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3章 堵得哑口无言
    苏陌凉扬眉深深看了他一眼,不以为意的笑了起来,“呵呵,主人家欢迎的才称得上贵客,要是不欢迎,那就是瘟神,你们跑到这里来捣乱,也有脸称自己为贵客,脸皮倒是挺厚!”

    冷絮晴似乎喜欢这位蓝衣男子,听到苏陌凉羞辱他,顿时火冒三丈的呵斥,“你好大的胆子,你眼前这位可是晏家的大公子,晏凌宇,你敢对晏公子无礼,不要命了吗?”

    晏家?

    苏陌凉微微挑眉,打量着蓝衣男子,对他的身份并没有任何意外。

    因为要出席宴会,王妃一早就将帝都的势力关系图交给苏陌凉,让她熟记,为的就是避免她在宴会上认错人,闹笑话。

    而这晏家是五大家族之一,家大业大,权倾朝野,在帝都的地位很高,所以苏陌凉自然是知道的。

    至于晏家的大公子更是名声在外,包揽了帝都第一美男,第一才子之称,如今更是一名后期君灵师,不管从哪方面讲,都是十分优秀的存在。

    不过,想也知道,能和冷家公子走在一起的人,自然不是什么小人物。

    苏陌凉得知蓝衣男子的身份,恍然的点点头,故作恭敬的回话,“原来是晏家的大公子,倒是小女失敬了。”

    看她样子似乎是怕了,晏凌宇的唇角才勾起不屑的冷笑。

    然而,他还来不及得意,苏陌凉下一句话便是直接让他笑不出来,“既然是来自五大家族,身份尊贵,拥有良好的教养,照理说应该识大体,懂规矩才对,而你们现在却在王爷的地盘,围攻欺负一个弱女子,传出去不觉得害臊吗?还是说你们觉得晏家和冷家已经凌驾在王府之上,不把王府看在眼里了?”

    此话一出,晏凌宇和冷家兄妹顿时被苏陌凉犀利的质问,问得哑口无言,僵住了表情,面色又黑又沉,显然怒得不轻。

    苏陌凉这话说得极重,本来只是个小摩擦,结果直接被她上升到了五大家族和王府的关系层面上去了。

    他们五大家族虽然权势滔天,在实力上并不惧怕王府,甚至有赶超王府之势,但他们毕竟是臣,王爷是君,在名分上五大家族还是要矮王府一截的。

    再者,平南王的背后还要焚天君撑腰,他们五大家族再如何厉害,也是忌惮焚天君的。

    所以,平南王府,他们五大家族得罪不起。

    要是传出他们不把平南王放在眼里的消息,必定会给冷家和晏家惹来不小的麻烦。

    意识到这一点,晏凌宇拧起剑眉,眸底浮动着愠怒,冲着苏陌凉冷声警告,“你要搞清楚,不管你如何挑拨五大家族和王府的关系,我们都是有身份的人,就算闹到王爷面前,遭殃的是你,而不是我们!没有谁会傻到为了一个女人,跟五大家族撕破脸!”

    晏凌宇看到眼前这个女人是个生面孔,除了牙尖嘴利以外,没有任何出色的地方,一看就不是皇室中人,也不是五大家族的人,就她这容貌还没有大户人家里的丫鬟好看,更不可能是别人的妻妾。

    所以,他猜测这个女人八成是个不懂规矩的粗使婢女,没见过什么世面,仗着在王爷府当差,就有些目中无人。

    要知道他们五大家族的人常年混迹在帝都,帝都的人都是认得他们,哪像眼前这个女人,连人都不认得,除了没见过世面,还能是什么。

    苏陌凉闻言,嫣然一笑,微微颔首,“是,晏公子说的不错,不过,我一个女人,冒犯了王爷,大不了一死,一了百了,可你们五大家族为了这么点小事,当众不给王爷面子,搞僵了和王爷的关系,你觉得值得吗?”

    “再者,这本来是两个小女子间的斗气,外人知道了,只会说女子任性娇气,有些小心眼再说难免,可你们男人插一脚进来,可就变了味了,相信晏公子是聪明人,能明白小女的意思。”

    听到这话,晏凌宇竟然也是被苏陌凉噎得语塞,面色阴沉得仿佛要打雷下雨,可见十分生气。

    冷墨尘也被苏陌凉的话震得清醒了过来。

    不过是两千万的玄晶罢了,他妹妹任性娇气,小家子气,他这个做兄长的可不能让她胡来。

    他们冷家实在犯不着为了这点蝇头小利,惹得王爷生厌。

    再说了,今天本是庆祝王爷的女儿被册封郡主的喜庆日子,他们要是闹出事儿来,的确破坏气氛,让王爷难堪。

    他们冷家好歹也是五大家族之一,想要教训人,有的是机会,何必急于一时。

    想到这一点,冷墨尘收敛了气焰,朝着自家妹妹低喝一声,“好了,我们冷家又不是缺这两千万玄晶,没必要在这里大吵大闹,时间已经很晚了,赶紧入席吧。”

    冷絮晴没想到这个女人三言两句就让冷墨尘打消了追究的念头,顿时气得咬牙切齿。

    只是碍于冷墨尘的威严和晏公子在场,她不敢发作,只有恶狠狠的瞪了苏陌凉一眼,才跟随大伙儿朝着花厅走去。

    看到人走远了,苏陌凉才搀扶起地上的冬菱,看了看她红肿的脸蛋,蹙眉问道,“没事儿吧?”

    冬菱此时哪里顾得上脸上的伤,赶紧将盘子递上,催促道,“这点小伤,奴婢没事儿。这是王妃交代的玉镯子,小姐赶紧戴上,莫让王爷和王妃等急了。”

    苏陌凉见她只是挨了一巴掌,其他倒没有吃亏,这才取过镯子套在了手上,转身朝着花厅走去。

    她的确是耽搁太久的时间了。

    这时候的花厅,早已坐满了人,在场的宾客以五大家族为首,三三两两的坐在一起,有说有笑的,气氛还算融洽。

    那位被苏陌凉呛得开不了口的墨衣男子,蹭着关系,坐在了晏凌宇的旁边,打量了周围一圈,看到宴会搞得极其的热闹,不禁凑到晏凌宇的耳边,戏谑道,“看样子王爷非常宠爱这位郡主啊,不过一个义女,居然有这么大的排场,不知道她到底是何方神圣,这么会讨王爷和王妃的喜欢。”

    晏凌宇薄唇轻扬,斜起一抹浅笑,“洛恒,你对这位郡主这么好奇,是有结亲的打算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