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47章 看不懂凤墨邪
    苏陌凉面对那双深邃的黑眸,心脏不禁漏跳一拍,眼前的凤墨邪,她越来越看不懂了,既然不是为了威胁君灏苍,那为什么抓她?

    就在苏陌凉被掐得没有力气思考的时候,凤墨邪看她面色惨白,表情既倔强又痛苦,情绪忽然收敛,慢慢减轻了力度,松开了她的脖子。

    苏陌凉没料到他这么快就放过自己,惊讶得抬眸望去,只是那双阴鸷的黑眸已经恢复了平静,找不到一点蛛丝马迹。

    就在这时,凤墨邪却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般,冷冷看了苏陌凉一眼,压低声音道,“不想死,就乖乖待在这里!”

    说着,他便是准备抬步离开。

    苏陌凉见他要走,深深喘了几口粗气,连忙叫住,“凤墨邪,你派了那么高手在外边守着,我肯定是逃不掉的,能不能解开我的穴道,至少让我活动活动!”

    凤墨邪挑眉,“你的花招那么多,谁知道呢?”

    苏陌凉无语,“在你眼皮子底下,我敢耍花招吗?”

    “上次你在我眼皮子底下耍的花招还少吗?”凤墨邪显然不相信她这套说辞。

    那还是他第一次栽在一个女人手里,这已经成了他人生中的一个污点,一个笑话。

    想到这里,凤墨邪就一肚子的火。

    苏陌凉顿时被他噎住,不气馁的讨着商量,“你看我体内受了重伤,手臂也断了,要想跑出去,少不了一场死拼,你觉得我会那么傻,拿命去拼吗?还是说,你对自己没有信心,害怕再次被我玩弄鼓掌之间?”

    凤墨邪面色微沉,不禁看了看她的包扎着的手臂,蹙眉问道,“手臂怎么伤的?”

    苏陌凉愣了一下,忽然有点摸不清他跳脱的思维,她明明在说这里,他的关注点却已经转移到别的上面去了。

    怔了一下后,她才不太明白的回答,“在苍焰宗受的伤。”

    凤墨邪眉头蹙得更紧,面色不太好,“苍焰宗?”

    “嗯,看在我受伤,本就已经很不舒服的份上,能不能解开穴道?”苏陌凉不能跟他硬来,只有委曲求全的打着商量。

    她只有解开了穴道,才能有机会逃出去,不然什么都干不了,尽管她对凤墨邪这个无心之人,不抱任何希望。

    然而,沉默了片刻的凤墨邪却出人意料的走过来,飞速的在她身上点了两下,低沉的声音透着森冷,“要是再耍什么花样,小心我真的控制不住杀了你。”

    撂下狠话,他才转身快步走了出去。

    苏陌凉极为惊讶的盯着他离开的背影,忽然有些回不过神来。

    此时的凤墨邪刚一走出密室,便是一把捂住胸口,强行压下心脏的痛楚,脸色忽然变得惨白,额头竟是沁出了一层冷汗。

    那种汹涌而来的情绪,仿佛潮水般,要将他整个淹没。

    驻守在门口的暗卫,看到凤墨邪面色不好,惊得立马上前询问,“主子,你怎么了?”

    凤墨邪一把推开他的搀扶,眉头紧拧,冷声呵斥,“看好苏陌凉,其他少管!”

    说完,他便是迅速收拾好情绪,大步离开,瞧得被呵斥的暗卫一脸错愕,震惊极了。

    焚天君一向强大,他还从来没见过焚天君脆弱的时候,真是让人意外。

    房间里的苏陌凉解了穴道,总算可以活动筋骨,心头不禁松了口气。

    她起身环视了周围一圈,不禁感慨这城主还真狠,这房间严实得的确连只苍蝇都飞不进来啊。

    再加上,上次在苍焰宗,她强行借用真君老人的力量,体内伤得很重,外边现在全是后天君灵师,比那石景山的实力强大好几倍,她要是再强行动用灵力,怕是还没跑出城主府,就会把小命搭进去,得不偿失,所以,这次必须智取,不能鲁莽。

    空间里的天魔貂,见她冥思苦想没有结果,便是自告奋勇道,“女人,我如今的实力,对付后天君灵师还是可以的,让我去引开他们,你趁机逃跑吧。”

    苏陌凉皱眉,立马打消他的念头,“外面的高手太多,但单凭你一个人的力量,或许能对付一两个,不一定能对付一群,到时候闹起来,肯定会惊动凤墨邪,你现在的实力绝对不是他的对手!”

    空间里的几头灵兽,只有天魔貂还有一战的可能,但她实在没有把握让天魔貂去冒险,要是真让凤墨邪逮住了,依照他阴险卑鄙的手段,肯定会用天魔貂来威胁她,到时候她不光要想着如何逃跑,还要想着营救天魔貂,那她的处境就会更加被动。

    所以,这个办法是绝对不能取的。

    本来,她之前想过用易容丹,易容成伺候她的宫女,偷梁换柱,瞒天过海的逃出去。

    可凤墨邪知道她的这些把戏,刚才还特地提醒了她,自然是不会上第二次当了。

    所以,思来想去,苏陌凉竟是有些束手无策。

    她在这边焦头烂额,而暗域之城则是面临着一场巨大的风暴。

    玉明宫

    “女皇,女皇,奴婢看到帝尊往玉明宫来了。”

    宫女急匆匆的从外边跑了进来,大声禀报。

    沐卿鸾本要上床歇息,一听到帝尊,激动的立马披上衣服,满心期待的快步走到了大殿。

    这还是君灏苍第一次主动来找她!

    除了上次在国宴和因为陷害苏陌凉下毒的时候见过他一面,她就一直没机会见他。

    天知道,她想他都快想得发疯了。

    以前在凤栖国的时候,她还能忍,可是如今亲眼看到他,内心激烈的感情怎么可能控制得了。

    看到那抹挺拔伟岸的身影从远处走了进来,沐卿鸾勾起温柔的笑容,立马迎上去,“帝尊——”

    然而,她刚吐出两个字,便是被迅猛掠来的黑影一把掐住了咽喉,凶戾的怒吼,轰然响起,回荡在整个大殿,如山崩般,声势浩大,震得空气都呜咽颤抖,“苏陌凉在哪!!!”

    沐卿鸾被这恐怖的咆哮和眼前那张狰狞的俊脸,吓得瞬间白了脸色,睁大的双目中溢满了惊骇。

    她从来没见过这样恐怖的君颢苍,像是一头被激怒的魔鬼,带着随时都要把人撕碎的凶残。

    周围伺候的宫女被这可怕的一幕,吓得瞠目结舌,全都跑上去营救,“女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