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6章 黄雀在后
    看到这一幕,众人大惊失色,满目惊骇的盯着李太医,等待着他的反应。

    然而大伙儿意料中的中毒并没有发生,李太医好端端的站在原地,屁事没有,还精神奕奕,中气十足的回话,“女皇这下该相信药碗里没有毒药了吧?”

    李太医此举不但解了众人的疑惑,还解除了大伙儿对林婉儿的怀疑。

    春桃一口咬定亲眼看到林婉儿下毒,可到头来药碗里除了治疗寒病的药材,其他什么都没有,这不是睁眼说瞎话,故意冤枉人吗!

    沐卿鸾听到这话,则是气得呼吸一滞,面色更加苍白,想到自己精心策划的毒计就这样失败了,心头的怒火像是烧沸的水一样翻腾起来,而后凶狠的瞪向春桃,阴鸷的眼神竟是比刀子还要尖锐犀利,吓得春桃浑身一颤,起了一身的冷汗。

    她哪里知道会变成这样,眼前的一切太突然,太意外,让人根本无法接受。

    春桃害怕沐卿鸾责罚,顿时将最后的希望寄托到了装着砒霜的纸包上,神色慌张的说道,“不可能,刚刚还从林婉儿身上搜出了砒霜,她肯定下药了!不然,她好端端的,身上为什么会携带着毒药!她一定是想毒害女皇啊!”

    那纸包,可是她在擒拿林婉儿的时候故意塞进去的,这是绝对不会有错的。

    苏陌凉闻言,则是轻轻挑眉,冷觑了她一眼,而后望向君青染,提醒道,“长公主,既然春桃一口咬定从林婉儿身上搜出了砒霜,那顺便也请太医瞧瞧那纸包吧。”

    君青染神色一滞,摸不准苏陌凉的心思,不禁蹙起了眉头。

    只是,面对苏陌凉犀利的目光,君青染也没办法拒绝,只有将纸包递给了李太医。

    李太医接过纸包,快速展开,用手碾起白色粉末,拿在鼻子前嗅了嗅,最后抬起头,扬起笑脸,笑呵呵的说道,“哈哈哈,这哪里是砒霜啊,这根本就是面粉嘛,砒霜没有气味,这粉末分明有股麦子的味道。只是砒霜和面粉都是白色粉末,很多人都容易搞混淆,想来这位婢女是认错了,造成了误会。”

    这话犹如一记响雷砸在春脑袋瓜上,吓得她魂飞魄散,身子哆嗦,不敢相信的连连摇头,“太医,你看清楚了吗?这怎么会是面粉?”

    见春桃不愿意相信,太医失笑着摇摇头,“哈哈哈,老夫行医几十载,怎么可能连面粉和砒霜都认不出来,这绝对是面粉,毋庸置疑的。”

    春桃听到这话,像是被人抽干了力气,本还跪在地上的身子一下子摊坐在地上,嘴巴抽搐着,想要说什么,却发不出声音,显然吓得不轻。

    她亲手下的毒没了,她亲手塞到林婉儿衣服里的砒霜也变成了面粉!

    接连出现这种诡异的事情,春桃被刺激得晕头转向,半天缓不过劲儿来。

    听到这话,努力佯装镇定的沐卿鸾也被打击的面色大变,身形一晃,差点失态。

    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她吩咐春桃准备的砒霜怎么可能变成了面粉!

    震惊之后,沐卿鸾忽然意识到什么,猛地抬眸望向苏陌凉,看到后者清丽的容颜冷静异常,如墨般黝黑深沉的眸子里闪烁着讽刺的冷光,这一刻沐卿鸾瞬间明白过来,琥珀色的瞳孔猛然大睁,里边汹涌起强烈的愤怒和恨意。

    都是苏陌凉搞的鬼!

    药碗里没了毒药,春桃准备的砒霜也被她换成了面粉,全都是她动的手脚!

    她还自信满满的以为苏陌凉今天必死无疑,没想到自己反被她耍得团团转。

    这个女人真是不简单啊!

    苏陌凉看到两人震动不已,受了极大的刺激,心头不禁浮起一丝冷笑,目光犀利的盯着沐卿鸾,冷声质问道,“女皇,你们口口声声说林婉儿下毒,口口声声说证据确凿,然而药水里并没有毒药,你们从林婉儿身上搜出来的是面粉也不是砒霜,但你的婢女却一口咬定亲眼看到林婉儿下药,这不明摆着是栽赃陷害吗?”

    此话一出,沐卿鸾内心大震,面色唰的惨白如纸,袖口下的手指猛地握紧。

    什么叫作茧自缚,自食恶果,这一次她是领悟得彻彻底底。

    苏陌凉一早就识破了她的毒计,却将计就计,不动声色的在陪她演戏。

    目的就是反将她一军,给她扣上栽赃陷害的罪名。

    此举就算不能动她根基,但也能让她大出血。

    这样的手段实在是歹毒,这样深沉隐忍的性子实在是恐怖!

    想到这里,沐卿鸾脊背爬满寒意,第一次感到了害怕。

    或许,苏陌凉比君青染说的还要不简单!

    众人听到苏陌凉这话,内心震动,许是没料到沐卿鸾会干出这样下作的事情来,都是满目惊讶的望向她。

    震惊之后,大家都是小声议论,一下子将沐卿鸾推到了风口浪尖。

    君灏苍看到这一幕,冷漠的表情如覆冰霜,目光阴冷的盯着沐卿鸾,沉声质问,“女皇,你的婢女演了这出贼喊抓贼的戏码,你是不是该给本尊一个解释?”

    沐卿鸾闻言,身形一颤,惊得瞪大了双眼。

    她知道君灏苍这话的意思是已经怀疑到她身上,认为是她指使的了。

    意识到这一点,沐卿鸾紧张的大声解释,“帝尊,不是的,这件事本皇根本不知情,是春桃,春桃说看到林婉儿在药水里下毒,本皇哪里知道林婉儿是被冤枉的,本皇也是被蒙在鼓里的受害者啊!”

    君灏苍面目表情的盯着她,蓝眸透着凛冽的寒芒,嘴角划过如刀锋一般冷硬的弧线,“是吗?若是没有你的指使,她一个婢女为何要故意栽赃陷害帝妃的婢女?”

    面对那双冰冷不带丝毫感情的眸子和犀利无情的质问,沐卿鸾的心狠狠一颤,紧握的拳头因为紧张,捏出了冷汗,急忙撇清关系,“帝尊,这件事本皇真不知情,本皇和帝妃一见如故,关系很好,怎么可能指使婢女做这种事!”

    说着,沐卿鸾顿时瞪向春桃,目露凶光,咬牙切齿的厉声质问,“春桃,你为什么要陷害帝妃的婢女,你给本皇从实招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