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0章 大婚之日
    使臣抱拳,斩钉截铁道,“微臣不敢有半句虚言,当时有不少人看到焚天君和苏陌凉出入西玉城的城主府,而苏陌凉这段时间也一直住在城主府,不曾外出。还是焚天君和帝尊打了一架,帝尊才从焚天君的手里救出了苏陌凉,这是不少人亲眼所见的,绝对不会有假。”

    “打了一架?喝,苏陌凉真是好大的面子!”沐卿鸾面色掠过惊讶,嫉恨的冷哼一声。

    使臣点头,“是,两人过招造成了很大的动静,死了不少人呢!苏陌凉能让这么厉害的人物为她打架,的确是有点能耐。”

    沐卿鸾闻言,微微眯眸,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不禁挑起眉头,惊疑反问,“这么说来,苏陌凉和焚天君有染咯?”

    使臣皱起眉头,不太肯定的摇头,“听说是焚天君软禁了苏陌凉,好像打算用她来威胁帝尊,具体怎样,那就不得而知了。”

    沐卿鸾听到这话,眸底划过一道精光,唇角忽然扬起诡异的笑容,高兴的低吟起来,“没想到老天爷都在帮本皇,这次,苏陌凉无论如何也逃不出本皇的手掌心!”

    使臣看到她自信满满,势在必得的样子,不明白她的意思,忍不住询问道,“女皇,你的意思是?”

    沐卿鸾嫣然一笑,冲着使臣招招手。

    使臣心领神会的上前,等候吩咐。

    沐卿鸾凑到他耳边,小声说了几句,才让他恍然大悟的点点头。

    “微臣这就去办,一定不会让女皇失望。”使臣恭敬抱拳,转身快步退出了玉明宫。

    自从君颢苍定下了大婚之日,整个皇宫都忙碌了起来。

    帝尊娶亲,这可是举国同庆的大喜日子,没有人敢怠慢。

    君青染本想着也去帮点忙,可却被君颢苍直接拒绝了。

    他已经承受不起再一次失去苏陌凉的打击,为了避免君青染再动手脚,他干脆亲力亲为,不让任何人帮忙。

    血战团的兄弟们则是一边照顾苏陌凉,让她养好身体,一边忙碌着为她准备婚礼要用的东西。

    其中当属林婉儿最忙,血战团里除了她,都是些五大三粗的男人,对凤冠霞帔,珠钗首饰自然不如女人了解,他们也顶多是跑跑腿,拿拿东西。

    所以,这段时间林婉儿是忙得上气不接下气,像是陀螺一样,团团转。

    不过,多亏有她,才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将婚礼的衣服和首饰准备妥当。

    时间一晃,五天匆匆过去,眨眼便迎来了大婚之日。

    天还没亮,苏陌凉就被满屋子的宫女伺候着起床,坐在梳妆台前梳洗打扮。

    看到镜子里画着新娘妆的自己,苏陌凉忽然有些感慨,虽然活了两世,但这还是她第一次成亲。

    她曾经也幻想过结婚的场景,却独独没想到会是这一种。

    被这么多宫女伺候着,画着21世纪没有的妆容,还要穿上古代的凤冠霞帔,戴上真正的,价值连城的金银首饰。

    等会,她还要朝拜圣火,受文武百官跪拜,彻底成为云楼暗域的帝妃,这些都是她从来没想过的。

    这一切对她来说都那么新奇,那么陌生,却又让她期待。

    她终于要成为君颢苍名正言顺的妻子了吗?

    为什么这一切感觉那么不真实呢?

    望着镜子中的自己,苏陌凉的脑海里不禁回忆起了他们第一次见面的场景。

    那时候他还是南隋国的残废王爷,而她还是南隋国的废物郡主,因为躲避徐家的追捕,她跑进了他的府邸,竟是荒唐的掉到了他的床上,逼迫他脱衣服,打算用强的。

    现在想想,苏陌凉都忍俊不禁,勾起了嘴角。

    依照君颢苍当初那么讨厌女人的性子,应该恨不得掐死她吧。

    而她居然在他的眼皮子底下活了下来,真是祖上积德,万幸啊。

    后来他又在暗中帮助她,维护她,为她出头,为她撑腰,默默的为她做尽了一切,现在想起来,还是让人感动不已。

    为了救她,他义无反顾的冲突封印,患上寒病,为了护他,他毫不犹豫的牺牲自己人魂,体内受创。

    为了陪她,堂堂帝尊,居然跑到下位面的小宗派,伪装成不起眼的弟子。为了哄她开心,还在她的寿辰上,送了那么大的惊喜。

    这些年,苏陌凉知道,不管他在不在自己的身边,而她都一直在他的心上。

    回忆起曾经的一幕幕,苏陌凉不禁感慨自己三生有幸,能拥有君颢苍。

    不过,她清楚君颢苍也有很多缺点,比如霸道,强势,爱吃醋,别人眼中的冷酷无情,血腥残忍,明明这些都是她讨厌的,可不知道为何,因为是他,好像这些缺点都变得可爱起来。

    为她梳妆的林婉儿看到苏陌凉嘴角挂着甜蜜的浅笑,忍不住揶揄道,“主子,你可真不害臊,新娘子出嫁,都是哭兮兮的,你倒好,嘴巴都要笑开花了,这是多想嫁给帝尊啊?”

    苏陌凉闻言,瞪了一眼镜子里的林婉儿,没好气的道,“就你话多,看来我也得赶紧把你嫁出去才是。”

    林婉儿听到这话,吓得赶紧摆手,“别,你可千万别,我这辈子都是要跟着主子,伺候主子的。”

    看到她真被吓着了,苏陌凉唇角的笑意更深,“是吗?要是让蒋征听到了,估计得恨死我了。”

    听到苏陌凉提到蒋征,林婉儿顿时涨红了面颊,尴尬得直跺脚,“主子,你胡说八道什么呢!”

    这些年她虽然习武,变得坚强了不少,但内心到底是个女儿家,戳到她的心事儿,还是羞得抬不起头。

    “我有没有胡说八道,改天问问蒋征就知道了。”苏陌凉挑眉,故意逗弄道。

    林婉儿听她还要去问蒋征,更是急得要死,立马阻止,“不许不许,你不许去问他。”

    这种事儿要是挑明了,她还不羞得打个地洞钻进去啊。

    苏陌凉心头好笑,面上却装作正经的样子,“不想我去问,那就少说话,多做事儿。”

    林婉儿害怕她再提起蒋征,这下子是彻底闭嘴,顶着滚烫的脸,听话的替她梳妆。

    就这样,光是梳妆打扮,好几个宫女凑在一起帮忙,都折腾了两个小时。

    外面的嬷嬷已经等不及的在催了,“吉时已到,新娘子该上花轿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