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98章 拖出去斩!
    “晏凌宇,对方可是焚天君亲自册封的郡主,岂容你放肆!”晏家主听到自家儿子竟然胆敢说讨厌郡主,顿时被吓得半死,着急的训斥。

    晏凌宇却是完全不将陆璃音放在眼里,讽刺的冷哼道,“什么郡主,不过是从偏远城镇来的村妇,身世卑贱不说,还是废物一个。牙尖嘴利,性格虚伪,耍的都是些见不得人的阴毒手段,实在让人恶心。不管怎样,我是绝对不会娶这样的女人进门。”

    听到这番无法无天的话,在场的所有人都是震惊的倒抽一口冷气,瞬间喧哗起来,大殿之上很快闹成一团,各种惊疑的声音不绝于耳。

    平南王虽然早有预料,但亲耳听到晏凌宇的羞辱,还是控制不住暴脾气,顿时站起身,愤怒大吼,“好你个晏凌宇,本王看在焚天君的面子上,好心与你们晏家结亲,没想到你们不光当众拒婚,还出言不逊的羞辱本王的女儿。女儿家的名节是多么重要,岂容你随意践踏!”

    平南王怒火冲天的吼声震耳欲聋,吓得对面的晏家主面色惶恐,再看到上面冷着脸的焚天君,他的心像是打鼓一般,砰砰跳得厉害,一边抹着额头的冷汗,一边连连赔罪,“平南王,是微臣教子无方,微臣一定替你好好教训惩罚他,让他不敢再犯,臣在这里代替他跟王爷和郡主道歉。”

    说着,宴家主冲着平南王抱拳作揖,而后便是凶神恶煞的朝着晏凌宇大吼,“你个逆子,还不赶紧给郡主磕头道歉!”

    晏凌宇怎么可能给乡野村姑道歉。

    他本是个心高气傲的人,博学多才,英俊潇洒,还是一名天赋非常不错的后期君灵师。

    在年轻一辈中,他算是人中龙凤,个中翘楚。

    所以,依他的条件,再怎么也得配个跟他一样天才的女子。

    而冷絮月是名炼丹师,在炼丹方面有很高的天赋,所以,她才是最配得上他的女子。

    就算指婚对象不是冷絮月,可不管怎么指,也指不到一个废物身上啊。

    更何况,这个废物长得不但丑陋,还是从平水城那种穷乡僻壤的地方来的,他要是娶了这个女人,他这个第一公子岂不是要沦为焚血天城的笑柄了吗。

    想到这里,晏凌宇毫不妥协,很有骨气的反驳,“爹,我没错,凭什么让我道歉。我对她没有半分好感,你们强迫我们凑在一起,恕我不能接受这门婚事儿。”

    “你个混账东西,这婚事儿是焚天君下的旨,岂容你拒绝,你赶紧给我闭嘴,要是再多说一个字,我打死你个孽障!”晏家主看到晏凌宇到了这个节骨眼,还倔强得不肯服软,气得浑身发抖。

    晏凌宇毕竟是年轻人,又是个高傲的性子,不管如何也不愿委曲求全,坚定的回答,“想我迎娶这个女人,除非我死!”

    听到这话,晏家主气得两眼一翻,差点厥过去。

    上边的焚天君闻言,美艳的俊脸如覆冰霜,眉头微拧,低沉的声音夹着比暴风雪还要刺人的冷意,忽然在大殿上炸响,“既然想死,那本君成全你,来人啊,把晏凌宇拖出去斩!”

    冷酷的命令,仿佛晴天霹雳,吓得晏家主惊恐失色,砰咚一声跪在地上,惶恐的连连磕头求饶,“焚天君饶命啊,焚天君饶命,犬子年幼,不懂事儿,喜欢意气用事,还求焚天君看在他年幼的份上,饶他一命吧,日后,微臣一定对他严加看管,不让他再做出任何越矩的事情。”

    “哼,他都到了成家立业的年纪了,还年幼不懂事儿吗?晏家主,我看他是没胆子说出这些话,而是有人在背后指使他吧。”平南王冷哼一声,话里的意思意有所指。

    晏家主不是蠢人,自然听明白了他的含沙射影,顿时气得面色铁青,愤怒反问,“王爷,听你那意思,是说微臣在背后指使他说这番话吗?”

    平南王见他拆穿,不禁冷笑起来,“这可是你自己说的,本王可没说。”

    “你——王爷,你这可是含血喷人啊。微臣怎么可能教他说这些话。”面对平南王的质疑,晏家主更是气急。

    “呵呵,怎么没有可能,你们晏家和冷家早有结亲的心思,现在焚天君下令指婚,与王府结亲,破坏了你和冷家的计划,所以你怀恨在心,公然拒婚打击报复,表面上用儿子不懂事儿来当幌子,实则就是为了拒绝婚事儿,达到你晏家和冷家结亲的目的。”

    “你就是料准了焚天君看在年轻人意气用事的份上,不会把他和晏家怎么样,所以才专门策划了这一幕。别以为你那点心思,能瞒得过本王,瞒得过焚天君。”

    晏家主顿时被他的质问,震得面色惨白。

    平南王这话说得极其的严重,本来只是年轻人的冲动,可被他那么一说,就变成了晏家和冷家的阴谋。

    若说是晏凌宇年轻人不懂事儿,还能让人理解,倒也说得过去,可要是上升到整个家族,那就不同了。

    焚天君必定会认为是晏家抗旨,不但不把他放在眼里,还设计糊弄他。

    这个罪名,要是扣下来,可是诛九族的死罪啊。

    意识到这一点,晏家主的心脏仿佛掉到了裤裆里,惊骇的再度磕头,“焚天君明察,微臣绝对没有存这样的心思!这是焚天君赐的婚,给晏家一百个胆子,也不敢抗旨啊!”

    焚天君冷漠的扫了他一眼,低沉的声音不带丝毫感情,“到底有没有这样的心思,本君会彻查清楚,但晏凌宇拒婚,给平南王府难堪,让清音郡主受辱,罪不可赦,拖出去斩!”

    晏家主和大夫人没想到焚天君真的动了斩杀晏凌宇的念头,都是恐惧的使劲儿磕头,一边求饶,一边哭诉,大伙儿还从未见过晏家如此狼狈的样子。

    只是,大家也能理解,晏凌宇可是晏家的骄傲,是晏家最器重,最宝贝的嫡子,晏家还等着他来继承呢。

    他要是死了,对晏家来说无疑是天大的打击。

    看到这里,大伙儿都是遗憾的摇头叹息,这么好的苗子因为赐婚死于非命,实在太不值得了。

    但焚天君的性子,他们是知道的,没有人可以忤逆他的命令,一旦有人挑战他的权威,下场只有一个——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