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16章 你到底是怎么下来的?
    冷絮月不是纪裕峥的对手,一个不慎,便被打倒在地。

    这时候地面下陷地极快,还不等她爬起来,就下陷到了她跟前。

    她想要挣扎着起来,可还是慢了一步,刚踩上边缘的石块,石块瞬间粉碎掉落,在下一秒,冷絮月整个身子都栽进了悬崖下边。

    远处的晏凌宇听到后方的动静,回头望来,看到冷絮月掉入悬崖,顿时吓得目眦尽裂,惊骇大吼,“月儿!”

    吼声还没落下,晏凌宇便如离弦的箭一般射了过去,毫不犹豫的纵身跳下悬崖,猛地一把抓住了下落的冷絮月,而后飞身攀住了悬崖峭壁,才阻止两人继续下落。

    冷絮月被晏凌宇抓在手里,重重舒了一口气,心有余悸的看了一眼下面黑漆漆的万丈深渊,不禁起了一身的冷汗。

    这要是摔下去,必定粉身碎骨,怕是连个全尸都没有啊。

    “月儿,你没事儿吧?”晏凌宇一手攀住峭壁,一手抓着冷絮月,一只手臂承载两个人的重量,表情分外吃力,脸蛋憋得通红。

    冷絮月想到他刚才维护陆璃音,就一肚子的火,皱着眉,不悦的呵斥,“都怪你,刚才要不是你阻止我,我们也不会闹成现在这样!”

    她要是早把陆璃音杀掉,也不用跟纪家兄妹周旋,更不会差点把自己的命搭进去。

    所以,这一切都怪晏凌宇的优柔寡断。

    晏凌宇有些无奈,“月儿,你少说两句吧,现在上边一直在塌陷,我支持不了多久,只有先将你送上去,不然我们两个都得死!”

    冷絮月闻言,这才惊醒过来,赶紧催促道,“你倒是快想办法把我弄上去啊!”

    她还没有得到传承,可不想死在这种鬼地方。

    晏凌宇目测了一下上边的距离,凝重嘱咐道,“我用灵力把你丢上去,应该能够到悬崖边,记住,你的动作一定要快,赶在下陷之前逃离,知道吗!”

    冷絮月闻言,重重点头,着急道,“好,我知道了,你快开始吧!”

    晏凌宇见她准备好了,顿时松开峭壁,朝着上方猛冲一段距离,拼尽了所有的力气,将冷絮月往上边一扔。

    冷絮月一个飞身,跃上了地面,赶在下陷之前,飞速逃离。

    送走冷絮月之后,晏凌宇为了防止身体下落,再度扑向峭壁,企图稳住身形。

    可这一次,他就没有那么幸运了,由于上面塌陷得太快,下边也没支持多久,便是整个陷了下去。

    这下子他彻底没了支撑,力气又用光了,想要挣扎已然没了机会,下一秒,身子便是极速下落,掉入了万丈深渊。

    此时的苏陌凉早已落到了悬崖最底部,幸好她功夫不错,跌下来,只是受了点皮外伤,并无大碍,不过,却是被眼前的环境给难住了。

    因为眼前是一个地宫,她所站的位置是平地,但前方却是一条宽阔的河流,河流之上,矗立着几个石柱,石柱虽然隔得很遥远,但延伸到对岸,像极了一个石梯。

    顺着石梯望过去,是一个洞口,洞口处传出微弱的光芒,苏陌凉猜测,那应该就是这个地宫唯一的出口,看样子必须过河到对面才行。

    不过,难就难在,河里缠绕着密密麻麻的水蛇,这些水蛇的等级竟然全都在四阶君王兽的实力。

    四阶君王兽可是相当恐怖的存在,足以媲美后天君灵师的战斗力。

    果然,不愧是超级强者的墓穴啊,随便一条灵兽都是这样高的等级。

    而苏陌凉如今只是晋级到君灵师后期而已,离后天君灵师还差了两个等级,就算她动用龙琴,也没有希望打得过这群四阶君王兽啊。

    毕竟从君灵师到后天君灵师,那可是质得飞跃,虽然只差两级,但效果却是天差地别。

    除非,她借用真君老人的力量,再发动一次龙吟,不过依照她现在的身体,已经经不起这种折腾了,怕是没杀掉君王兽,就得自爆身亡了。

    所以,她不得不另外想办法。

    不过,好在她空间里有几头灵兽可以帮忙,只是这几头灵兽,也只有天魔貂是其对手,但水蛇的数量众多,天魔貂对付起来,也必定是非常吃力。

    想到这里,苏陌凉面色凝重,深深看了一眼河对岸的出口。

    不管如何,她也不能在这里坐以待毙,反正也是死,倒不如去闯一闯,碰碰运气。

    彻底想清楚了,苏陌凉微微抬手,正准备动手召唤灵兽,谁知道,身后忽然传来石块滚落的声音。

    她神情一禀,顿时转眸朝后望去,只见一抹熟悉的身影从上方飞掠下来。

    为了减轻阻力,他一脚踩在石壁上,纵身一跃,稳稳的落到了地面。

    看清楚来人的身份,苏陌凉眸底划过惊色。

    她怎么也没想到晏凌宇会掉到这下面来。

    而看到苏陌凉的晏凌宇,显然比她更加惊讶,当场震得瞠目结舌,惊骇的站在原地,一时忘记了反应。

    呆滞了好一会儿,他才回过神来,不禁瞪大眼睛,指着苏陌凉,结结巴巴的惊叹道,“你--你--你居然--居然没死!!!”

    晏凌宇被这一幕,吓得不轻,表情抽搐着,剑眉拧在一起,眸子里满是难以置信。

    刚才他亲自从上边掉下来,非常清楚这个山洞到底有多深。

    他可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安稳的落到地面,若是没有武功底子,没有灵力支撑,必定会摔得粉身碎骨。

    可眼前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废物,居然安安稳稳的站在这里,除了之前身上带的伤痕以外,并没有其他大碍,这--这--这也太匪夷所思了吧!

    晏凌宇不敢相信的揉了揉眼睛,一再确定是不是自己眼花,或者出现幻觉了。

    陆璃音怎么可能安然无恙的站在自己面前?

    苏陌凉见他满脸震撼,知道自己的实力是瞒不住了,不禁扬眉,冷漠的瞥了他一眼,“让你失望了,我生来命硬,没那么容易死!”

    晏凌宇不敢相信的摇摇头,始终想不明白,“你到底是怎么下来的?”

    苏陌凉勾唇,冷笑道,“你不是看得很清楚吗,当然是被你的心上人打下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