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5章 奇怪的赫连家族
    只是在外人看来,这位郡主被冷絮晴那样辱骂,还能处变不惊,言谈举止优雅大方,十分得体,句句都在顾全冷家主的面子,冷家就算窝了一肚子的火,也没办法发作,还得顺着她的话,感激她。

    果然,冷家主赶紧冲着苏陌凉抱拳鞠躬,“多谢郡主体谅,臣教女无方,冒犯了郡主,罪该万死。”

    话落,他便是再度朝着冷絮晴恶狠狠的大吼,“孽障,你还不赶紧跟郡主磕头认错,是不是要我当着众人的面,对你家法伺候你才道歉啊。”

    人家郡主都表现得这样大度,他冷家要是不做做样子,别人只会说冷家根本没有把王爷和郡主放在眼里,这罪名扣下来,可就大了。

    冷絮晴听到家法伺候,顿时吓得白了脸色,她可不想当众被打得满地打滚啊。

    她好歹也是女儿家,晏公子还在跟前,她怎么也得顾全这张脸呀。

    面对冷家主严肃警告的目光,冷絮晴心里发怵,就算心里有一百个一千个不愿意,也被逼无奈的走到了苏陌凉的面前,闭着眼睛,咬着银牙,跪了下去,一边磕一边说,“我错了,求郡主原谅。”

    鬼知道这几个字,她鼓足了多大的勇气才说出来的,差点咬碎了一口银牙。

    冷絮晴刁蛮任性,还第一次吃这么大的亏,当着晏公子的面,出了这么大的丑,此时此刻,真恨不得打个地洞钻进去。

    想到这一切都拜苏陌凉所赐,冷絮晴面上虽然是在磕头认错,可心里却恨不得撕碎了她,不禁暗暗发誓,总有一天,她要连本带利的讨回来!

    苏陌凉等她磕完了头,才装装样子,赶紧搀扶起她,“絮晴妹妹不用行此大礼,刚才不过一点小误会,我并未放在心上,絮晴妹妹不用自责。”

    冷絮晴看她伸手要扶自己,厌恶的立马避开,“不要碰我,我自己知道起来。”

    话落,冷絮晴气咻咻的站起身,重新回到了座位上,脸上绷着怒意,一直没有好脸色。

    众人看到她这态度,都是不满的摇摇头,指指点点起来。

    坐在右侧位置的肖洛恒看到自己的心上人受了委屈,不满的小声怒哼,“这个女人真是阴险,刚刚面对我们时,牙尖嘴利,堵得我们哑口无言,现在面对众人,就一副温婉善良,不计较的样子,一看就是城府极深,絮晴怎么可能是她的对手。”

    晏凌宇却是轻蔑的勾了勾唇角,“不过是女人家那些上不了台面的手段罢了,翻不起什么大风大浪,肖兄何必动怒。再者,你我都很清楚,她个义女被封郡主,不过是个名,并无实,大家给平南王面子,装装样子而已。”

    他从这位清音郡主身上没有察觉出灵力,想来不过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废物罢了。

    对于这种没地位,没实力,没相貌的三无女人,晏凌宇连多看一眼都觉得恶心。

    然而就在两人低声议论的时候,左边忽然插来了一道清脆柔和的声音,“呵呵,这位郡主也没你们说得那样不堪吧,至少她聪明,不是吗?”

    听到这话,肖洛恒和晏凌宇都是转眸望了过去。

    只见左边身穿白衣的赫连钰枫正盯着他们,略微苍白的唇角噙着浅笑,憔悴的面容在月光的照耀下显得有些透明。

    晏凌宇和肖洛恒没想到说话的竟然是赫连家的病秧子,眸中顿时掠过一丝讶异。

    赫连钰枫常年有病在身,平时没有精力参合这些俗事儿,在公众场合,也一直谦逊低调,不太爱凑热闹。

    由于身体不好,地位不高,也经常有人羞辱他,瞧不起他,可是他都能一笑置之,是出了名的好脾气。

    现在他突然发表议论,倒是让两人有些意外。

    只是他说的话,晏凌宇却并不赞同,“不过是耍些小聪明,难登大雅之堂。”

    赫连钰枫笑了笑,并未接话,而后目光重新移向了站在不远处的苏陌凉,褐色瞳孔下掠过隐晦的光芒。

    小聪明吗?不尽然吧!

    此时的平南王看到冷絮晴已经磕头认错,才稍稍消气,依苏陌凉所言,并未追究。

    平南王妃为了缓和全场僵硬的气氛,便是岔开话题,指着苏陌凉,笑着向大家介绍道,“正如大家所看到的,她就是王爷和本妃的女儿,陆璃音。”

    听到这话,大家都是站起身,纷纷朝着王爷和王妃抱拳恭贺,“恭喜王爷,王妃,有个这么识大体的女儿,真是让人羡慕啊。”

    平南王和平南王妃看到苏陌凉今天不但展现了身为郡主该有的高贵姿态,还展现了宽容大度的良好修养,心里十分高兴,本还有些担心苏陌凉不懂礼仪会闹笑话的心,是彻底放了回去,欣然接受着四面八方的祝贺。

    本来不少人是打定主意来看这位郡主的笑话的,谁知道这位郡主的言谈举止十分得体,礼仪规矩一样不落,让人挑不出半分错处,好像她本就是王爷的女儿,本就是高贵优雅的郡主。

    大伙儿渐渐发现这位郡主虽然长相平凡,但是配合着她的气质和优雅的举止,竟是让人觉得赏心悦目,心生好感。

    慢慢的,场上的气氛活跃了起来,对这位传闻中的郡主渐渐有了改观。

    此时,正在和宾客周旋的苏陌凉忽然感觉到一道锐利的视线落到自己身上,可是当她转头寻找的时候,那道视线却又消失了。

    她疑惑的环顾四周,这才发现上次在拍卖行替自己解围的赫连钰枫也在席位上。

    他还是如上次看到的那般虚弱,许是没什么地位,他的周围没什么说话的人,孤零零一个人坐着,倒是显得有些凄冷。

    此时,他似乎察觉到了苏陌凉的目光,微微抬头对上了她的视线,而后唇角轻扬,冲着她轻轻点头,打了个招呼。

    苏陌凉怔了一下,也象征性的回应他的善意,便是收回了视线。

    她总觉得此人有些古怪,只是哪里古怪她一时说不上来。

    之前她了解帝都五大家族的时候,王妃亲口提到过赫连家。

    想到赫连钰枫,苏陌凉便好奇的多问了两句,才知道这赫连家族的老爷竟然有专门克亲人的传闻。

    据说府上接连好几个姨娘都相继去死,就连两个儿子都难逃厄运,赫连钰枫虽然没死,但也感染了痨病。

    说起来,这赫连家族实在有些诡异,就跟中了邪似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