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10章 她真是让人意外
    纪裕峥也是满脸惊讶的盯着她,同样感到不可思议。

    晏凌宇和肖落恒看到这一幕,听到纪薇澜的惊叹,纷纷朝苏陌凉投来了古怪的视线。

    很显然,大家都没料到一个废物会未卜先知,竟然真的知道这条路有沼泽地。

    这实在太奇怪了!

    苏陌凉接收到他们惊疑的目光,掩饰的笑着解释,“以前在平水城的时候,我家是做药材生意的,所以,小时候经常随着父亲到森林里采摘药材,对森林里的气候环境,比较熟悉。刚才我看到这条路,植被多,路面潮湿,所以猜测可能会有沼泽,没想到还真给我猜准了!”

    听到这话,纪薇澜和纪裕峥才恍然大悟的点点头。

    他们之前的确听姑母提起过,陆璃音曾经在平水城的家族是做药材生意的,后来家道中落,才逼不得已到帝都来讨生活。

    既然是做药材生意,那到森林采药,再正常不过,难怪她比较了解沼泽呢。

    晏凌宇和肖落恒听了,这才打消了疑虑,收回视线,重新望向沼泽地,这才发现沼泽已经淹没了好几个弟子的脑袋,再这样下去,怕是要死一大片啊。

    而两位长老看到这里,更是着急的大声命令,“快,快帮忙,把他们拉起来啊。”

    陷入沼泽是刻不容缓的事情,再耽搁下去,这群人全都得死。

    意识到事情严重性,晏凌宇,肖落恒和仅剩的几个弟子,赶紧上前,朝着冷絮月和冷絮晴等人,伸出了手,准备搭救。

    苏陌凉见此,却是皱起眉头,大声阻止,“住手,不能拉。”

    沼泽里的冷絮晴没想到紧急关头,苏陌凉会出言阻止,顿时生气的大吼起来,“好你个陆璃音,你恩将仇报,你不救我们就算了,还阻止别人救我们,你实在太歹毒了!”

    说着,她用力挣扎,想要伸手去够岸上的人,可谁知道,这一挣扎,她的身子又陷入了一大截。

    苏陌凉眉头皱得更紧,沉着表情,生气的呵斥,“不要动,你再挣扎,只会越陷越深。”

    “哼,你个贱人,猫哭耗子假慈悲,我才不信你。”冷絮晴知道陆璃音没安好心,愤怒的呸了一声。

    苏陌凉见她不接受自己的好意,只有无奈的道,“既然你不相信我,就当我没说。反正你是生是死,跟我没关系。”

    说着,她望向了其他人,凝重的吩咐,“你们要是不想死,就照着我说的做。不要挣扎,先把身体往后倒,尽量躺平,增加与沼泽的受力面积。”

    陷入沼泽的弟子,不知道该不该听她的,但身子不断往下沉,眼看着就快整个将他们淹没,他们只有死马当活马医,照着她说的,放弃挣扎,往后躺平身体。

    这么一躺,果然,身子停在了中间,没有继续下沉。

    “咦,还真是没有下陷啊——”

    “是呀,我也没有下陷了!这个办法虽然有些奇怪,但还挺有用啊。”

    他们虽然不懂,为什么要这么做,但至少是把命保住了,比什么都好。

    听到大伙儿惊喜的感叹,还在不断下沉的冷絮晴和冷絮月都是满脸震惊,虽然不大相信陆璃音这么神通广大,但为了保命,也不得不学着他们的样子躺平了身体。

    这时候,岸上的晏凌宇和肖洛恒看到冷家姐妹躺平后,果然没有继续下沉,都是惊讶的睁大了眼睛,诧异的看了苏陌凉一眼。

    两位长老虽然有历练的经验,但也是第一次知道增加受力面积可以从沼泽脱困,都是期待的望向苏陌凉,询问道,“郡主,现在可以拉了吗?”

    苏陌凉微微颔首,“嗯,动作小一点,慢慢的移动。”

    听到这话,大家都是小心翼翼的将沼泽里的弟子拖拉出来。

    就这样,花了差不多一个小时,除去最开始因为挣扎而被淹没的几个弟子,其他弟子都已经成功获救,并无大碍。

    大家一脱困,都是累得气喘吁吁,瘫倒在地上,心有余悸的抚着胸膛,好半天没从刚才的惊恐中缓过劲儿来。

    就连高高在上,目中无人的冷絮晴和冷絮月也是浑身泥土,狼狈的喘着粗气,一眼望去,俏生生的姑娘家竟是变成了脏兮兮的泥人,看了,直叫人发笑。

    纪薇澜第一个没忍住,已经捧腹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太好笑了,她两的样子好蠢啊!”

    听到这么明目张胆的嘲笑,冷絮晴气得龇牙咧嘴,怒火在胸中翻腾,差点要从体内爆炸出来。

    她堂堂冷家千金小姐,何时满身泥土,这么狼狈过,这口恶气让她如何咽得下去,“纪薇澜,你给本小姐闭嘴!”

    “哈哈,你们自己不听我表妹的话,固执的非要走这条路,现在吃了亏,栽了跟头,狼狈得像个蠢货一样,难道还不准我们笑了吗?你会不会太霸道了啊!哈哈哈——”纪薇澜不但要笑,还越笑越大声,气得冷絮晴浑身发抖。

    冷絮月虽然没有说话,但也是被气得不轻,就算脸上被泥土覆盖,依然看得到脸蛋绷得抽搐的表情。

    看到这一幕,就连稍微稳重的纪裕峥也是抽了抽嘴角,憋了一肚子笑意。

    他们还第一次见到嚣张跋扈的冷家千金这么狼狈,这么凄惨过。

    “哎呀,真不知道是谁自以为是,非要走这条路,结果害惨了大家不说,还让几个弟子因此丧命,如今更是耽误了时辰。你们要是听我表妹的,现在怕是早就走到墓地了吧,哪用闹得这么狼狈!”

    纪薇澜的话一出,其他弟子也是不悦的小声议论起来。

    都怪冷絮月和冷絮晴,就因为她们要采药材,差点把他们的命都搭进去了。

    今天要不是清音郡主在这里,帮助他们脱困,现在怕是已经到阎王殿报到了。

    想到这里,大伙儿对冷家姐妹有诸多不满。

    晏凌宇听到这话,也不得不承认,今天是冷絮月的失误,害惨了大家。

    所以,这一次他罕见的没有维护她,而是抬眸望向了站在远处的苏陌凉,见后者表情冷漠,气质淡然,似乎对周围弟子的称赞不为所动,冷静镇定得让人惊讶。

    这个女人——真是让他有些意外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