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03章 争夺雅间
    赫连钰枫倒是毫不在意,冲着护卫挥挥手,“不得无礼,退下。”

    “可是——公子——”护卫皱着眉头,面色难堪,心里替他抱不平。

    “要我说几遍,退下!”赫连钰枫看似平淡的语气却生出了几分威严来,落到苏陌凉的耳里,竟是产生些微妙的情绪。

    护卫得令,只有往后退了几步,不满的盯着纪薇澜。

    苏陌凉知道纪薇澜的话冒犯了赫连钰枫,内疚的道歉,“实在抱歉,我表姐心直口快,不是有意造谣公子,若有冒犯之处,还望公子海涵。”

    “呵呵,不碍事,其实她也不全是造谣,我们赫连家之前的确死过几个人,外边的传闻铺天盖地,我都已经习惯了,郡主不必放在心上。”赫连钰枫轻笑着解释,温和的脸上看不出半分怒意。

    苏陌凉看到这里,却是不自觉的蹙起了眉头。

    眼前这个男子笑呵呵的,好像什么都满不在乎,还能挂着一脸笑容,平淡的说着自己家死人的事儿,真不知道他到底是脾气好,还是过于深沉。

    如果是后者,那此人就有些恐怖了。

    想到这里,苏陌凉深深看了他一眼,此时对上那双清澈如泉的褐色眸子,平静如水,没有任何端倪,她只有暂且打消疑虑,收起了打量的目光。

    或许,真的是她想多了。

    “赫连公子说的哪里话,我们冒犯了公子,还请公子不要多心才是。”苏陌凉说着,便是拉着纪薇澜一同坐了下来,举起酒杯赔罪道,“我敬公子一杯,还请公子莫怪。”

    赫连钰枫只笑容不语,赏脸的举起酒杯,饮了一大口,算是应下了她的赔礼。

    而后,他指了指满桌子的菜,热情的邀请,“清音郡主应该是第一次到这醉月楼来吧,这里的菜肴都是人间美味,你可得尝尝。”

    苏陌凉到是不客气,拿起筷子品尝了一口,满意的微微点头,“的确不错。”

    纪薇澜虽然不想和这个晦气的病秧子坐在一起吃饭,但苏陌凉坚持,她也不好说什么,再加上她也的确是饿了,所以只有硬着头皮跟着吃起来。

    可是,三人还没安静的吃上一会儿,便是被外边凶戾的怒骂给惊动了。

    “混账东西,晏公子在醉月楼可是有固定雅间的,你竟然说没房间了,找死吗?”尖锐的女声凶神恶煞的,吓得店小二连连告罪。

    “冷小姐息怒,晏公子固定的雅间现在有贵客在里边,小的实在得罪不起,冷小姐能不能换个雅间,小的去通融通融?”店小二哪里知道晏凌宇会来,再说了,这都已经不是晏家的酒楼了,他的专属雅间自然也得让出来。

    冷絮晴却偏偏不服气,“本小姐倒要看看,是哪位贵客这么大的胆子,连晏家大公子的雅间都敢抢。”

    说着,冷絮晴便是不顾小二阻拦,大步朝着采光条件最好的雅间走去,一个抬手,猛地将门推开。

    苏陌凉和赫连钰枫三人还在用餐,却被她突然打断,都是抬起头来,面色不悦的盯向冷絮晴。

    纪薇澜一向看不惯冷絮晴,直接不客气的呵斥,“冷絮晴,你横冲直撞跑到别人雅间,打扰别人吃饭,是想干嘛?”

    冷絮晴没料到竟然是阴魂不散的陆璃音和纪薇澜,心头的怒火顿时冲了上来,咬牙大吼,“好啊,原来是你们!我就说谁那么不懂规矩,连晏公子的雅间都敢抢,果然,只有你们这种下贱的东西才做得出来啊。”

    “冷絮晴,麻烦你把嘴巴放干净点,要论不懂规矩,你认第二,没人敢跟你争第一吧,帝都谁不知道,你任性泼辣,蛮不讲理,也好意思说别人!”纪薇澜看到她嚣张的样子,就各种碍眼。

    “你——”冷絮晴被她堵得面颊涨红,气得半死。

    这时候,冷絮月和晏凌宇也走了过来,看到苏陌凉和赫连钰枫在一起吃饭,两人的面色都是掠过一抹诧异。

    他们从来不知道,这清音郡主居然还跟赫连家族的病秧子有交集。

    晏凌宇拧起眉头,目光在赫连钰枫的身上逗留了一会儿,最终望向了苏陌凉。

    陆璃音跟谁吃饭,跟他没关系。

    只是,抢他的雅间就不对了。

    “陆璃音,你故意抢我的雅间,是想报复我当众拒婚给你难堪吗?”

    听到这话,一旁的冷絮晴忽然笑了起来,眉眼里全是嘲讽,“哈哈哈,我倒是忘记了,清音郡主上次在宫宴出了那么大的丑,现在已经沦为了焚血帝都的笑柄,成了第一个被人抗旨拒婚的郡主,想想实在可怜啊。”

    冷絮晴的冷嘲热讽让一旁的冷絮月也勾起了几分笑意。

    纪薇澜听到这阴阳怪气的讽刺,气得呼吸一滞,忍无可忍的低吼,“冷絮晴,你别欺人太甚!要不是你们冷家和晏家勾结,我表妹怎么会遭到这样的羞辱。”

    “哎呀,你可别血口喷人,明明是你的表妹废物一个,又出生卑贱,配不上晏公子。人家晏公子压根瞧不上她,才拒的婚,跟我们冷家半点关系没有。若硬是要扯上点关系,那就是你家表妹被我大姐给比了下去,人家晏公子喜欢的是我大姐,不喜欢你表妹啊!”冷絮晴说得一脸得意,那眼高于顶的骄傲之色,气得纪薇澜浑身发抖。

    冷絮月听到这番话,唇角勾着轻蔑的笑意,冷冰的目光扫了一眼苏陌凉,并未将她放在眼里。

    一个乡野村姑跟她抢丈夫,也不撒泡尿照照样子。

    苏陌凉闻言,心底有些火气,冷着脸质问道,“冷小姐,晏公子,我请赫连公子吃饭,吃的好好的,你们这样横冲直撞的闯进来,会不会太没教养了?”

    “教养?一个抢别人夫君,现在又抢别人雅间的女人,也好意思跟我们谈教养吗?”冷絮晴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冷笑了几声。

    苏陌凉本来碍于赫连钰枫在场,不好跟他们起争执,但看这架势,他们是不会轻易放过她的。

    想着,苏陌凉沉了面色,冷声讽刺道,“冷小姐,你大姐和晏公子还没成亲呢,你就说我抢她夫君,你说你自己不知廉耻也就算了,还把你大姐拖下水。要让别人知道,一个还未出阁的姑娘家就满嘴的夫君,大家只会嘲笑你大姐不知羞耻,坏了她女儿家的名声!你这样陷害你家大姐,会不会太歹毒了点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