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7章 见到郡主不行礼?
    经过一晚上的镶嵌融入,玄铁珠才彻底和龙琴融合在了一起。

    有了玄铁珠的点缀,龙琴的实力更上一层楼,现在若是借助真君老人的力量,拼死一搏,倒是有跟后天君灵师一战的可能。

    只是不到万不得已,她是不会再强行借用力量。

    因为上次吃了这么大的苦头,修养了好几个月才勉强养好了身子,要是再这样高强度的战斗,估计真得把命都搭进去。

    所以,她还是得尽快提升本身的力量才行。

    看到龙琴镶嵌完毕,苏陌凉暂时松了口气,疲惫的想要休息,可她刚倒在床上,门外便是响起了冬菱的声音。

    “小姐,薇澜小姐来了,正在会客厅等着呢。”

    听到这话,苏陌凉才想起来,昨晚她们约定一起出去逛街的,想到纪薇澜昨晚兴致勃勃,跟打了鸡血似的,苏陌凉不禁叹了口气,看来今天也免不了一顿折腾。

    只是纪薇澜一片好心,她不忍心拒绝。

    再说了,到了帝都,她的确是需要到处转转,熟悉下环境的。

    所以,她虽然心累,但还是赶紧起床,穿戴完毕后,推开房门,随着冬菱到了会客厅。

    此时坐在会客厅的纪薇澜看到苏陌凉的身影,顿时兴奋的站起来,直接迎了出去,根本不等苏陌凉走进屋,便是推着她往外边走,一副迫不及待的样子,“表妹,走走走,表姐带你出去看好看的,玩好玩的。”

    苏陌凉见她兴冲冲的样子,不禁失笑,任由她拉着自己走出了王府。

    前些日子,她刚到焚血帝都的时候就见识过这里的繁华,哪知道今日被纪薇澜拉到了学院附近的大街,竟是比上次她看到的,还要热闹许多。

    混迹在这里的多数是年轻人,两边的商铺,卖的东西也比其他街的高档不少。

    放眼望去,除了酒楼,药铺,饰品衣裳以外的铺子,还有聚宝阁,斗兽场和赌场。

    真是应有尽有,看得人眼花缭乱。

    纪薇澜一边拉着她走,一边指着周围细心解释,“咱们帝都有四个学院,这条街分布了两个,下条街分布了另外两个,四个当中实力最强的是幽蓝学院,也就是我所在的学院,到时候你可以参加学院选拔赛,进入幽蓝学院,跟我一切修炼呀。”

    苏陌凉闻言,却是轻笑着摇头,“表姐说笑了,我没有灵力,不会武功,就算有心进入学院修炼,也没那个实力啊。”

    这次她为了隐藏身份,特地吃了隐藏灵力的丹药,在王爷和王妃面前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才博取了他们的信任。

    所以,她怎么可能参加学院选拔赛,那可是要暴露实力的啊。

    纪薇澜听到这话,以为自己戳中了苏陌凉的伤心事儿,面色涌上歉疚,赶紧安慰道,“表妹不要担心,你以前在那样的环境,没有得到很好的栽培,现在修炼也还来得及。前面就是赌石行,我们到赌石行去试试手气,看能不能堵出灵力石。”

    苏陌凉疑惑的挑眉,“灵力石?”

    看到她一脸懵懂的样子,纪薇澜只当她是没见识过赌石,好心的解释道,“你在平水城应该没见过赌石吧,这赌石可是好东西,里面蕴藏着珍贵的灵力石。灵力石分为了低品,中品,上品,极品,品质越高,越可以帮助人更快的吸收更多的灵力,对提升实力大有帮助。你表姐我虽然对赌石不是特别厉害,但好歹是懂些皮毛,今天就带你见识一番。”

    听到这话,苏陌凉心头一惊,不禁睁大了眼睛,显然也来了兴趣。

    她自然知道赌石是好东西,上次她可是从里面赌出了石婴。

    想来,就算赌不出比石婴还厉害的宝贝,赌出灵力石也是好的。

    下位面帮助人吸收灵力的石头叫能量石,而这九幽之域的灵气资源本就比下位面充足,不用想也知道,这里的灵力石绝对不是能量石可以相比的,里面蕴含的灵力怕是比能量石的多好几倍吧。

    如果她有了灵力石的帮助,那她晋级到中期君灵师就不是问题了。

    况且,自从石婴用了毕生的力量复活了莫浩歌之后,身体就一直不见好,一直昏昏欲睡的,没什么精神。

    它既然是石头经过日月精华孕育而成的生灵,那么应该可以用灵力石的力量来恢复体力。

    想到这里,苏陌凉便是应了纪薇澜的提议,微微点头,“好,去见识见识也好。”

    纪薇澜见她答应,高兴的拉着她,快步走进了赌石行。

    此时的赌石行到处都是人,大家三五成群的凑在一起,围着大厅里的展览柜,挑选着自己看中的石头。

    纪薇澜拉着苏陌凉也混入人群中。

    两人还没开始赌,就听到不远处传来尖锐的讽刺声,“哎哟,我说是谁呢,没想到是纪家的小姐和才被册封的清音郡主啊。”

    纪薇澜和苏陌凉闻声,纷纷抬头望去,只见冷絮晴和冷絮月从不远处慢悠悠的走了过来,她们身边还跟着她们的护花使者,晏凌宇和肖落恒。

    这伙人在昨天的宴会上跟苏陌凉闹得不愉快,纪薇澜看到他们出现,顿时护短的将苏陌凉揽在了身后,没有好脸色的说道,“冷絮晴,你又想干嘛!”

    “呵呵,你这话说得可真逗,我能干嘛?我不过一个世家小姐,难道还奈何得了你身后那位才被封了郡主的义女吗?”冷絮晴冷笑了两声,故意咬重义女两个字,羞辱的意味不言而喻。

    她不过是讽刺,苏陌凉就算麻雀变凤凰,也是个假凤凰,当不得真的。

    纪薇澜听到这话,顿时气得面红耳赤,“你——”

    看到纪薇澜堵得语塞,冷絮晴得意的笑了起来,那轻蔑不屑的姿态,气得纪薇澜恨不得冲上去打她。

    苏陌凉的理智还在,立马拉住了纪薇澜,冲着冷絮晴,勾唇轻笑道,“既然冷小姐知道自己是世家小姐,而我已经被封为郡主了,那你们为什么见了郡主不行礼?这就是你们冷家的家教吗?”

    此话一出,冷絮晴嘴角的笑容猛然凝固,刚还得意的表情瞬间阴沉下来。

    “你——你不过是个义女,大家都没把你这郡主的身份当真,你还倒往自己脸上贴金了,你未免也太不要脸了!”冷絮晴怎么可能给一个平水城来的村姑行礼,当下怒不可遏的大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