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7章 让她大出血
    春桃被沐卿鸾凶神恶煞的质问吓傻了,惊恐失色的直摇头,可看到她眸子里的威胁和警告,却又不敢开口反驳,眼泪瞬间汹涌而出,打湿了脸蛋。

    她知道,沐卿鸾这是要放弃她,让她背黑锅的意思!

    栽赃陷害帝妃的婢女下毒,就等于栽赃帝妃下毒,陷害帝妃,这个罪名可不轻。

    沐卿鸾要是不把她推出来,双方都会闹得非常难堪,一时半会收不了场。

    接收到沐卿鸾警告的目光,春桃清楚,今天她要是不揽下责任,落到女皇手里会死得更加难看,再者,她在凤栖国的亲人也会被她牵连。

    所以,这个罪名她是揽定了!

    思及此,春桃绝望的闭上眼睛,重重磕头,抽泣着认罪,“奴婢得知林婉儿来自下位面,是个卑贱之人,却不把奴婢和凤栖国放在眼里,奴婢便心生怨恨,起了歹心,想要杀杀她的气焰,谁知道事情败露,连累女皇,求女皇恕罪!”

    听到这番话,周围的人都是面面相觑,窃窃私语。

    凤栖国的使者看到春桃认罪,心里松了一大口气,急忙呵斥道,“好你个贱婢,竟然敢背着女皇做出这样大逆不道的事情来,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差点害惨了女皇!来人啊,把这个贱婢拖下去立即杖毙!”

    许是害怕春桃说太多,牵连到女皇,使者当机立断的要斩杀春桃。

    听到杖毙,春桃吓得面色灰白,泪流满面,身体抖如筛糠,连连磕着响头,惶恐失色的求饶,“女皇,救救奴婢吧,奴婢不想死,奴婢知道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求女皇念在奴婢以前尽心伺候您的份上,饶奴婢一命吧!奴婢再也不敢了,饶了奴婢吧——”

    春桃凄厉的哭喊,像是刀子般剜着沐卿鸾的心。

    春桃聪明伶俐,做事稳妥,在她身边伺候这么多年,最能懂她的心思,是她最喜欢的一位婢女,沐卿鸾与她也有深厚的感情。

    现在把春桃推出去,无疑是在她身上剜一大块肉,沐卿鸾何尝不痛心。

    只是,她别无选择,一旦保下春桃,她自己就会遭殃,所以,想要平息这件事,牺牲春桃是唯一的办法。

    想到这里,沐卿鸾只有咬咬牙,狠下心朝着侍卫挥了挥手,示意拖下去。

    春桃看到沐卿鸾彻底放弃她,更是惊恐的喊起来,撕心裂肺的声音几乎让沐卿鸾痛彻心扉,愤恨的握紧了手指,指甲掐出了一道血痕。

    全都怪苏陌凉!

    若不是苏陌凉,她怎么会亲自下令斩杀自己最喜欢的婢女!

    这个仇,她记下了!

    她一定要苏陌凉血债血偿!

    目睹春桃杖毙,沐卿鸾面上不动声色,但袖口下紧握的拳头被心头的仇恨和愤怒刺激的隐隐发抖,暗自立下此誓。

    看到春桃惨死,苏陌凉的表情波澜不惊,黑如深潭的眸底,浮动着绝对的冷酷。

    她隐忍低调,只是不想惹事,不想给君颢苍添麻烦,但不代表她就好说话。

    这次只杀了她的婢女,也算是便宜她,给她个警告,下次就没那么简单了!

    君青染看到春桃被斩杀,害怕君灏苍再继续追究,急忙打圆场,“好了好了,既然已经真相大白,斩杀了罪魁祸首,那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免得因为一个婢女影响了凤栖国和云楼暗域的关系,那就太不值当了!”

    听到长公主如此说,凤栖国的使者们都是舒了一口气,笑着点点头,尴尬的附和,“长公主说的是,因为一个婢女毁了两国的关系,坏了大家的心情,不值得!对于帝妃,臣等很抱歉,还望帝妃莫怪!”

    君灏苍看到沐卿鸾亲自下令斩杀了春桃,虽然还是一肚子的火,但看在两国关系和沐卿鸾没有得逞的份上,只有暂且作罢,不再追究,只是一开口说的话,却如冰刺一般刺在了沐卿鸾的心上,“沐卿鸾,这里是云楼暗域,不是你的凤栖国可以随便撒野。管教好你的婢女,要是再使这些下作的手段,就没今天这么容易了。”

    话落,君颢苍冷漠的瞥了她一眼,拉着苏陌凉,转身离开。

    沐卿鸾怔在原地,看到两人牵手离开的背影,怒得双目猩红,迸射出仇恨的火花,心像是被妒火烧穿了一般,汹涌着难忍的痛意。

    这么多年了,她都忍耐了这么多年了,怎么能放弃!怎么能——

    —————————

    云楼宫

    经过上次下毒事件,沐卿鸾倒是彻底消停了,这几日在宫里由长公主招待着,安分了不少。

    苏陌凉本以为给了沐卿鸾一个教训,她应该不会再招惹自己,谁知道,这才消停几天,又传来了消息。

    这时候林婉儿快步从外边走了进来,朝着苏陌凉通报道,“主子,长公主的宫女求见。”

    苏陌凉正悠闲的吃着糕点,听到长公主三个字,微微蹙眉,眸子掠过疑惑。

    长公主找她有什么事儿?

    “让她进来吧。”苏陌凉心有疑惑,冷声吩咐道。

    说完,林婉儿便是领着宫女再度走了进来。

    宫女上前,恭敬行礼,战战兢兢的回话,“帝妃,今晚长公主在锦溪花园设宴,特邀帝妃赴宴。”

    苏陌凉皱着眉头,深深看了宫女一眼,眸色掠过诧异。

    君青染是最不想看到她的,好端端的,怎么突然邀请她赴宴了。

    虽有不解,但她还是了然的点点头,“嗯,好,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宫女得令,恭敬的退出了大殿。

    林婉儿听了,则是一脸警惕的凑到苏陌凉身边,担心的询问道,“主子,今晚你要去吗?”

    “长公主都亲自邀请了,能不去吗!”苏陌凉要是拒绝了长公主的邀请,云楼暗域的人又得说她目中无人,嚣张跋扈了。

    林婉儿却是忧心忡忡,忍不住提醒道,“我是怕那长公主和女皇又在筹划什么阴谋,想要陷害主子。突然邀请你赴宴,一看就是没安好心。”

    “放心吧,君颢苍在宫里,她们还没那么大胆子,上次已经是个教训了。”苏陌凉倒是不怕她们能翻起什么浪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