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46章 识破他的身份
    看到他们离开,苏陌凉倒是没有责怪孟黎川见死不救,因为她很清楚,孟黎川不是白衣男子的对手,要是强行插手此事,非但不能救她,很可能连命都要搭进去。

    这并不是她想看到的。

    城主大人看到战天团走了,才重重松了口气,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墨轩公子的表情,看到他冷着张脸,浑身散发着嗖嗖冷气,他的脊背须臾就出了一身的冷汗,紧张解释,“墨轩公子,他是个粗人,不懂察言观色,你大人有大量,别跟他一般计较。”

    墨轩只是冷觑了他一眼,语气夹着不耐,“还不快带路!”

    城主闻言,吓得连连点头,小跑着引他来到了后院。

    他口中所说的密室,的确严实,除了门,就连窗户都没有,只有通风的小孔,不至于让人在里闷死。

    不过,就算这样,里边的家具还是很齐全的,桌椅板凳,床榻摆件应有尽有,墙壁上还挂着不少名贵的字画,想来是城主收集的宝贝。

    大件的宝贝被人搬走了,倒是为她腾出来了不小的空间,至少在里边饮食起居还是不成问题,除了没有窗户之外,装潢环境还是非常好的。

    白衣男子看到安排妥当,将苏陌凉放到床上,冲着城主吩咐一句,“记得拨几个丫头好生照看着,要是出了一点纰漏,你这城主府就得消失在九幽之域了,听懂了吗?”

    城主被他冷厉的警告,吓得浑身发颤,脸色发白,赶紧点头应是,“小的这就下去安排。”

    说着,他便是快步退出了房间,去安排看押的侍卫和婢女去了。

    墨轩看他走了,才收回视线,落到了苏陌凉的脸上,深渊般的黑色眸子仿佛浸泡在雪水里的冰渣,冷硬刺骨,让人颤栗,磁性悦耳的声音像是年代久远的酒水,醇香醉人,幽幽在苏陌凉的耳边响起,“周围全都是后天君灵师的高手,不要想着逃跑,更不要想耍易容的把戏,要是被逮住了,吃亏的可是你自己。”

    话落,墨轩便是转身离开,眼看着他就要踏出房门,身后却是忽然扬起冰冷讽刺的声音。

    “凤墨邪,你只有这点能耐了吗?”

    清冷的声音一出,惊得墨轩身形一僵,猛地顿住了脚步,慢慢转身望去。

    此时的苏陌凉坐在床榻上,正眼含讥讽的盯着他,表情也冷静得有些不屑,唇角斜着的讽刺笑意,十分的扎眼,不禁让他心有一震,瞳孔微缩。

    时间静止了片刻,凤墨邪才勾起了嘴角,冷声轻笑,“果然是聪明的女人,虽然早有被你发现的准备,但没想到会这么快。”

    他对自己的伪装还是十分自信的,容貌声音名字全都变了,对苏陌凉的问题也闭口不答,没想到还是被她认了出来,不得不说,这个女人是绝顶的聪明。

    苏陌凉闻言,轻轻扬眉,冷笑道,“堂堂焚血天城的君王,居然靠抓女人来威胁对手,你果然如传闻中的卑鄙无耻!”

    说来,她从发现回到西玉城开始,就开始怀疑了。

    这里是云楼暗域的边境,最近焚血天城蠢蠢欲动,骚扰着边境城市,君灏苍正为这事儿忙碌着,而他刚好又把她带到了边境城市,不得不引起她的怀疑。

    再者,他刚才提到了易容,所以,他很有可能知道她曾经服用过易容丹。

    当时她混入焚血天城,不就是靠着易容丹,才在凤墨邪眼皮子底下活动的吗。

    只是最后前功尽弃,被那女人伤了脸蛋,在凤墨邪暴露了容颜。

    比沐卿鸾还要有钱,又拥有强大的实力,高贵的气质,这些疑点加在一起,更是肯定了苏陌凉的猜测——他就是焚血天城的君王,焚天君!

    听到苏陌凉说他卑鄙无耻,凤墨邪不禁冷了面色,漆黑的瞳孔浮起一层愠怒。

    这样不中听的话,他其实听多了,也麻木了,不知道为什么,从苏陌凉的嘴巴里吐出来,他的心头却罕见的涌上怒火,猛地掠到了她的跟前,一把掐住了她的脖子,咬牙警告,“女人,你在找死!”

    苏陌凉被他掐得窒息,表情却倔强的盯着他,眉眼里还是数不尽的轻蔑和不屑,落到凤墨邪的眼里,更是让他怒火中烧,愤怒低吼,“我有哪点不如君灏苍,从始至终,我都没有输给他过!”

    看到凤墨邪因为愤怒,黑色瞳孔竟是蒙上了一层猩红,表情也变得分外狰狞,这样的他,苏陌凉还是第一次见到,心里不由得感到意外。

    之前,她跟凤墨邪打过交代,此人分明是个阴险腹黑的人,长着一张比妖精还要美艳的脸,态度玩世不恭,放荡不羁,看上去只是个纨绔的公子哥,可私下了解后,才发现他是一条蛰伏在暗处,危险可怕的毒蛇。

    君灏苍外冷内热,对不在乎的人可以残忍无情,但一旦在乎,就会全身心的守护,而凤墨邪却恰恰相反,他外热内冷,表面上可以跟你笑,可以跟你戏谑调侃,可心却像是冰峰,没人可以撼动。

    如果说君灏苍是个无情之人,那凤墨邪更是个无心之人。

    照理说,这样的人能很好的管理自己的情绪,从来不将自己心底的想法暴露出来,可眼前的凤墨邪却愤怒了。

    就这样,两人目光相撞,僵持了很久,凤墨邪最终熬不住心底的疑惑,崩溃的低吼,“苏陌凉,你到底是谁!到底是谁!”

    苏陌凉被他的怒吼震得满目惊讶,竟是从他那双漆黑的瞳孔里看到了几分哀痛。

    耳边回荡着凤墨邪莫名其妙的质问,聪明如她,也是被他弄糊涂了。

    她是谁,凤墨邪不是再清楚不过吗。

    “凤——凤墨邪,你是——你是被——君灏苍——刺激疯了吗!你不服气,就跟他——正面交锋,别耍这些——卑鄙的手段!”苏陌凉感受到他手里的力度不断加大,呼吸越来越艰难,心头窝着火,咬牙低吼,只是声音却显得十分微弱。

    凤墨邪皱眉,眼眸微眯,面色阴沉下来,“呵呵,卑鄙?谁说我抓你是用来威胁他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