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4章 给郡主磕头认错
    墨衣男子吓得赶紧摆手,“你可别开我这种玩笑,你知道的,我一直想和冷家结亲。”

    晏凌宇闻言,微微侧目,冷冷的盯着他。

    感受到他阴冷的注视,墨衣男子无语的道,“你放心,我不会跟你争冷絮月的,那丫头眼光太高,连五大家族的子弟都瞧不上,更别说我这个不是五大家族的。我要是能和她妹妹冷絮晴结亲,也就心满意足了。”

    帝都里的家族势力,都想攀附五大家族,他们肖家自然也不例外。

    冷絮晴虽然刁蛮,但至少长得娇俏可人,又是冷家的千金,必要时候还能提携他们肖家。

    而那个冷絮月是名天才炼丹师,在帝都十分吃香,有不少追求者,就连优秀的晏凌宇都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他就更没有机会了。

    奈何,冷絮月的眼光太高,谁都不喜欢,偏偏喜欢焚天君,而焚天君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对冷絮月的死缠烂打,完全不放在眼里,冷家曾经提过很多次让冷絮月进宫侍奉他,最后都被他给驳回了。

    肖洛恒想不明白,这么一个大美人天天穷追猛打的勾引他,他到底是脑子有问题,还是下面有问题,居然能无动于衷,真是让人想不通啊。

    晏凌宇知道肖洛恒的心思,微微扬眉,淡淡道,“这个郡主的身份比冷家千金的身份还高,你确定不考虑下吗?”

    肖洛恒顿时涌上了一脸的嫌弃,“算了吧,这个郡主我无福消受,听闻她是个偏远城镇来的村姑,这样的女子必定是粗俗不堪,毫无教养,怕是连我府上的丫鬟都不如。我怎么可能娶村姑进门。光是想想就反胃啊。”

    看到肖洛恒激动的样子,晏凌宇失笑,不禁抬眸望向了对面的冷絮月。

    此时的冷絮月端坐在座位上,表情高冷,举手投足间彰显着身为贵族千金的优雅美丽,反倒是她身边的冷絮晴,叽叽喳喳说个不听。

    “这郡主真是好大的架子,这么晚了还没出现。听说不过是个偏远城市来的女人,还真把自己当根葱了。”

    冷絮月心底虽然赞同她的话,可面上还是严肃的提醒,“小声点,要是传到王爷的耳朵里,可有得你受的。”

    “切,王爷现在和宾客说说笑笑,高兴得不得了呢,才不会听到我的话。”冷絮晴努努嘴。

    “正是因为王爷很高兴,说明他很重视这个女儿,一个乡野村姑爬到今天这位置,可不简单啊。”冷絮月抬眸看了一眼,主位上的王爷和王妃,目光微凝,沉吟道。

    “喝,一个乡下来的女人,能厉害到哪里去,我倒要看看她是不是有三头六臂。”冷絮晴显然没将冷絮月的话放在心上,不屑的冷哼了一声。

    就在两人窃窃私语的时候,苏陌凉携着冬菱姗姗来迟。

    坐在座位上的冷絮晴没想到又在花厅上看到苏陌凉的身影,顿时惊得站起身,厉声呵斥,“你这个贱人,我已经放你一马了,你还阴魂不散,竟然追到花厅来了,这地方是你能来的吗!”

    听到冷絮晴的呵斥,整个花厅都安静了下来,全都朝苏陌凉投去异样的目光。

    座位上的冷家主没料到自己女儿这么大的反应,顿时皱眉低喝,“絮晴,你在这里大呼小叫做什么?”

    冷絮晴知道冷墨尘不给自己做主,只有将希望寄托到父亲大人的身上,赶紧开口解释,“爹,就是这个贱人坑了我两千万玄晶,害我差点得罪盛天拍卖行,刚才还在院子里辱骂我和晏公子,还有肖公子,实在可恶至极。”

    冷家主听到这话,面色一沉,目光如炬的盯向苏陌凉,然而还不等他追究,只听主位猛地传来一声大吼,“放肆!”

    在场的众人全都被平南王的吼声吓得神情一震,满脸错愕的望向他。

    而冷絮晴的脸上则是扬起得意的笑容,挑衅的望向苏陌凉,如今平南王已经知道这事儿,一定不会放过她。

    冷絮晴才不像冷墨尘那样顾忌太多,她只要把跟她作对的人踩在脚下,才肯罢休。

    就在冷絮晴等着苏陌凉被罚之时,只见平南王竟是盯向了她,满脸愠怒的呵斥,“你好大的胆子,竟敢辱骂本王的女儿。本王再怎么说也是先王册封的王爷,本王的女儿又是焚天君亲自册封的郡主,你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羞辱本王的女儿,是什么意思啊?”

    冷絮晴顿时被平南王吼懵了,别说她,在场的其他人也懵了。

    特别是刚才跟苏陌凉有过口舌之争的几个人,全都瞠目结舌的僵在原地,视线落到苏陌凉的身上,顿时涌上一脸的惊愕。

    他们没想到刚跟他们发出冲突的女子,就是才被册封的清音郡主!

    有了这样的认知,冷家兄妹的面色发白,表情十分难看。

    他们怎么也没想到,一进王府就得罪了今天宴会的主角,现在更是惹怒了王爷,他们冷家这下子是闯了大祸了。

    冷家主看到这一幕,赶紧站起身,朝着王爷抱拳请罪,“王爷息怒,臣教女无方,养成了她刁蛮任性的性格,臣回去一定好好责罚她,让她不敢再犯。”

    说着,冷家主便是冲着冷絮晴愤怒大吼,“你还不赶紧给郡主磕头道歉!”

    磕头道歉?

    冷絮晴听到这几个字眼,惊得瞪大眼睛,变了脸色。

    她都恨死这个女人了,现在还让她给这个女人磕头道歉!

    “我不,我没错,明明是她故意整我,是她先骂我的,为什么我反而要给她道歉!”冷絮晴不服气的大声反驳。

    冷家主闻言,气得半死,刚想开口训斥,苏陌凉却是接过话来,朝着平南王柔声劝道,“父亲,冷小姐她年纪小,不懂事,说话直接了些,但对女儿并无恶意,冷家主好心上门来祝贺女儿,还请父亲不要追究冷家千金的无礼,免得拂了冷家主的一片好意。”

    说着,苏陌凉朝着平南王福了福身,那优雅高贵的姿态,看得众人目瞪口呆。

    这是那个从偏远城市来的村姑吗?

    这分明就是大户人家教养出来的大家闺秀嘛!

    她两三句话,就把冷絮晴给比了下去,反倒显得冷絮晴特别的任性嚣张,小气无知。

    什么年纪小,不懂事,她们看上去分明差不多大,谁比谁小,还说不准呢,这位郡主表面上像是在为冷絮晴说话,可细细思量,这话简直比直接骂她还要羞辱人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