女皇什么时候认识的啊?”

    “不记得了。”君灏苍并未放在心上的回了一句。

    苏陌凉蹙眉,“是太久了,记不清了吗?”

    君灏苍抬眸,看她一眼,“我为什么要记得和她什么时候认识的?”

    苏陌凉被问得一愣,失笑起来。

    是呀,君灏苍若真是没把沐卿鸾放在心上,怎么可能记得这些。

    他对不在乎的人和事儿,一向漠不关心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