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4章 林婉儿被抓
    “长公主,就是这个林婉儿,奴婢亲眼看到她在厨房往女皇的汤药里下毒,幸好被奴婢当场抓获,不然,后果不堪设想!”沐卿鸾的贴身宫女春桃,满脸愤怒的指着林婉儿,激动的大声控诉。

    长公主和平襄王听到这话,眉头皱得更紧,面色覆上一层戾气,阴沉得吓人。

    毕竟这是谋害凤栖国女皇的杀头大罪,要是沐卿鸾真的在他们云楼暗域丧命,两国开战那是毋庸置疑的。

    想到这里,君青染怒目圆睁,气得浑身发抖,冲着林婉儿厉吼质问,“林婉儿,你人赃并获,还有什么话说!”

    林婉儿被侍卫押着,无法动弹,可气势却不弱,义正言辞的大声反驳,“我没做过,是女皇的宫女诬陷我!没做过的事情,打死我也不认!”

    春桃见林婉儿到这个节骨眼还敢嘴硬,气得呼吸一滞,高声呵斥,“林婉儿,你血口喷人,我看到你鬼鬼祟祟的进了厨房,亲眼看到你往汤药里下毒,这碗药就是证据!”

    说着,春桃亮了亮手里的汤碗,说得理直气壮。

    沐卿鸾闻言,也是纠结着表情,愤怒的盯着林婉儿,许是感染风寒的缘故,说话有气无力,悲痛的质问,“林婉儿,本皇跟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毒害本皇?”

    “我从来没有做过,分明是你们栽赃陷害!沐卿鸾,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那点心思,你就是想陷害我家主子,劝你死了这份心,我林婉儿今天就算是死,也不会认的!”林婉儿怒得双目猩红,冲着沐卿鸾呲牙咧嘴的怒吼。

    春桃听到这番大逆不道的话,更是生气的嚷起来,“放肆!女皇的名讳也是你一个贱婢可以叫的吗!”

    说着,春桃望向了沐卿鸾,头头是道的分析,“女皇,依奴婢看,这事儿跟帝妃脱不了关系,帝妃自从得知你跟帝尊的关系不错,就一直不待见你,这次感染风寒所有人都来探望,只有她不来,足以见得,她把你给恨上了。帝妃肯定是嫉妒你和帝尊的感情,才对你下了毒手!”

    听到这话,在场的所有人都惊呆了。

    被春桃这一提醒,大家才纷纷醒悟过来,发现还真是这么回事儿。

    苏陌凉不爱搭理女皇是大家有目共睹的。

    这次女皇生病了,苏陌凉作为帝妃,就算不喜欢她,再怎样也会装装样子,可苏陌凉连样子都懒得装,这么一想,两人的关系的确不太好啊。

    凤栖国的使者一联想到女皇曾经钟情帝尊,帝妃知道了以前的事情而心生嫉妒也是有可能的。

    思及此,他们就更是肯定了春桃的猜测,顿时勃然大怒,情绪的激动走上前,冲着君月夜和君青染行礼,愤怒的开口,“平襄王,长公主,这林婉儿忠心护主,是帝妃身边最亲近的人,必定是受了帝妃的指使才干出这样大逆不道的事情来,还望平襄王和长公主彻查此事,还凤栖国一个公道!”

    君月夜和君青染看到凤栖国的使臣们态度强势,摆明要追究到底,都是挂不住脸面,怒火中烧。

    君青染则是直接瞪向林婉儿,没有任何废话,咬牙切齿的命令,“来人啊,把林婉儿押下大牢,严刑拷打,直到她招供为止!”

    出了这么大的事儿,他们云楼暗域肯定是要给凤栖国一个交代的。

    听到命令,几个侍卫顿时押起林婉儿欲要退下。

    “慢着!”就在这时,一道清脆洪亮的声音忽然扬起,惊得所有表情一怔,纷纷转身望去。

    只见苏陌凉和血战团的兄弟们气势汹汹的从外边走进了院子。

    君青染看到她还敢来,更是火冒三丈,怒不可遏的大声呵斥,“苏陌凉,你干的好事儿!来人啊,一并把苏陌凉押下大牢,本宫和平襄王要亲自审理此案!”

    话落,所有侍卫都快步冲上前,预要擒拿苏陌凉。

    然而就在这时,一道凶悍的力量轰然而至,侍卫还没碰到苏陌凉,便被拍飞而去,摔在地上疼得呲牙咧嘴。

    “没有本尊的允许,就敢动她,活腻了吗!”一声凶戾的低吼如闷雷滚过,吓破众人的胆,全都白了脸色,

    君灏苍大步走来,强悍的气息伴随着狂风扑面而来,顿时给众人造成令人心惊胆战的威压。

    君青染见此,脸色一变,压抑的沉声质问,“帝尊,苏陌凉的婢女在女皇的汤药里下毒,她犯下如此滔天大罪,你还要不分是非黑白的包庇他吗?”

    不等君灏苍表态,苏陌凉抢先反驳道,“长公主,无凭无据的,你就给我和林婉儿扣上毒害女皇的罪名,不分是非黑白的是你才对吧!”

    春桃听到这话,立马大声指责起来,“帝妃,奴婢亲眼看到你的婢女在女皇的汤药里下毒,奴婢当场把她抓住,这碗药就是证据!”

    苏陌凉冷冷瞥了春桃一眼,表情镇定的反问,“这只是你的一面之词,请问厨房还有其他人看到吗?”

    春桃面色着急,回答道,“林婉儿当时就是趁着厨房里没人,才下的毒手,自然没有其他人看见。”

    “这么说来,当时只有你一个人撞见了?”苏陌凉挑眉。

    春桃不明白她的意思,郑重点头,“是,只有奴婢一个人。”

    她只要咬定只有她一个人看到,那林婉儿就没办法脱罪。

    苏陌凉闻言,却是眉眼轻扬,泄出一抹冷意,冷笑着道,“煎熬女皇的汤药是何等重要的事儿,一般都有宫女全程守在旁边,不能有半分差池,你在女皇身边伺候那么多年,不会连这个道理都不懂吧?而你刚才却说煎熬汤药时,厨房里竟然一个人都没有,不是很奇怪吗?”

    春桃被苏陌凉犀利的质问,弄得面色难堪,心虚的避开视线。

    而此时的苏陌凉却是没有罢休,忽然提高声音,凶戾低吼,“不管怎么看,都好像是有人刻意为之,欲要栽赃陷害啊!”

    此话一出,春桃像是挨了一棍子,神情大震,踉跄的后退一步,稳住身形。

    苏陌凉之前看在云楼暗域的面子上,面对沐卿鸾的挑衅,一直隐忍低调,春桃还以为她是个软柿子,可以任人搓捏。

    现在面对她凶狠的目光和犀利的质问,春桃才忽然意识到苏陌凉也是个不好惹的狠角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