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6章 送入洞房
    沐卿鸾是摔在地上,疼得龇牙咧嘴,而此时的御郑枫却是已经凑到了苏陌凉的身边,嘘寒问暖,“大姐,你被劫持,怎么不给小弟说呢,快让小弟看看,你有没有伤到哪?手好了吗?以后还可以炼丹吗?”

    御郑枫一边说,一边紧张的捧起苏陌凉的右手,仔仔细细的检查,那关心讨好的样子,瞧得沐卿鸾瞠目结舌。

    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和眼睛。

    巅峰强者御虚天尊口口声声叫着苏陌凉大姐,还称自己为小弟,眼下更是一副谄媚讨好的样子,实在让人大跌眼镜啊。

    身份尊贵的老者,居然和一个来自下位面的黄毛丫头拜了把子,荒唐,简直太荒唐!

    沐卿鸾千算万算,怎么也没算到苏陌凉背后有御虚天尊撑腰。

    现在看来,想要阻止这场婚事儿,是绝对不可能的了。

    想到这里,沐卿鸾便是气得瞋目切齿。

    苏陌凉看到御郑枫一脸紧张,无非是担心她伤到了手臂,以后没办法给他炼丹了,不禁抽回手,无语的白他一眼,“当时我被抓了起来,束手无策,根本没办法通风报信,怎么可能给你说。好在我并未吃亏,现在也毫发无损的回来了,你可以放心了。现在手已经好了一大半,别说以后,现在就可以炼丹!”

    御郑枫闻言,顿时松了口气,上一秒还愁容满面,下一秒就喜笑颜开,庆幸道,“那就好,那就好啊!”

    君月夜看到闹剧落幕,不敢耽搁时间,赶紧提醒道,“好了,今天是帝妃和帝尊的大喜日子,还是赶紧拜堂要紧。”

    御郑枫闻言,这才惊醒过来,赞同的连连点头,“对对对,拜堂要紧!”

    说着,御郑枫赶紧退到旁边。君青染和君月夜也是快步走到高堂的位子坐下。

    太监看到所有人就位,再度扯起嗓子喊起来,“一拜天地!”

    苏陌凉和君颢苍两人双双下跪叩首。

    “二拜高堂!”

    两人起身,朝着君月夜和君青染行跪拜礼。

    君月夜笑着连连抬手,等了这么多年,他还以为他这个弟弟真的要当个孤家寡人,孤独终老了,没想到他还是找到了亲爱的人,如今更是成了亲,看到眼前一对璧人,他甚感欣慰。

    君青染心底无奈,却也知道事已至此,只有顺应天意。

    就在两人心思各异的时候,太监的声音再度响起,“夫妻对拜!”

    苏陌凉闻言,微微转身,望向那张美得天怒人怨的脸,盯着那双深海般湛蓝的美眸,心里不禁感慨万千。

    他们这一路走来,实在太不容易,在下位面经历了分分合合,到了九幽之域更是面临着一堆的麻烦,如今他们历经艰险,冲破了重重障碍,终于拜堂成亲,这样的幸福来之不易,想着想着,苏陌凉就红了眼眶。

    君颢苍看她泪花闪烁,内心也是触动不已,最开始他不过是好奇苏陌凉的秘密,不禁多加关注了些,后来越关注越是被她勾起了兴趣,没想到,如今她竟是成了深深刻在他心上,无法割舍,融入他生命的人。

    “礼成,送入洞房!”

    最后一声落下,四周顿时响起洪亮的掌声和欢呼声,一扫刚才凝重的气氛,整个神坛广场瞬间热闹起来。

    林婉儿和血战团的兄弟们看到自家主子终于顺利成亲,更是兴奋的涌上前,簇拥着两人往云楼宫走去。

    到了云楼宫,这伙人便是直接将君颢苍和苏陌凉推进了房间,蒋征更是挤眉弄眼的冲着君颢苍讨好道,“帝尊,放心吧,有我们守着,绝对没人敢打扰你的好事儿!**一刻值千金,我们就不打扰你们了,嘿嘿。”

    话落,大家都是捂嘴偷笑,暧昧露骨的视线在他们身上来回扫了一眼,赶紧识趣的退出去,为他们掩好了房门。

    君颢苍见此,眸底含着笑意,盯向苏陌凉,戏谑道,“难为大家这么热心,夫人就不要辜负他们的好意了!”

    苏陌凉立马打住,眼神闪躲的往后退了两步,“我的手臂还没好,你也不想我再受伤吧,所以——”

    “没关系,夫人不用动,为夫一个人动就行了,为夫人保证,绝对不会伤到你的手。”君颢苍眉头轻挑,蓝眸闪过一抹精光,不等苏陌凉反抗,便是大步跨来,一把将她打横抱起。

    “君颢苍,我身子还没好全,经不起你的折腾啊。”

    “喂喂,别撕我衣服!”

    “啊,你个混蛋,痛死了!”

    “轻点!轻点!你个禽兽!”

    云楼宫里传出让人脸红耳赤的声音,守在外边的血战团都是笑成了一团。

    帝尊那方面的能力,他们是知道的,这次估计又得把他们家主子折腾得求爹爹告奶奶不可。

    真不知道是该同情主子,还是该替主子高兴。

    翌日,日上三竿,炙热的午阳从窗户射了进来,洒在苏陌凉的脸上,让她皱起了眉头。

    她懒洋洋的动了动身子,下身顿时涌上一股酸痛,不禁让她倒抽一口冷气,“嘶——”

    这下子,苏陌凉彻底清醒过来,睁开睡眼惺忪的眼,软绵绵的喊了一声,“林婉儿!”

    林婉儿听到动静,快步走了进来,看到苏陌凉窝在被窝里,有气无力,显然被折腾得不轻的样子,顿时抿起嘴唇,憋着笑意,询问道,“主子有何吩咐?”

    “帝尊呢?”苏陌凉醒来没看到君颢苍的身影,不禁问了一句。

    林婉儿掩不住唇边的笑容,心情不错的回答道,“帝尊好像去处理上次边境骚乱的事儿了,不过,帝尊有交代过,主子要是醒来,让我帮忙给你上药。”

    苏陌凉蹙眉,“我的手臂也好得差不多,可以不用上药了。”

    林婉儿捂嘴轻笑一声,用手指了指她的下面,小声道,“主子误会了,帝尊不是让我给你手臂上药,而是给你那里!”

    苏陌凉闻言,只觉得血液募得一下涌上了脸蛋,面颊就跟烧过一样,滚烫。

    她狠狠瞪了林婉儿一眼,低吼,“给我出去!”

    看到她恼羞成怒,林婉儿更是觉得好笑,捂嘴轻笑了几声才继续说道,“主子,我刚刚得到了一个好消息,正准备给你说呢,你却赶人家出去,实在让人伤心。”

    伤心?看她嘴巴都要笑烂了,苏陌凉真没看出她有多伤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