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7章 长公主之死
    “说吧,什么好消息?”苏陌凉无语的白她一眼。

    林婉儿笑脸吟吟的凑上前,眉飞色舞的道,“我听说,那女皇今早已经灰溜溜的滚回凤栖国了。”

    苏陌凉微微挑眉,面色掠过诧异,“这么快?她想通了?”

    昨天沐卿鸾还要死不活的,固执得跟头牛一样,死揪着她不放。

    没想到那么执着的人,居然就这么放弃了,还真是让人意外!

    林婉儿却是笑着摇摇头,一脸得意的解释,“有御虚天尊在这里坐镇,她敢说一个不字吗?再说了,你在圣火面前,祭过天酬过神,又和帝尊在所有文武百官面前拜堂成亲,现在你可是云楼暗域板上钉钉的帝妃,这已经成了不容更改的事实,沐卿鸾就算想搞破坏,也没了机会,与其待在这里沦为笑柄,自取其辱,还不如早些滚回她的狗窝,省得在这里丢人现眼啊。”

    苏陌凉闻言,觉得有理的点点头。

    现在她已经成了帝妃,沐卿鸾也翻不起什么大风大浪,她若是还留在这里,等云楼暗域调查清楚,花灯节上行刺的凶手是她的人,那她更是下不来台,脱不了关系。

    沐卿鸾这么快离开,想来也是担心事情败露。

    “好了,别光顾着笑,赶紧去准备午饭吧。”苏陌凉被折腾的浑身发软,消耗了大量体力,肚子早就饿得咕咕叫了。

    林婉儿意料之中,捂嘴偷笑,暧昧的盯着她,戏谑道,“放心吧,帝尊今早特别提醒,说你身子太虚,根本跟不上他的节奏,所以一早就让我准备饭菜,给你补补身子。饭菜现在在厨房的,我这就去端来。”

    说着,林婉儿不等苏陌凉发怒,憋着一肚子笑意,快步溜出了侧殿,气得苏陌凉面颊涨红,咬牙切齿。

    好他个君颢苍,居然没皮没脸的在林婉儿面前说这种话,什么跟不上他的节奏,他简直就是无耻!

    哼,今晚别再想上她的床!

    入夜,繁星点点,月色朦胧,寂静得只听得到夜风吹拂得树叶沙沙作响的声音。

    苏陌凉在云楼宫赌气的待了一天,直到晚上都不见君颢苍的身影,心里更是毛躁不已。

    不知怎么回事,自从上次从西玉城回来之后,君颢苍好像更忙了,经常忙得不见他的踪影。

    之前他说他在忙着筹备册封大典,还能说得过去,可现在已经拜完堂了,又说忙什么边境事宜。

    他真的有这么忙吗?忙得连见她一面的时间都没有?

    想到这里,苏陌凉疑惑的皱起了眉头,心里总觉得怪怪的。

    然而,就在她沉吟之时,外面忽然传来蒋征,王锋和萧凛尘的急吼吼的声音,

    “主子,出事儿了,出大事儿了!”

    还没看到他们人,就听到他们惊恐失色的声音,苏陌凉心神一禀,敛起眉头,目送着三人慌里慌张的跑进来,询问道,“到底发生什么事儿了,这么着急?”

    三人跑得气喘吁吁,上气不接下气,深深喘了几口,才面红耳赤的说道。

    “主子,你赶紧去一趟铭湘宫,长公主死了!”

    “什么!”苏陌凉听到这等惊悚的消息,顿时骇得大惊失色,募得从座位上腾了起来,惊呼出声。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苏陌凉皱紧眉头,大步走近他们,不敢相信的再度反问。

    王锋着急得不行,赶紧解释,“长公主死了,她的尸体现在还在铭湘宫躺着呢,而林婉儿更是被当成凶手,被当场抓获了!”

    苏陌凉闻言,惊得如五雷轰顶,瞪大双眼,难以置信道,“怎么回事?林婉儿怎么会牵扯到这上面去?”

    萧凛尘摇摇头,急得满头大汗,也是一脸困惑,“不知道啊,婉儿之前说有些头晕,早早就回房间睡觉了,谁知道会闹出这么大的事情出来,我们也是刚刚才得知这个消息,立马就来通知你了。”

    蒋征心系林婉儿的安危,更是一刻都待不下去,“别说了,别说了,主子,我们还是赶紧去还救婉儿吧,再晚怕是来不及了!”

    苏陌凉重重点头,没有耽搁,顿时冲出了云楼宫,直奔铭湘宫。

    此时的铭湘宫洒了一地的鲜血,君青染的尸体躺在地上,胸口处残留着致命的伤口,宫女跪了一屋子,侍卫也围了一屋子。

    而林婉儿则是被侍卫押着跪在地上,神色狰狞,瞳孔涣散,嘴里还一直凶恶的嘶吼着,“君青染,你害我主子,我要替我主子报仇!”

    她的手里还拿着匕首,匕首已经被鲜血染红,不断的往下淌着血水。

    很显然,君青染胸口处的伤口是拜林婉儿手里的匕首所赐。

    苏陌凉等人赶到现场,看到眼前一幕,全都被吓懵了。

    林婉儿怎么会变成这样?

    她就算再恨君青染,也不会做出如此极端的事情来啊!

    站在不远处的平襄王听到林婉儿嘴里吼着大逆不道的话,本就因为失去至亲而怒得猩红的双眼更是爆射出可怕的怒火,仿佛要将在场所有人烧成灰烬。

    只听咬牙切齿的怒吼从胸腔滚出,震得所有人耳膜发疼,“林婉儿杀害长公主,罪大恶极,立马拖出去凌迟处死!”

    蒋征闻言,吓得脸色大变,猛地冲上去,一把推开押着她的侍卫,将林婉儿紧紧搂在怀里,“不准动她!你们谁敢动她,我跟你们拼命!”

    君月夜没想到蒋征竟敢维护杀害长公主的罪魁祸首,胸口的怒火滚动着,仿佛要爆炸开来,猩红的双目向外突出,显得分外可怖,“放肆!你胆敢违抗本王的命令,一并拖出去斩!”

    苏陌凉看到情况危急,立马上前阻止,“王爷,事情还没查清楚,怎么能草率定罪?这件事太过蹊跷,我们还需从长计议,切莫冤枉好人,让凶手逍遥法外啊。”

    此时的君月夜失去了妹妹,悲愤交加,被君青染的尸体刺激得随时都想杀人,听到苏陌凉这话,更是怒不可遏,咬牙大吼,“混账!苏陌凉,枉本王对你赞赏有加,不管长公主如何反对,本王也坚持让你和苍儿完婚,没想到你居然指使你的人干出这样畜生不如的事情。今天不但林婉儿要被处死,你个幕后指使者也跑不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