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70章 摸不清焚天君的心思
    君月夜却是不相信,冷声呵斥,“荒唐!就算焚天君拥有瞳术,他为什么会故意将杀害长公主的罪名,栽赃到你的身上?”

    苏陌凉回答,“因为他想离间我和君颢苍的关系,逼我去找他。”

    “呵呵,这真是本王听过最荒谬的借口,如果他想用你来威胁苍儿,那他为什么要离间你和苍儿的关系,要知道你们一旦反目成仇,他劫持你就没了任何意义,苍儿怎么可能去救一个杀害自己姐姐的仇人!”君月夜冷笑两声,生气的反驳,对苏陌凉说的话全然不信。

    苏陌凉无奈,耐着性子解释,“他上次说劫持我,并不是为了威胁君颢苍。”

    “好,你倒是说说,他到底是为了什么?”君月夜挑眉,满脸讽刺的盯着她。

    苏陌凉顿时被他的话噎得语塞。

    她一直以来都摸不清焚天君的想法,上次在西玉城,她想尽办法,也没能套出他的话,这么阴险狡诈的人,她要上哪去知道他到底是为了什么啊。

    君月夜看到苏陌凉被自己说得哑口无言,冷哼一声,提醒道,“哼,这一切不过都是你的推测而已,眼下你说这么多,也没有证据,还解释不出原由,所以并不能洗脱你的罪名。”

    “王爷,长公主已经死了,是挽回不了的事实,相信你也不希望错杀好人,再次酿成惨剧,让凶手逍遥法外吧。所以请给我一些时间,我会尽快找出证据,揪出凶手,不让长公主枉死!如果我真的找不到证据,到那时你再杀我们不迟!你看如何?”苏陌凉沉心静气的与君月夜打着商量。

    君月夜闻言,满脸怒容的盯着她,沉默着没有表态。眼下君青染的死,刺激得他怒火中烧,让他就这么放过苏陌凉,叫他如何甘心!

    御虚天尊见此,忍不住开口道,“平襄王要是信不过她,总该信得过老夫吧,如果她真是凶手,老夫绝不插手你们的恩怨,若她不是凶手,那你得先过了老夫这一关,才能动她!”

    君月夜气得呼吸一滞,面色相当难看,御郑枫这话明显就是在强迫他给苏陌凉时间找证据嘛。

    他老人家挡在面前,他根本就动不了苏陌凉,只得点头答应,“好吧,给你时间去找证据!要是证明不了你的清白,就别怪本王不客气!”

    苏陌凉听他松口,也松了一大口气,赶紧吩咐蒋征将林婉儿搀扶起来,而后望向御虚天尊,“天尊,颢苍呢?他知道此事吗?”

    她心里唯一担心的就是君颢苍得知此事的反应。

    他的姐姐死了,而嫌疑人竟然是他深爱的女人。

    这样的打击无疑是巨大的,苏陌凉不敢想象他听到这等消息会怎样。

    御郑枫安慰道,“帝尊今晚不在宫里,刚才小弟已经派人去通知了,应该过不了多久,就会赶回来。你也不要担心,苍儿肯定会相信你的。”

    虽然是安抚的话,但苏陌凉的心还是七上八下的,面上倒是装着镇定的样子感激道,“今天有劳天尊了。”

    “哈哈,大姐说的哪里话,小弟举手之劳而已,你不用放在心上。”御郑枫笑着摆手。

    苏陌凉也不跟他客气,微微颔首,“天尊,我有些累了,就先回云楼宫了。”

    “好,你也折腾一晚上了,赶紧回去休息吧。”御郑枫赶紧点头,送她和林婉儿等人出了铭湘宫。

    回了云楼宫,被蒋征搀扶着的林婉儿一下子跪倒了苏陌凉的面前,狠狠打了自己两巴掌,“主子,都怪我!都是我的错,连累了主子。”

    苏陌凉看她自责,心疼的走过去,欲要搀扶起她,“你别这样,你快起来!”

    林婉儿摇头,拒绝道,“不,我罪孽深重,求主子责罚。”

    苏陌凉无奈的叹了口气,“别说傻话了,这件事怎么可能怪你!严格说起来,你也是受害者,你不但被人冤枉,还中了瞳术。中了瞳术的人,没有解药是会疯癫致死的!所以你要我如何忍心责罚你?再者,凤墨邪的实力,就连我都抵挡不了,更别说你。他要对你下手,你如何防范得了?”

    “说来,还是我连累了你!不管是女皇,还是凤墨邪,他们的目标从来都是我,而非你。他们没办法直接对我下手,便打起你的主意,因为你是我身边最亲近的人。如果当初不把你带在身边,你也不会因为我而受这么多苦,所以,不是你的错,而是我的错!”苏陌凉看到林婉儿伤心自责的模样,心不由得揪了起来,涌上痛意。

    苏陌凉的亲人朋友,本就不多,林婉儿和血战团的众兄弟是她在这个世界仅有的亲人。

    他们实力虽然不强,但那颗对她忠心耿耿,为她无私奉献的心却是这世上用多少钱都买不来的。

    林婉儿生性天真善良,性格直来直往,她要是被别人瞧不起,受了欺负,林婉儿反而比她还生气。

    这些年,也多亏林婉儿在身边勤勤恳恳的细心照料,这些恩情苏陌凉都铭记在心,怎么可能会怪她!

    林婉儿没想到事到如今,苏陌凉非但不怪她,还责怪起了她自己,更是伤心的反驳,“我从来没后悔跟过主子!主子你是我的救命恩人啊,要是没有主子,我早就死在林家了,根本不可能像现在这样闯荡江湖,过着肆意潇洒的生活,我每天都无比庆幸,这辈子遇到了主子,怎么可能觉得主子连累我!”

    “既然没有怪我,那你还跪着干嘛,是存心让我难受吗?”苏陌凉没好气的反问道。

    蒋征听到这话,赶紧一把拉起林婉儿,安慰道,“好了,我们都是一家人,主子担心你都来不及,怎么会怪你。要怪也得怪杀害长公主的凶手才是。”

    大伙儿闻言,都是赞同的点点头。

    就在这时,外面忽然跑来一个血战团的兄弟,朝着苏陌凉禀报道,“主子,外边宫女跑来传话,说是帝尊已经回来了!”

    林婉儿听了这话,惊得瞪大了双眼,满脸担心的望着苏陌凉,“主子,帝尊得知了长公主的死讯,会不会迁怒与你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