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48章 君颢苍崩溃了
    宫女哪里是君颢苍的对手,还没靠近沐卿鸾,在两米之外便是被一股强大的波动震飞而去。

    轰隆一声巨响,撼天动地,几名宫女落在地上,顿时死了一片。

    沐卿鸾看到这惊悚的一幕,望着眼前那双暴怒得燃着火苗的冰蓝眸子,心头忽然跃上死亡的恐惧。

    她知道君颢苍是真的动了杀念

    意识到这一点,沐卿鸾颤抖着身子,艰难的开口,“帝——帝尊,你——不能——杀我,我是——凤栖国的女皇!”

    她想要动用灵力,挣脱他的束缚。

    可她实力虽然不俗,但怎么也不是君颢苍的对手,如今被他爆发出的强大威压,压制得没有使不上劲儿,就连挣扎都十分费力,更别说灵力了。

    沐卿鸾实在没料到,这才打了一个照面,话都来不及说,君颢苍就直接动手,弄得她措手不及,连个心理准备都没有。

    君颢苍听到她这话,阴鸷的瞳孔迸射出仇恨的火花,咬牙切齿的大吼,声音如雷,震得四周轰隆作响,“沐卿鸾,我管你是谁,敢动苏陌凉,只有一个下场,死!”

    吼声落下,君颢苍猛地一个抬手,狠狠撞击在沐卿鸾的胸膛上。

    沐卿鸾哪里承受得了这样的攻击,不堪负荷的倒射而出,轰隆一声撞上墙壁,滑落到地上。

    此时的沐卿鸾哪里还有身为女皇的高贵优雅,此时狼狈得犹如一条丧家犬,浑身是血的趴在地上。

    绝色的俏脸,惨白如纸,嘴里狂喷着鲜血,像是一个吸血鬼。

    沐卿鸾永远也没想到,君颢苍真的为了一个女人,对她下这样的杀手。

    “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苏陌凉现在在哪?”君颢苍压低声线,极力隐忍着汹涌的怒火,一想到苏陌凉现在下落不明,生死未卜,他就控制不住自己,想要将沐卿鸾大卸八块。

    听到这话,被打得瘫软的沐卿鸾忽然扯起一个讽刺的冷笑,她微微仰头,泪水从眼角滑落,惨白的脸色悲怆不已,顿时发出一连串的凄苦的笑声,“哈哈哈——哈哈哈哈——”

    因为受伤,她的声音极其的微弱,甚至近乎哀鸣,泪水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不断淌下,打湿了整个面颊,和血液混合在一起,更添了几分悲伤。

    沐卿鸾满心期待君颢苍来见她,满心期待能和他待在一起,哪怕就一会儿,她也心满意足。

    可是,她怎么也没想到,他来见她,是因为另一个女人,他站在她的面前,却是为了要杀她!

    呵呵,真是可笑!

    她的感情,甚至她整个人,实在可笑到了极点!

    这些年,她付出了那么多,牺牲了那么多,他却为了另一个女人要杀她!

    “看来,你是不打算说了,那我只有送你上路了!”君颢苍隐忍的怒火终于爆发,手掌顿时萦绕起凶悍的灵力,准备朝着沐卿鸾的天灵盖扣下。

    面对那滂沱的力量,看到君颢苍冷酷无情的俊脸,沐卿鸾这一刻心如死灰,摊在地上,迎接着死亡。

    死了也好,死了至少不会折磨自己,至少不用再想他,至少不用为他肝肠寸断。

    情既然因他而起,现在由他亲手了断,也许是个不错的结局。

    眼看着君颢苍就要抹杀沐卿鸾,只听身后一声惊悸的嘶吼,猛然扬起,“苍儿,万万不可!”

    只见一抹窈窕的身影,如离弦之箭扑到了沐卿鸾的面前,神色惊恐的大吼,“苍儿,你疯了!她是凤栖国的君主,你要是杀了她,云楼暗域和凤栖帝国会立马开战,焚血天城必定趁火打劫,云楼暗域腹背受敌,到时候国破家亡,你就是云楼暗域的罪人啊!”

    君青染声嘶力竭的怒吼,回荡在整个大殿上,更是刺激得君颢苍火冒三丈,早已蓄势待发的灵力缠绕在他的手臂上,发出骇人的声响,紧握的拳头因为愤怒,更是暴起了青筋。

    这时候,君月夜和凤栖国的几位使臣也被君颢苍造成的动静,吸引了过来。

    大家一进来,就看到遍地的尸体,就连身份尊贵的女皇都被君颢苍给打在地上,浑身是血,全都吓得变了脸色,头顶像是着了个霹雳,心脏仿佛要从嗓子眼跳出来似的。

    “苍儿,你这是干什么!”君月夜看到这一幕,内心震动,难以置信的低吼。

    君颢苍眸光阴冷,声音像是从地狱飘出来的一样,泛着阴煞之气,从他的唇齿间挤出,带着滔天的恨意,瞬间震荡而起,“我警告过她,不要打苏陌凉的主意,可她偏偏对她下了杀手,苏陌凉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不光是凤栖国的女皇,我要整个凤栖国陪葬!”

    陪葬两个字带着滂沱的力量,以君颢苍为中心瞬间波动开来,站在附近的众人一个不慎全都被击飞而去,就连君青染和君月夜都是摔落在地,受伤不浅。

    君青染没料到君颢苍愤怒到了这个程度,连她和君月夜都被殃及在内,因为受伤而发白的脸色顿时涌上了极致的震惊,双眸写满了不敢相信。

    “苍儿,你真的疯了,你被那个女人迷得失去了理智,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了!求你醒醒吧,你难道真的要为了一个女人,看到云楼暗域灭亡吗?真的要看到云楼暗域的百姓因为苏陌凉而成为亡国奴吗?真的要看到你姐姐我为你伤心死吗?”君青染悲痛的喊起来,那凄厉的声音让所有人都为之动容。

    君颢苍听到君青染的话,猩红的双眸,泛起了一层水雾,嘶哑的声音竟是带着罕见的哽咽,“姐,你要怎样才能明白,苏陌凉是我的命,她死了,我也活不成!看到她痛,我比她还痛,看到她难过,我比她还难过!你让我怎么放弃,怎么割舍?你的每一句话,你对苏陌凉的每一分伤害,都是在剜我的心,要我的命啊!”

    “自从遇到她,我才知道,我也是个人,不是你们心目中的神,我也有知觉,我也有感情,这是生命中第一次,我想为自己而活,想为苏陌凉而活!我什么都可以没有,就是不能没有她啊!”君颢苍嘶哑的低吼着,吼声震荡在众人心里,惊得所有人哑然失色,震在原地忘记了反应。

    那么强大,那么坚强,那么冷酷无情,那么残忍冷血的人,此刻却溢出泪水,满脸悲怆,这到底是怎样深厚的感情,才能让冷漠残忍的云楼帝尊说出这番话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