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5章 苏陌凉的反击
    春桃好歹也在宫里混了很多年,随机应变的能力还是有的,面对周围质疑的目光,内心惊慌,面上却强装镇定,赶紧找了个借口,“奴——奴婢本来是一直守着的,可人有三急,奴婢实在憋不住就去上了个茅房,一时疏忽哪知道差点酿成大错,但奴婢绝没有栽赃陷害的坏心,请帝尊,王爷和长公主明鉴!”

    说着,春桃立马下跪磕头,好似真一副被冤枉的样子。

    众人听到这话,也是理解的轻轻颔首。

    人都有疏忽的时候,更何况是因为急着出恭,所以这并不能说明什么。

    若非要说春桃栽赃陷害,还是有些牵强。

    沐卿鸾看到春桃额头磕出一片淤青,心有不忍,不满的朝着平襄王和长公主说道,“王爷,长公主,下毒害人的明明是林婉儿,现在帝妃不分青红皂白,倒打一耙,把罪名推到了本皇的婢女身上,实在欺人太甚!”

    看到沐卿鸾发怒,君青染也窝了一肚子火,猛地望向苏陌凉,咬牙低吼,“苏陌凉,你的婢女犯下滔天大罪,证据确凿,还敢狡辩!来人啊,把林婉儿押下去受罚!”

    看着君青染又要动手,苏陌凉眸光一厉,猛地抬手,“慢着!事情都没调查清楚,你就说证据确凿,会不会太草率了!”

    君青染看到苏陌凉还不肯认罪,气得面色铁青,拿着手里的纸包亮在苏陌凉的眼前,大声怒斥,“苏陌凉,你还要狡辩到什么时候,女皇的婢女是人证,这碗汤药是物证,刚才侍卫还从林婉儿的身上搜到了装着砒霜的纸包,这是大家有目共睹的,如今人证物证俱在,怎么能叫草率?”

    苏陌凉冷漠的瞥了一眼她手里的纸包,并未放在心上的冷声道,“你们口口声声说林婉儿下了毒,身上又携带着砒霜的纸包,却没有找太医来具体检验过,不是草率是什么?”

    “毕竟杀害女皇可是杀头的死罪,要是药水里根本没有毒,冤枉了好人,岂不是白白送掉一条性命!”

    苏陌凉铿锵有力的质问,堵得君青染语塞。

    春桃并不惧怕检验,理直气壮的说道,“好,找太医来检验,奴婢亲眼看到林婉儿往女皇的药水里下毒,不敢有半句虚言!”

    春桃可是亲手在药水里放了砒霜,不管请谁来检验,她都不怕。

    沐卿鸾知道春桃是个谨慎之人,做事稳妥从来不让她操心,这次也不会例外。

    所以听到要找太医来,沐卿鸾也不排斥,正好可以通过这次检验,彻底坐实林婉儿的罪名。

    想着,她难得赞同苏陌凉的话,严肃的点点头,“王爷,长公主,帝妃说得对,这种事儿还是让太医来检查一下,如果这药水里真的放了砒霜,再杀林婉儿不迟。”

    与其让苏陌凉有机会狡辩,不如彻底断了她的希望,置她于死地!

    听到沐卿鸾这个受害者都如此说,君月夜赞同的点点头,“嗯,这么大的事儿的确要调查清楚,赶紧宣太医!”

    侍卫领命,快步退了下去。

    苏陌凉见此,意味深长的看了沐卿鸾一眼,眸底划过一抹暗芒,表情从始至终都冷冰冰的,似乎并未被眼前的状况吓住。

    此时的沐卿鸾也在打量着她,看她如此沉得住气,还是不悦的蹙起了眉头。

    她第一次遇到像苏陌凉这样镇定自若,临危不乱的人,也是第一次遇到连解决她三道难题,给她难堪的人。

    之前听君青染说起她的事迹,起初她还不太相信,现在看到她的真人,领教了她的本事,沐卿鸾就算恨透了此人,也不得不承认,此人的确有些能耐。

    只是再有能耐又如何,今天还是得死在她的手里。

    想着,沐卿鸾的嘴角隐隐扬起一个不易察觉的弧度,琥珀色瞳孔里的杀意一闪而逝。

    就在大伙儿交头接耳之时,太医已经急冲冲的小跑进了院子。

    他趋步上前,顶着满头大汗,气喘吁吁的给帝尊,王爷和长公主行礼。

    君颢苍现在哪还有心思顾及礼仪,指着被春桃放在地上的药碗,严肃命令,“李太医,你去看看,那药碗里到底有哪些东西?”

    李太医是个年过半百的老者,算是云楼暗域非常权威的大夫了,听到君颢苍的命令,不敢耽搁,赶紧上前捧起药碗,看了看里边的药渣,又伸手沾着药水放在鼻子边嗅了嗅。

    他行医几十年,对这些药材的气味已经非常熟悉了,只需要闻一闻,基本都能识别出药材的名称。

    所以,他很快就有了答案,恭敬的回话,“帝尊,这药碗里就是治疗风寒的普通药材。”

    一听这话,沐卿鸾和春桃都是惊得一怔,刚还自信满满的表情倏然垮了下来。

    春桃更是受了刺激,面颊涨红,难以置信的大叫起来,“不!不可能!怎么会是普通的药材?太医,你看错了没有,里边没有砒霜吗?”

    李太医闻言,一脸诧异,不明所以的皱起眉头,反问道,“砒霜?这碗里都是些强身健体,天然无害的药材,怎么可能有砒霜,姑娘真是说笑了!”

    “什么!”春桃仿佛中了个晴天霹雳,震撼的惊呼一声,而后情绪激动的直摇头,“不可能!不可能!怎么会没有!”

    她可是亲手将砒霜放到碗里了的啊,怎么会没有!

    沐卿鸾听到这里,刚还冷静的表情瞬间僵硬,琥珀色的眼眸睁得很大,死死盯着太医手里的药碗,心头涌上极致的震惊。

    她受的打击不比春桃的小,只是强大的内心和意志力让她隐忍着,并没有表现出来。

    可那张美丽的脸蛋还是无法掩饰的变得难堪不已。

    “太医,你再检查下,这药水里真的没有砒霜吗?就算没有砒霜,那有没有其他无色无味,不容易发现的毒药?”沐卿鸾很明显还留有最后一丝期望,因为她不相信,她明明吩咐春桃放了毒药,怎么可能会没有。

    春桃可不是那么大意疏忽的人啊!

    李太医虽然已经非常确定了,但女皇要求,无奈之下,他只有再检查了一遍,凝重的摇头,“回女皇,这药水里全都是珍贵的好药材,没有任何毒药。如果,你不信,微臣可以喝给你看!”

    说着,李太医在众人惊恐的视线中,饮了一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