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43章 被他抓走了!
    黑衣人哪里想到会突然冲出来一个这么厉害的人物,都是受惊不小,盯着白衣男子,警告道,“这位兄台,我们的目标是她,请你不要多管闲事!”

    白衣男子抬眸,冷觑了他们一眼,嘴角在笑,可声音却冷厉如刀,“可惜,这闲事,我还管定了!”

    话音还没落,白衣男子又是朝着他们轰去巨大的力量,黑衣人刚从地上爬起来,还没站稳,便是再度被轰退几米,摔在地上,受了重伤,彻底爬不起来了。

    苏陌凉看到这里,还陷入震惊中,没回过神来,白衣男子一个闪身凑到她跟前,猛地抓住她,朝着街道另一头飞速掠去。

    苏陌凉心头大震,顿时奋力挣扎,“放开我,你这是带我去哪!”

    “你还没看明白吗,我这是在救你啊。”白衣男子挑眉,理所当然的回了一句。

    苏陌凉面色愠怒,不满低吼,“你赶紧放开我,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她可没那么傻,从在拍卖行遇到他开始,就觉得他有些古怪,现在遇到危险,他又刚好跑出来救她,世上哪有那么巧合的事儿。

    如今被他抓着跑,苏陌凉就更加肯定,此人对她心怀不轨。

    想到这里,苏陌凉反抗得更加剧烈,奈何实力不够,被他压制得死死的,竟是毫无脱身的办法。

    白衣男子似乎也讨厌她的挣扎,为了省事儿,直接点了她的穴道,让她动弹不得。

    无奈之下,苏陌凉只有扯着嗓子大喊血战团的名字,但场面太过混乱,她的喊声很快被淹没在人群中。

    周围的人都顾着逃命,哪里还顾得上她啊。

    而血战团和沐卿鸾那伙人,早就被人群冲散,别说不知道她在哪,就算知道了,从人群中挤出来,也相当不容易,更何况白衣男子的速度极快,眨眼时间就带着她冲出了人群,来到了郊外。

    这时候的郊外,已经停了一辆马车,一个马夫打扮的男子,看到白衣男子的身影,立马迎上前,恭敬抱拳,“属下拜见主子!”

    “走!”白衣男子只冷冷挤出一个字,便是将苏陌凉拽上了马车。

    马夫得令,身手敏捷的翻身上马,看那动作,便知道功夫不弱,是个练家子。

    区区一个马夫都不简单,更何况眼前这个白衣男子。

    苏陌凉将这一幕收入眼底,对白衣男子的身份更是好奇,愤怒的质问道,“你到底是谁,为什么抓我?”

    白衣男子慵懒的倚在座位上,扬眉看着她,唇角勾起一个邪魅的笑容,低低的嗓音带着戏谑,“你这话不是明知故问吗。我把你从敌人的手里救下来,自然是你的救命恩人,不然还能是谁?”

    苏陌凉闻言,沉着脸色,不悦哼道,“你脸皮倒是挺厚,点了我的穴,把我抓上马车,也有脸说是救命恩人,真把人当傻瓜吗!”

    白衣男子的眼角弯了弯,并不计较的笑了起来,“这就是你对救命恩人的态度吗?”

    “少废话,说吧,是不是凤栖国的女皇派你来的?”苏陌凉可没有耐性跟他打太极,直截了当的追问。

    她唯一能想到的可能性就是沐卿鸾了。

    因为沐卿鸾提议在花灯节让她作伴,苏陌凉就觉得怪怪的,现在遇到了这次突袭,她算是明白过来。

    沐卿鸾挑在这样的节日动手,就是想制造混乱,趁机取她性命。

    就算事后被君颢苍知道了,她也能撇清关系,当时那么混乱,她自己都自顾不暇,哪里还顾得上苏陌凉。

    这应该是杀她的最好的机会,沐卿鸾自然不能错过。

    所以,眼前这男子很可能就是沐卿鸾的人!

    不然,他们互不相识,无冤无仇的,为何要抓她!

    白衣男子接收到苏陌凉质疑的目光,嘴角一咧,表情跃上不屑,低声冷笑,“沐卿鸾?呵,她还没那个资格。”

    苏陌凉闻言,心头一震,不禁蹙紧了眉头。

    他这话的意思,分明就是瞧不起沐卿鸾啊。

    沐卿鸾好歹也是凤栖国的女皇,他连女皇都瞧不起,这人也太狂了吧。

    就在她心惊之时,白衣男子继续说道,“我要是她派来的,你在大街上就死了,何苦等到现在!”

    苏陌凉从他这话,基本可以确定,刚才那群追杀她的黑衣人应该就是沐卿鸾的人了。

    只是,听他那口气,好像很了解她很沐卿鸾的恩怨似的。

    意识到这一点,苏陌凉更是沉了面色,警惕的盯着他,“既然你不是她的人,为何要抓我?”

    她可不记得自己还招惹过他这号人物。

    “别紧张,我既然救了你,就不会杀你,至于为什么抓你,这是我的事儿,你不用知道。”白衣男子眉头轻挑,冷冷回了一句。

    那嚣张的态度气得苏陌凉语塞。

    偏偏又拿他没办法!

    “你应该知道,我是云楼帝尊的人,你在他的地盘抓人,就不怕他追究吗?”苏陌凉如今动弹不得,没有脱身的办法,只有将君颢苍搬出来。

    然而,他听到云楼帝尊几个字,依然面不改色,并未放在眼里的冷笑,“想要追究,等他找到你再说吧。”

    苏陌凉发现此人油盐不进,无所畏惧,连沐卿鸾和君颢苍都不放在眼里,浑身透着与生俱来的傲气和尊贵,实在让人震惊。

    她不禁苦恼,这样不简单的人物,到底有什么目的?

    不过有一点,她可以确认,白衣男子不会伤她性命,相反可能有用得到她的地方。

    所以,她现在的处境暂时是安全的。

    此时的苏陌凉头脑风暴了一阵,猜测了各种理由,想尽了各种逃跑的方法,却没注意到白衣男子此时正目不转睛的盯着她。

    那双漆黑如深渊的瞳孔里隐藏着复杂的情绪,许是看得有些入神,待苏陌凉疑惑的皱起眉头,不解的对上他的目光,他才忽然惊醒过来。

    苏陌凉看到这一幕,心里涌上些异样的情绪,对这白衣男子更是困惑不已。

    就在苏陌凉不解的打量他的时候,他忽然正了脸色,严肃的质问,“你到底是谁?”

    苏陌凉被问得莫名其妙,诧异的盯着他,顿时觉得无语,“你都不知道我是谁,你就抓我,你在逗我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