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59章 他们要成亲了
    君青染听到她阴测测的声音,心神一震,表情十分为难,“女皇,让你大老远的跑来,本宫有欠考虑,深感抱歉,只是本宫实在不忍心看到帝尊这么折磨自己,我们还是收手吧。”

    沐卿鸾听了这话,目光渐冷,冷哼反问,“长公主,你也知道本皇大老远的跑来,浪费了不少人力物力财力,结果不但什么都没捞到,还沦为了笑柄,甚至差点连命都丢了。这是你一句抱歉就可以算了的吗?要知道我沐卿鸾可不是你挥之则来呼之则去的人!”

    她连玄铁这样贵重的宝贝都送了出去,还被苏陌凉当众羞辱,出尽了洋相,就连她最喜欢的贴身宫女都被苏陌凉害死了,现在她深爱的男人为了那个贱人,更是恨不得杀了她!

    这样的深仇大恨,让她如何收手?

    既然苏陌凉不让她好过,她也不会让她称心如意。

    君青染自然也知道请神容易送神难的道理,听出她语气中的不满,无奈的打着商量,“本宫知道女皇心中有气,只是再这样闹下去,只会两败俱伤,都讨不到好处。要是女皇肯收手,想要什么,尽管跟本宫开口,本宫一定补偿你。”

    “呵呵,本皇想要帝尊,长公主也能补偿本皇吗?”沐卿鸾扬眉,犀利质问。

    君青染神色一滞,顿时被噎得说不出话来。

    “既然长公主补偿不了本皇,就别说这种毫无意义的大话!”沐卿鸾不悦的冷声反驳,显然不打算放手。

    君青染见她油盐不进,面色越发难看,心里沉重得像是灌了冷铅,还想开口说点什么,却见沐卿鸾忽然站了起来,不客气的打断了她,“长公主无须再说了,苏陌凉这次失踪,本就不是本皇的人所为,本宫承认当时派了高手追杀她,可惜让她被人给救走了,至今在哪里,本皇也不知情,不管你相信也好,不信也好,言尽于此!天色已晚,本皇就不打扰长公主休息了。”

    说着,沐卿鸾礼貌性的朝她微微颔首,转身走出了铭湘宫。

    说起苏陌凉的下落,她比谁都想知道,让苏陌凉就这么跑了,她如何甘心啊。

    为了以防万一,她必须斩草除根,苏陌凉绝对不能留!

    回到玉明宫,沐卿鸾正准备歇下,谁料宫女忽然从外边跑了进来,急急忙忙的禀报,“女皇,女皇!不好了,不好了!帝尊带着帝妃回来了!”

    听到这话,沐卿鸾神色大惊,顿时瞪大双眼,不敢相信的追问,“她竟然回来了?”

    “是的,帝妃现在在云楼宫,由帝尊陪着。”宫女连忙点头回答。

    沐卿鸾闻言,气得握紧拳头,狠狠用力,指甲陷入了肉里,掐出一道血痕。

    她没想到那个贱人的命那么大,这样都能回来!

    思及此,沐卿鸾的五脏六腑仿佛要烧起来,表情显得扭曲可怕,朝着说话的宫女厉声大吼,“混账东西,他们还没拜堂成亲呢,帝妃也是你随便乱叫的吗!就凭苏陌凉,她也配这个称呼吗?”

    宫女得了呵斥,吓得双腿一软,顿时跪在了地上,一边掌嘴一边认错,“奴婢知错了,奴婢说错话了,奴婢再也不敢了。”

    沐卿鸾听到她哭兮兮的声音,更是觉得厌烦。

    要不是春桃死了,她才不会让这个蠢东西来身边当差!

    “哼,给本皇记住,只要他们一日没成亲,苏陌凉就永远不是帝妃!”沐卿鸾咬牙切齿的警告。

    宫女被她的怒意吓得瑟瑟发抖,点头如捣蒜,只是想到还有事情没有禀报,忽然吞吞吐吐说不出话来,“可是——可是——可是——”

    听到她有话要说,沐卿鸾皱起眉头,沉声低吼,“可是什么,说!”

    宫女被吼得一抖,砰的一声,磕在地上,不敢看沐卿鸾的脸色,“刚刚奴婢——奴婢听到——帝尊宣布——五天后——成亲!”

    沐卿鸾闻言,如五雷轰顶,浑身大震,面色刷的惨白如纸。

    “五天后成亲?他们要成亲了?”沐卿鸾僵着脸,瞪着眼,受了极大的打击,脚下踉跄,往后退了两步。

    宫女匍匐在地上,屏气凝神,不敢吭声,生怕自己激怒了沐卿鸾。

    “五天!为什么会这么快!”沐卿鸾白着脸色,一把提起宫女,凶神恶煞的质问。

    宫女被这样的她吓得魂飞魄散,哭兮兮的摇头,“奴婢不知,奴婢也不知啊。”

    看到这里,沐卿鸾气得半死,猛地一把将她重新扔回地上,“你个没用的东西,给本皇滚!”

    宫女被她吓掉半条命,赶紧从地上爬起来,准备退出去。

    手忙脚乱之际,一下子撞上了正快步走进来的使臣。

    使臣看到她神色惊恐的样子,不禁皱起了眉头,抬眸望向前方的沐卿鸾,看到后者面色相当难看,心里有数,小心翼翼的趋步上前,轻声禀报,“女皇,微臣有要事禀报。”

    沐卿鸾听到他的声音才回过神来,想起她派他去办的事情,生气质问道,“不是让你们查苏陌凉的下落,斩草除根的吗,你们怎么办事的!”

    使臣惶恐,赶紧抱拳请罪,“微臣无能,没有完成女皇交代的事儿,罪该万死!微臣本来派了高手一路追寻苏陌凉的下落,可路上遇到更厉害的高手,打退了我们的人。导致后来,一直追查不到苏陌凉的行踪。”

    沐卿鸾闻言,气得深吸一口气,咬牙问道,“那个救走苏陌凉的白衣男子,到底是谁查清楚了吗?”

    当初她在拍卖行见他出手阔绰,就知道此人不简单,却没想到他会坏了她的大事儿。

    使臣微微抬头,面色凝重的上前几步,沉声道,“那个白衣男子是焚血天城的君王,焚天君!”

    “什么!”沐卿鸾大惊失色,难以置信的惊呼一声。

    “焚天君?怎么可能!他不在焚血天城,跑到云楼暗域来干嘛?”沐卿鸾想不通了,焚天君堂堂焚血天城的君王,跑到云楼暗域来,英雄救美,搞错没有?

    使臣神秘兮兮的回答道,“女皇,微臣已经派人去调查清楚了,苏陌凉失踪的这段时间一直跟焚天君在一起,听说她被焚天君带到了边境城市,两人同吃同住同睡,亲密得很呢。”

    沐卿鸾听到这样令人震惊的消息,像是挨了个霹雳,彻底惊呆了。

    “怎么可能!焚天君怎么会和苏陌凉在一起!”她不敢相信的摇头,震撼的喃喃自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