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52章 被打懵了
    听到这番话,凤墨邪拧起眉头,看了眼苏陌凉渗出鲜血的手臂,目光微凝,冷峻的面孔忽然阴沉下来,压低声音,冷声反问,“那是你打的?”

    城主没弄明白凤墨邪的意思,神色一怔,老实的点点头,替他愤愤不平的道,“是,这个贱人,留她一命,已经是墨轩公子格外开恩了,她还如此不知天高地厚,惹是生非,简直找——”

    然而他的死字还没吐出,便是中了一掌,整个身子如断线的风筝一下子跌落在三米外的草丛中。

    紧接着一道凶戾的低吼猛地扬起,顿时吓破众人的胆,“她也是你可以动的吗?”

    吼声如雷贯耳,骇得城主白了脸色。

    他忍着身体的剧痛,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许是被刚才那一掌打懵了,表情呆滞的抬起头望向凤墨邪,看他目光阴冷,面色愠怒,心猛地一颤,像是掉进了冰窖,浑身发寒。

    他不明白凤墨邪为什么会为了苏陌凉打他,早在他归顺焚血天城的时候,他们不就是一头的了吗。

    既然是一头的,苏陌凉断了他女儿的手臂,凤墨邪再怎么也会为他讨回公道吧,没想到,凤墨邪竟然为了杀害焚血天城那么多将士的仇人,打了他一掌,他不是在做梦吧?

    城主震惊,司落薰和司慧芸更是被突如其来的举动震得目瞪口呆。

    她们没想到白衣男子竟然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毫不留情的拍飞她们的父亲,未免也太大胆,太嚣张了!

    意识到这一点,司落薰顿时气得面颊涨红,愤怒呵斥,“你放肆!我爹好歹也是西玉城的城主,你一个晚辈居然敢对我爹动手,不要命了吗?”

    司落薰和司慧芸并不知道眼前这位白衣男子的身份,她们只听说最近府上来了一位客人,是父亲的朋友,只是这位朋友行踪神秘,她们也只是在府上有过一面之缘,对他并不了解。

    再者,这位男子相貌平凡,没有任何特色,城主府平时来来往往的客人多不胜数,所以两姐妹并未将他放在心上,以为他只是众多朋友中的一员而已。

    看到他竟然动手打飞她们的父亲,两姐妹自然是又惊又怒。

    而城主听到司落薰竟敢训斥凤墨邪,吓得变了脸色,厉声呵斥,“混账东西,你怎么跟墨轩公子说话呢,赶紧给墨轩公子道歉!”

    司落薰被他吼得一震,顿时惊了一脸,皱着眉头,难以置信的盯着她父亲,“爹,你在说什么啊!他打了你,你还让我给他道歉?”

    她爹是疯了,还是她听错了?

    城主看到司落薰满脸震惊,倔强得不肯低头,而凤墨邪的面色也是越来越难看,害怕后者动怒,他立马踉跄的跑过来,卑躬屈膝的解释,“墨轩公子息怒,这死丫头年纪轻,不懂事儿,你别跟她一般计较。我日后一定好好教训她!”

    听到她父亲卑微的讨好,看到他点头哈腰的模样,司落薰和司慧芸都是受了刺激,震惊得眼珠子差点掉出来。

    她们的父亲,好歹也是一城之主,都是人家讨好他的份儿,什么时候他在别人面前装孙子了!

    真是让人大跌眼镜。

    就在两人震惊之时,凤墨邪幽幽开口,语气淡然若雾,却让人脊背发寒,“司空鸣,没有我的允许,就敢动她,找死的是你吧。”

    城主接收到他阴鸷冷厉的目光,如遭芒刺,惊恐的打了个冷颤,“墨轩公子息怒,我下次再也不敢了。”

    凤墨邪闻言,冰冷的瞥了他一眼,而后目光落到了苏陌凉那只被鲜血染红的手臂上,眉宇轻蹙,面色难看,冲着苏陌凉身边的两个婢女,不悦低吼,“还不赶紧扶她回去,给她重新包扎伤口!”

    两个婢女闻言,这才惊醒过来,赶紧点头,片刻不敢耽搁,搀扶着苏陌凉就往回走。

    司慧芸看到苏陌凉就这么走了,心里气得半死,本就痛得惨白的脸色变得扭曲,明明虚弱,却还不服气的嚷道,“爹,她打伤了女儿,你就打算这样放过她吗!”

    她一再的被苏陌凉欺负,现在苏陌凉好不容易沦为人质落到了她们的手里,她没想到自己还是斗不过她,现在反倒被她打断了手臂,世上哪有那么憋屈的事情。

    如今新仇旧恨累积在一起,司慧芸的肺都快要气炸了,怎么甘心,眼睁睁的看着苏陌凉离开。

    司空鸣害怕凤墨邪追究,一直都不敢随便吭声,面对司慧芸的追问,更是急红了脸,走过去就是给了她一巴掌,“给我闭嘴!你个混账东西,还好意思说,要不是你挑事,闯祸,能断了手臂吗?”

    要不是为了给她出头,他也不会惹怒焚天君了。

    焚天君是什么人物,那可是杀人不眨眼的魔鬼啊!

    这两个死丫头,差点将整个城主府都赔进去。

    想到刚才凤墨邪那如淬了毒的目光,城主就一阵后怕,袖口下的双手还在情不自禁的打着颤。

    他现在可算知道了,苏陌凉虽然是人质,但却不是他可以惹得起的人物!

    司慧芸没料到自己的父亲非但不为自己出头,还打了她一耳光,顿时傻掉了。她这辈子还没受过这么的屈辱呢。

    凤墨邪见司空鸣识趣,也懒得跟他废话,错开他,径直朝着密室的方向走了过去。

    司落薰望着那人离开的背影,也是被她父亲的举动惊了一脸,心怀怨恨的朝着司空鸣问道,“爹,那男的到底是谁啊,你为什么这么怕他?芸儿被欺负得这么惨,你不为她出头,反而帮着那苏陌凉,实在太让人失望了。”

    司空鸣被她问得蹙紧了眉头,面色不悦的呵斥,“你们年纪太小,不懂大人的事儿,只要记住以后不要去招惹墨轩公子和苏陌凉就行了!”

    焚天君的身份,他可不能随便暴露,只有敷衍过去。

    司落薰听了这话,更加困惑和不满,只是面对父亲的疾言厉色,她只有勉强答应。

    只是依照司慧芸有仇不报的性子,不找苏陌凉的麻烦,怕是很难吧。

    更何况,她这次吃了这么大的亏,想要咽下这口气,实在不太可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