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19章 是晏公子救了我!
    苏陌凉不给晏凌宇思考的时间,又是冲着围攻上来的黑水寒蛇射出冰刺。

    她应用冰刺的手法一次比一次熟练,冰刺的威力也一次比一次强大,看得晏凌宇张口结舌,满脸震惊。

    因为有了冰祭九天第二重的帮助,苏陌凉接下来的战斗就要轻松不少,就这样又是坚持了一个小时,他们才慢慢的从第一个石柱到了最后一个石柱。

    眼看着就要达到对岸,苏陌凉心中一喜,顿时释放出最后一波暴击,便是飞身跃上了对岸,招呼着其他五只灵兽,朝着出口,急速逃奔。

    晏凌宇的反应也非常迅速,看到苏陌凉逃了,也没有丝毫恋战,快速掉头,追了上去。

    这个洞口,苏陌凉果然猜测得不错,两人没跑多久,就逃出了墓穴,重新回到了森林里。

    彻底脱离危险后,苏陌凉才停下步子,转身望向身后的晏凌宇。

    她在晏凌宇面前,暴露了实力,唯有杀人灭口,才能放心的回去。

    思及此,她目光微凝,袖口下的手指悄然握紧,显然是动了杀意。

    说来,苏陌凉其实并不想伤他性命,因为晏凌宇刚才在冷家姐妹面前,维护了她几句,证明此人虽然高傲冷漠,但本性不坏,反倒是个比较正直的人。

    可惜,要怪就怪他运气不好,撞见了她的秘密,她不得不斩草除根,以绝后患。

    想到这里,苏陌凉眸光一厉,正准备出手。

    谁料,远处忽然传来几声焦急的呼喊声。

    “凌宇兄!”

    “晏凌宇!”

    苏陌凉闻声,神情一震,心下暗惊,知道现在杀人已经来不及了,只有迅速收敛气息,猛地一把掐住了晏凌宇的咽喉,而后,指尖一弹,顿时将一颗丹药塞进了他的嘴巴。

    晏凌宇没料到她突然发难,被她弄得措手不及,被迫咽下丹药后,震惊的质问,“你给我吃了什么?”

    “毒药!”苏陌凉扬眉,淡淡的解释了一句。

    “什么?你疯了!”晏凌宇被她吓了一跳。

    苏陌凉冰冷的盯着他,压低声音,阴冷警告,“这毒药七天发作一次,所以你每七天要找我拿一次解药。不想死的话,就乖乖闭嘴,不要把在地宫里发生的事儿说出去,否则,你和晏家都会死得很难看!”

    听到这番话,晏凌宇知道陆璃音是想继续隐藏实力,虽然不知道她的目的,但他相信,要是把她的秘密泄露了出去,她一定会说到做到,把他和晏家置于死地。

    上一次,她不过是耍耍嘴皮子,就让晏家栽了这么大个跟头,依照她的实力,要是真对晏家下杀手,就不是八千万玄晶和酒楼这么简单了。

    意识到眼前这个女人的恐怖,晏凌宇的心忽然沉了沉,面色也惨白得有些吓人。

    就在两人低语之时,远处的肖落恒顿时发现了晏凌宇的身影,惊喜的大叫起来,“快看,凌宇兄在那边,他没死!他没死!”

    冷絮月和冷絮晴闻言,立马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过去,果然看到晏凌宇好端端的站在那儿,都是涌上了惊喜的笑容。

    只是看到他身边还站着陆璃音时,冷絮晴的脸瞬间垮了下来,“我去,陆璃音那个废物居然也在,她掉进悬崖都没死,真是没天理啊!”

    不远处,正在寻找苏陌凉的纪家兄妹听到冷絮晴的感叹,立马朝这边投来惊讶的目光。

    这一瞧,两人也是发现了苏陌凉,看她还活着,心头压着的大石头总算是落了下去,心中顿时涌上狂喜,激动不已的朝她跑了过去。

    “表妹,真是老天保佑,我可算是找到你了,你没事儿吧?有没有哪里受伤?你吓死我了你!”纪薇澜冲上去,激动的一把拉住苏陌凉,紧张的上下打量她的身子。

    亲眼看到她掉下悬崖,纪薇澜心脏差点被吓出来,现在看陆璃音还活着,不禁激动得红了眼眶。

    她之前可是在王爷和王妃面前,拍着胸脯保证,要好好保护表妹的,要是表妹死了,她这辈子都会良心不安的。

    苏陌凉被她激烈的情绪弄得哭笑不得,浅笑着摇摇头,柔声安抚道,“我没事儿,多亏晏公子出手相救,我才幸免于难。只是点皮外伤,没有什么大碍,你们就放心吧。”

    纪薇澜和纪裕峥听到这话,都是有些诧异。

    他们没想到晏凌宇居然这么好心,会救一向看不起眼的废物,更何况陆璃音还害晏家栽了这么大个跟头,照理说,两人可是水火不容的关系。

    晏凌宇此举实在让人感到意外。

    想着,纪家兄妹都是抬眸,满目惊讶的盯向晏凌宇。

    晏凌宇接受到他们惊疑的目光,心里发虚,尴尬的咳嗽了两声,并未作答。

    只有他自己知道,在地宫的时候,他能活着出来,还是全靠了陆璃音。

    要不是陆璃音,单凭着他后期君灵师的实力,估计还没走到第二个石柱,就被四阶君王兽撕成碎片了,哪还有机会站在这里,跟他们说话。

    严格论起来,是陆璃音救了他才对,现在反倒让他白担了这名,晏凌宇自然是有些心虚的。

    不过,因为吃了陆璃音的毒药,他只有保持沉默,不敢多言,再者,他也不好意思说自己是被陆璃音所救,要是传出去,他堂堂第一公子,还不如一个女人,岂不是太没面子了吗!

    说来,陆璃音要隐瞒真相,反倒让他松了口气。

    只是,冷家姐妹听说他救了陆璃音,都是惊讶的瞪大了眼睛,表情分外难堪。

    “晏公子,你疯了吗,陆璃音把你和晏家害得这样惨,你竟然还救她?”冷絮晴实在不能理解他的想法。

    肖落恒也是不赞同的皱眉,指责道,“凌宇兄,你明知道絮晴和絮月跟陆璃音闹得不愉快,你此举不是存心让她们添堵吗!”

    他真不知道晏凌宇是哪根筋不对,之前为了陆璃音跟冷絮月争辩也就算了,现在竟然还出手救她。

    难道是摔坏了脑子,变得不正常了?

    冷絮月更是气得面色铁青,狠狠瞪着晏凌宇,深深吸了一口气,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

    本来,看在他奋不顾身救自己的份上,冷絮月对他多了不少好感,心里一直担心他的安危,现在看来嘛,她真是白担心了!

    晏凌宇面对冷絮晴,肖落恒的质问和冷絮月的愤怒,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只有摸了摸鼻子,干笑两声,解释道,“她再怎么说,在路上也帮助过大家,我没办法见死不救,所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