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96章 进宫赴宴
    苏陌凉耐心的劝说道,“爹,被人耻笑,总好过到晏家去守活寡的强啊。晏家和冷家的心思,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要是去了晏家,肯定不会有好脸色的。再说了,我也不喜欢那晏家大公子,这样毫无感情的婚姻,爹娘不觉得可悲吗,难道你们就愿意看着女儿郁郁而终吗?”

    “这--”平南王被问住了。

    他自然不想苏陌凉去晏家受苦,但是--女儿家的名声多么重要啊。

    被男方公然退婚,这种事儿传出去,不但她没脸见人,王府也颜面扫地。

    他堂堂平南王,还没遭过这样的羞辱呢。

    王妃本就舍不得苏陌凉,现在听了这番话,心里更是担心她被晏家的人欺负,情绪激动的反驳,“夫君,不管怎么说,我也不能让女儿嫁到晏家去,那晏凌宇我是知道的,虽然是很优秀,但他眼光极高,为人冷傲。我们女儿手无缚鸡之力,怎么斗得过他们,她过去肯定会被欺负的。”

    “夫人,我也想音儿幸福,但女儿家的名声那么重要,音儿要是被退婚,就会彻底沦为帝都的笑柄啊,以后谁还会娶她?大家肯定会说她是没人要的赔钱货啊。”平南王为难的叹了一声,无论怎样都忍不下这口恶气。

    苏陌凉倒是毫不在意,笑着宽慰道,“爹,你完全不用担心,从另一个角度来讲,我被拒婚其实是一件好事儿。”

    “什么?被拒婚还是好事儿?”平南王还从未听过这样荒唐的言论,顿时惊讶的提高了声音。

    王妃也是一脸不解的盯着苏陌凉,等待她的回答。

    苏陌凉浅笑着点点头,“是呀,爹娘,你们想想,我被拒婚,那我便是这件事的受害者,焚天君一定觉得愧对王府,会想尽办法安抚和补偿王府,而晏家拒婚,自然会惹恼焚天君,一顿惩罚在所难免,这时候,王府就抓到了晏家的把柄。爹到时候尽可以向晏家索取比联姻更有价值的东西,岂不是更好?至于女儿的婚事儿,爹以后只要在焚天君面前提起,焚天君有心补偿,一定会把最好的赐给我,不一定非要是晏家啊。”

    听到这番话,平南王心中大惊,极为震动的瞪大了眼睛,打量起眼前这个其貌不扬的女儿。

    他实在没料到他这个乡下来的女儿居然有这么清楚的头脑,把整件事的利弊分析得如此的透彻,实在让人惊讶。

    是呀,他不得不承认,如果单论这件事对王府来说,的确是利大于弊。

    表面看似王府吃了亏,实则王府占尽了主动权。

    依照焚天君的性子,肯定会打压强者,扶持弱者,经过这么一闹,王府肯定会被捧起来,而晏家必定会被踩下去。

    况且,他不但能将晏家踩下去,还能趁着这个机会,狠狠敲晏家一笔。

    晏家理亏,又碍于焚天君的威严,不得不受制于王府。

    想到这里,平南王心里忽然豁然开朗,颇为欣赏的感叹道,“音儿,你要是男儿身,必定是名出色的谋臣啊。”

    苏陌凉闻言,愣了一下,显然没料到他会抒发如此感慨,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有些锋芒毕露,连忙收敛了起来,谦逊的笑道,“父亲谬赞了,女儿其实只是不想嫁进晏家,想尽办法来劝说你们罢了。”

    “哈哈,你倒是煞费苦心。不过,你可要想清楚,被晏家退婚,虽然有利于王府在朝堂上的斗争,但却不利于你女儿家的名声啊。我平南王还做不出牺牲女儿的幸福,来谋取利益的卑鄙之事,更何况,你还是我的救命恩人,我怎可陷恩人于不义啊。”

    听到平南王这番话,苏陌凉心里暖暖的,说不感动是假的。

    很多家族里,就连亲生女儿都可以利用,她们一出生就成为了政治牺牲品。

    为家族利益牺牲自己,好像生来就是她们的使命。

    而她对平南王不过是个义女,平南王都能做到这种程度,果然如传闻般的那样,是个重情重义之人啊。

    “爹,我都已经是君王亲自册封的郡主了,还怕那点流言蜚语吗。到时候王府的势力一旦被捧起来,帝都那些家族肯定会审时度势,巴结王府,女儿的婚事儿自然不成问题。”苏陌凉轻笑着分析道。

    平南王见她坚持,不想强迫她过不想要的生活,只有妥协的叹了口气,“好吧,既然你如此不情愿,那我们也不勉强。只是这晏家敢退婚,本王怎么也得扒他一层皮才解恨!”

    说到晏家,平南王的瞳孔闪过一抹狠意——

    ----------

    五日后,焚血天城迎来了祭祀祖灵的大日子。

    照例,宫中设宴,邀请焚血帝都所有家族和势力进宫庆祝。

    平南王府位高权重,自然在邀请之列。

    听说要进宫,苏陌凉无疑是激动的。

    来了焚血帝都这么多天,她终于是等到进宫的机会了。

    所以,她早早就在婢女的伺候下,开始梳妆打扮,换上了王妃特意为她定做的一套浅紫色的裙子。

    她平时不爱浓妆艳抹,这次也不过是浅扫峨眉,略施薄妆,头上戴着两三样简单的朱钗头饰,配着素雅的紫裙,虽不见令人惊艳的媚态,但却别有一番清新宜人的风姿和优雅大方的气质。

    入夜,苏陌凉坐着王府的马车,随着王妃和王爷一道,驶入了宫中。

    “平南王携平南王妃和清音郡主驾到——”

    御阳殿外的太监,看到平南王等人的身影,连忙行礼,而后扯着嗓子,朝着殿内大声通报。

    殿内的文武百官听到清音郡主,都是停下议论,朝着门口望去。

    毕竟最近清音郡主和晏家大公子的婚事儿在帝都闹得沸沸扬扬,现在见到当事人,大伙儿自然是十分的好奇。

    而早已坐在位置上的晏凌宇,此刻听到清音郡主的名号,却是怒的握紧了拳头,目光阴鸷的望向了门口,心底浮起冷笑。

    一个乡野村姑也有脸到这大殿上来,如此没有自知之明,那就别怪他不留情面,当众让她难堪了。

    今天的宫宴,他可是打定主意让陆璃音身败名裂,颜面扫地的!

    他倒要看看,这个女人以后还敢不敢打他的主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