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53章 喝酒套话
    苏陌凉回到密室,又是被软禁了起来,两个婢女在凤墨邪森冷的目光的注视下,手忙脚乱的拆开被鲜血染红了的布,小心翼翼的给她伤口上药,生怕做错了事儿,惹怒了凤墨邪。

    这个人连老爷都敢打,更别说她们这些奴婢了。

    苏陌凉任由着两人给她包扎手臂,目光却是落到凤墨邪的身上,心里疑惑,不禁蹙起了眉头。

    从一开始,她就猜不透凤墨邪的想法,现在看到他的态度,她更加疑惑了。

    凤墨邪看她警惕防备的打量自己,眉目轻扬,冷哼说道,“你到是能耐,我不过离开一会儿,你就从密室到了花园,我要是再来晚点,你是不是就要逃出西玉城了?”

    “你觉得我这样还能跑吗?连西玉城的城主都搞不定,更何况你的那些暗卫。”苏陌凉扬了扬受伤的手臂,回答道。

    凤墨邪唇角勾起一抹讥笑,“你还挺谦虚!”

    他太清楚她的狡诈了,伪装自己,放松别人的警惕,可是她的拿手好戏。

    看到凤墨邪显然不相信自己的说辞,苏陌凉有些无奈,“你要这样关我到什么时候,这密室连个通风的都没有,我迟早得闷死。”

    “放心,死不了,明天一早就带你离开!”凤墨邪冷冷回了一句。

    君灏苍现在四处搜查苏陌凉的下落,速度之快,效率之快,眨眼就要搜到西玉城来了。

    既然他已经抓到苏陌凉,此行的目的达到,就没有必要再继续逗留下去。

    苏陌凉听到要离开这儿,眸色划过惊讶,追问道,“你要带我去哪?”

    “自然是回焚血之城!”

    听到这话,苏陌凉心头一惊,面色变得有些难堪。

    要是到了焚血之城,她要是再想逃跑,就更不可能了啊!

    “我说过,放弃逃跑的念头,这次是伤了手臂,下次就不好说了。”凤墨邪一眼看穿了她的心思,毫不留情的拆穿她。

    苏陌凉无语,不悦的开口,“你打算这样一直盯着我?”

    凤墨邪挑眉,眸底掠过一抹精光,“你要是再不安分,那我们只有同吃同住同睡了。”

    “你敢!”苏陌凉眉头一皱,生气呵斥。

    “你可以试试,我敢不敢!”凤墨邪居高临下的盯着她,语气十分强势。

    苏陌凉噎住,这个阴险的男人,什么事儿都干得出来,要是和他同吃同住同睡,那她真是一点机会都没有了。

    想到这里,她顿时沉默了。

    凤墨邪见她安分,也不再说话,站在原地看到两个婢女给她手臂上好药,包扎完毕,才转身走了出去。

    由于这次事件,凤墨邪更是加大了监管力度,密室外边里三层外三层站了更多的护卫,两名婢女的进出也要经过非常严格的检查。

    这次真的连只苍蝇都飞不进去了。

    苏陌凉在这边焦头烂额,战天团的孟黎川也是为她想尽了办法。

    傍晚,晚霞烧红了半边天,太阳收起刺目的光芒,天色渐渐暗下来。

    西玉城的酒楼已经开始热闹起来,吃饭喝酒打尖的客人陆陆续续多起来,不一会儿就坐满了整个酒楼。

    二楼雅间也很快被西玉城的贵客包了下来。

    城主的儿子司俊泽就是个好酒,好赌的,每天都喝得烂醉如泥的回家,今天自然也不例外。

    更何况今天是孟黎川请客,他不喝白不喝啊。

    “哈哈哈,孟兄,今天怎么想着请我喝酒了!”司俊泽颇感意外的笑着问道。

    孟黎川一边斟酒,一边笑着解释,“战天团一直承蒙司公子照顾,平时有个什么佣兵任务,司公子都爱找我们战天团,孟某感激不尽。听闻司公子好酒,所以孟某想与司公子喝个不醉不归,聊表下谢意。”

    孟黎川的话十分中听,顿时引得司俊泽大笑起来,“哈哈哈,孟兄客气了,你们战天团可是西玉城第一佣兵团,出了名的快准狠,不找你们找谁啊。”

    司俊泽嘴上这么说着,可手上却迫不及待的接过酒杯,狠狠嗅了一口,闻到酒香,脸蛋都笑开了花,激动的连连感叹,“嗯,好酒好酒啊!这不是鹤颐楼最出名的紫曲酒吗?”

    鹤颐楼的紫曲酒可是在西玉城出了名的,多少外地人都慕名而来。

    所以这酒水价格昂贵,只有有钱人才能消费。

    司俊泽倒是喝过几次,没想到今天孟黎川居然请了这么好的酒,实在让他惊喜。

    看他高兴,孟黎川知道自己成功了一小半了,笑着开口道,“是的,紫曲酒,这次我给司公子准备了好几坛呢,今晚我们可要不醉不归啊!”

    司俊泽仰头大笑,连连点头,爽快的答应,“好,难得孟兄有这么好的兴致,今天一定要喝个尽兴,来,干了!”

    说着,司俊泽举杯痛饮。

    这一场一场喝下来,眨眼就去了好几坛酒,司俊泽渐渐有了醉意,话开始多了起来。

    孟黎川见他有些迷糊,才开始询问道,“司公子,听说府上抓了个女人,不知道这女人犯了什么错啊?”

    司俊泽闻言,懒洋洋的看了孟黎川一眼,扯嘴笑道,“哈哈哈,你说那个叫苏陌凉的贱人啊!孟兄,你有所不知,那个贱人当初在龙山镇的时候,欺负我妹妹慧云,后来还跟我在赌场,赌骰子,那贱人阴险狡诈,我们全都上了她的当,所以在那时候就结下了梁子。”

    孟黎川倒是不知道这些过去,了然的点点头,“但事情都过去这么久了,也没必要再追究了吧。更何况只是点小摩擦,你们城主府没必要跟个小丫头计较吧。”

    司俊泽听到这话,可就不满了,着急的解释,“孟兄,你此言差矣,这贱人可不是普通的丫头,她可是云楼暗域的帝妃啊!”

    孟黎川听到这话,神色大惊,手里握着的酒杯一下子摔到了地上,发出碰瓷一声脆响。

    司俊泽看到酒水撒了一地,可惜的嚷起来,“哎呀,你说你,这么好的酒你居然给浪费了!”

    而此时的孟黎川内心震动,表情僵硬,早就将司俊泽的责备屏蔽在外了,耳边一直回荡着他刚才的话。

    苏姑娘居然是云楼暗域的帝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