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3章 侮辱焚天君的智商
    看到大伙儿都被自己的话震慑住了,沐卿鸾再度煽风点火道,“你们的帝妃当时被一群后天君灵师劫杀,这是无数百姓有目共睹的。你们认为一个伤过重伤,断了手臂的人,能毫发无损的在这群高手的手里活下来吗?可是她不但活下来,还安然无恙的回来了!”

    “那么,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你们的帝妃和焚天君早有勾结,故意设计,演了这出戏,目的就是挑拨凤栖国和云楼暗域的关系,想要吞并两国!而你们居然引狼入室,让这样可怕的女人成为帝妃,难道你们是想眼睁睁的看着云楼暗域葬送在这个贱人手里吗?”

    沐卿鸾猛地抬手,指向苏陌凉,凶狠的指控,像是一记重锤敲打在众人的心上,一下子掀起全场**,大伙儿都是义愤填膺的闹起来。

    他们就算是死,也不能让一个奸细当帝妃,让云楼暗域葬送在一个女人手里啊。

    看到大伙儿都是情绪亢奋的反抗起来,沐卿鸾的面上虽然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可心里却乐开了花,眸底闪过复仇的快意。

    这一次,给苏陌凉扣上这么大个罪名,无论她如何狡辩,也洗脱不了奸细的嫌疑。

    她倒要看看,苏陌凉这次要如何收场!

    苏陌凉看到自己成为众矢之的,非但没有慌乱,反而冷笑两声,镇定的开口,“女皇,你编起故事来,竟是比街上说书的还要逼真几分。我承认,劫持我的的确是焚天君,只是他劫持我,是打算用我来威胁帝尊,并不是你所谓的勾结。我作为威胁帝尊的人质,他自然不能伤我性命,我要是死了,他此举还有什么意义?”

    “哼,苏陌凉,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好在本皇早有准备!来人啊,把他们带上来!”沐卿鸾冷哼一声,猛地大声命令。

    吼声落下,苏陌凉竟是看到,孟黎川,姜雪翎,司俊泽和城主府的婢女被女皇的人押了上来。

    众人看到这一幕,都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明白的打量着眼前这群人。

    苏陌凉却是心头一惊,顿时沉了面色,不得不承认这沐卿鸾的确是挺有手段,这么快就把西玉城的证人抓了起来,要是当面对峙,她真是百口莫辩啊。

    看到苏陌凉面色不好,沐卿鸾心中冷笑,指了指姜雪翎等人,朗声解释,“这群人里有西玉城,城主府的公子,婢女,还要当日亲眼看到焚天君和苏陌凉在一起的目击证人。你们自己说,当日在西玉城看到了什么,要是有半句谎言,立马推出去斩!”

    斩字咬得极重,吓得一干人等全都跪了下去,磕头求饶。

    “女皇饶命,小的不敢有半句假话,当日在西玉城,小的和战天团受城主之邀,在城主府做客,正要出府之时,刚好撞见焚天君抱着帝妃进来。”姜雪翎怕死,听到沐卿鸾的警告,就吓得浑身发抖,一股脑的将自己看到的全部吐出。

    司俊泽也是赶紧招供,“是是是,帝妃前段时间一直住在我城主府,由焚天君的人照看着,我爹还因为得罪了焚天君,被杀害了,这事儿已经在西玉城传遍了,不敢有假。”

    孟黎川闻言,气得咬牙,“姜雪翎,上次苏姑娘饶你一命,你不但不感恩,还出卖她,是不是太过分了!”

    “黎川哥,我也是实话实说啊,现在刀架在脖子上,我哪里敢撒谎骗人!”姜雪翎只想活命,哪里顾得上苏陌凉的恩情。

    沐卿鸾见她招供,面上扬起笑容,目光灼灼的望向苏陌凉,冷声反问,“她亲眼看到你被焚天君抱着走进了城主府,请问,你作为一个人质,留你一命还能说得过去,可焚天君为何要抱着你啊?”

    众人闻言,都是惊讶的瞪大双眼,质疑的视线齐刷刷的落到了苏陌凉的身上,等待她的回答。

    他们还从未听说过一个人质,居然有这么好的待遇,的确有蹊跷啊。

    苏陌凉扬眉,盯着她,淡定回答,“焚天君为人谨慎,担心我耍花样,便点了我的穴,让我动弹不了,所以他只有抱我进府。再说了,他劫持我,本就需要掩人耳目,如果他当着外人的面,就虐待我,不是会引起别人的注意,暴露自己的行踪吗?”

    “苏陌凉,这么多人盯着瞧着你和焚天君暧昧不清,你还敢狡辩!!!”沐卿鸾见她不肯承认,眸子一厉,凶狠大吼。

    苏陌凉闻言,唇角掀起一抹讽刺,冷笑着摇摇头,“女皇,你也说那么多人盯着,瞧着,我和焚天君若是真有私情,还不至于那么傻,让这么一大群人盯着瞧着我们暧昧不清吧,你这是在侮辱焚天君的智商呢,还是在侮辱在座各位的智商呢?”

    听到这话,全场再度喧哗起来。

    苏陌凉说得并不是没有道理,她和焚天君要是真有不可告人的关系,为何要这么高调的暴露在别人面前,这不是存心让别人抓到把柄来怀疑她吗。

    别说焚天君没那么傻,就连普通人也不会这么傻吧。

    沐卿鸾说这话,根本就是在忽悠他们,简直把他们当傻瓜了啊!

    意识到这一点,大伙儿都是不满的嚷起来,无疑不是谴责沐卿鸾身为一国之君,居然信口雌黄,实在过分!

    沐卿鸾被苏陌凉的话堵得面红耳赤,她没想到苏陌凉的嘴巴如此厉害,不管面对什么质疑,都能自圆其说,实在可恶。

    “苏陌凉,这段时间你和焚天君在一起,一切都是你和焚天君设的计,这是你赖不掉的事实!”沐卿鸾心有不甘,愤怒的吼起来。

    苏陌凉却是勾唇冷笑,不屑的瞥了她一眼,“我被焚天君劫持,自然跟他在一起,这并不稀奇。而你故意在花灯节,指名点姓的要我陪伴出游,反而更加奇怪吧。大家都知道你上次栽赃我下毒不成,最后还赔掉了贴身宫女,照理说,你应该恨死我才对,却偏偏要我作陪,不是别有企图是什么?”

    “巧合的是,那天晚上刚好又突然冒出来那么多高手劫杀我。如果我和焚天君真的勾结在一起,想要挑拨凤栖国和云楼暗域的关系,那天晚上直接让焚天君派高手杀了你,不就一了百了吗?要知道凤栖国的女皇死在云楼暗域,怕是比通过我来挑拨两国关系,更为直接简单吧。就连我都能想到这个问题,你觉得焚天君会那么傻,想不到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