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21章 相约醉月楼
    陆璃音这次被人陷害,差点丧命,已经刺激到了平南王和王妃。

    他们很清楚,陆璃音得罪了冷絮月和冷絮晴,这两人肯定不会善罢甘休,还会在背地里耍阴招,想方设法的陷害她。

    为了避免这种事儿再发生,目前最紧要的还是提升陆璃音的实力。

    只是陆璃音身子单薄,没有武功底子,想要修炼灵力比较艰难,再者,王妃也不放心她再做这样危险的事儿。

    不过,学习炼丹的话就不一样了。

    只要不去炼制凶险的丹药,一般都没什么危险,更何况,陆璃音以前的家族是做药材生意的,对药材比较熟悉,对丹药的掌控能力肯定比灵力要好,所以修炼精神力,反而比较靠谱。

    如果陆璃音真能成为一名炼丹师的话,比修炼灵力更让人尊敬和欣喜。

    毕竟炼丹师的身份可是非常尊贵和稀少的。

    那冷家之所以这么目中无人,不就是因为出了一个炼丹天才吗。

    王妃听到这话,也是赞同的点点头,显然来了兴趣,“是呀,音儿身子骨不行,可以学习炼丹啊,只要成为炼丹师,我看谁,还敢欺负我女儿!”

    苏陌凉听到要去炼丹公会,从头学习炼丹,不禁抽了抽嘴角,委婉拒绝,“爹,娘,还是不用麻烦了吧,要成为炼丹师,必须要有非常厉害的精神天赋才行,我只认得药材,其他什么都不会,这比修炼灵力还要难啊。”

    她已经有真君老人这个师父了,就算炼丹公会的会长亲自出面,手把手的教她,也没有真君老人指点她两句管用。

    她实在没必要浪费那个时间,去炼丹公会受罪。

    可是平南王却是兴致高昂,听到王妃也赞同,更是坚定了要送陆璃音去炼丹公会的想法,“音儿,你不要担心,我和炼丹公会里的何长老认识,我说两句好话,他肯定会收你为徒的,到时候你只管去炼丹公会报到,跟着何长老学习炼丹就行了,其他什么都不用管。”

    “可是——我——”苏陌凉还想说什么,却被王妃一口打断。

    “音儿,你爹会为你打点好一切的,你就不要担心了。你现在的任务是养好伤,这样才有力气修炼精神力,你可不能辜负我和你爹的期望啊。”

    看他们两一人一句,态度坚决,不容反驳,苏陌凉被堵得说不出话来。

    本来还想再劝几句,可是平南王根本不给她机会,直接赶纪薇澜和纪裕峥出去,“好了,事情就这么说定了,音儿受了伤,需要静养,我们都出去,不要打扰她休息!”

    话落,平南王便是招呼着大家走出了苏陌凉的房间,替她掩好房门,留她一个人躺在床上,无力的叹了叹气。

    看样子,她是非去一趟炼丹公会不可了!

    时间匆匆过去,一晃就是六日后。

    苏陌凉身上只是一些皮外伤,在王妃细心的照料下,很快就痊愈了。

    这段时间,她一边修炼冰祭九天的第三重,一边炼制丹药。

    这冰祭九天的第三重要比第二重难上许多,苏陌凉练习了很久都没能参悟其中精髓,不过炼丹技术倒是大有长进。

    经过这几天的努力,她已经从初期丹宗,晋级到中期丹宗了,离丹尊的等级又近了一步。

    她只要达到了丹尊,找到那所谓的火灵之体,就有希望根治君灏苍的寒病。

    所以,她还得加紧修炼才行。

    想着,她又是闭上眼睛,操控火焰,再度进入了炼丹的状态。

    然而,就在这时,外边却突然响起了冬菱的声音。

    “小姐,有你的书信。”

    苏陌凉闻言,顿时睁开眼睛,微微蹙眉。

    她的书信?

    在焚血天城,还会有谁给她写信?

    难道是血战团?

    想着,苏陌凉一个招手,将邪血鼎收入了空间,披上衣服,打开房门,问道,“谁给我的书信?”

    冬菱摇摇头,赶紧将信纸递上,“不知道,是个小厮送来的。”

    苏陌凉疑惑,接过信纸,快速展开,仔细的浏览起来。

    这一看,她才想起来,上次在黑砂森林,她给晏凌宇喂了毒药,现在过去六天,眼看着毒发的日子就要到了,所以晏凌宇包了雅间,在醉月楼恭候她的大驾。

    想到这里,苏陌凉了然点头,嘴角一勾,朝着冬菱吩咐道,“是纪薇澜请我去醉月楼吃饭,你给王妃说一声,晚上我就不一起吃饭了。”

    冬菱听话的点点头,“是!小姐,是要现在出去吗?奴婢陪小姐吧。”

    “不用了,你就留在府里,我吃完饭,很快就回来。”说着,苏陌凉不等冬菱再说,便是收起信纸,抬步走了出去。

    傍晚,太阳收起了刺眼的金芒,天边还残留着红彤彤的余晖,绽放着如火的鲜红。

    此时的醉月楼正是生意最好的时候,进进出出的人络绎不绝,热闹非凡。

    苏陌凉顺着人群,走进了醉月楼,在小二的指引下,来到了二楼雅间。

    推开房门,只见晏凌宇已经坐在里边,恭候多时了。

    他看到苏陌凉走进来,不禁眼睛一亮,略显紧张的俊脸顿时扬起笑容,赶紧站起身,朝她伸了伸手,“清音郡主,请坐。”

    今日的他,没了平常的锋芒,态度显得谦逊柔和不少,嘴角挂着的笑容还显得有些尴尬,举止也有些手脚无措。

    苏陌凉倒是没在意这么多,只是冷冷的扫了他一眼,淡然落座。

    晏凌宇见她面无表情,摸不准她的心思,心中忐忑,不禁扯起嘴角,尴尬的笑了两声,赔罪道,“清音郡主,以前拒婚,让你当众难堪,是我的不是,还希望你不要放在心上,我——我——”

    想到他之前的态度,晏凌宇忽然有些懊悔,面对陆璃音冷冰冰的脸,一时说不出话来。

    见识过她的真实实力后,他才知道,自己竟然愚蠢的推开了一位超级天才。

    不管是从灵兽,灵力,武技,身手来看,她都是绝对优秀的存在,就连冷絮月都没办法和她相提并论。

    不过,冷絮月胜就胜在是一名炼丹师,在这方面,陆璃音就要稍逊一筹了。

    此时此刻,晏凌宇只能这样安慰自己,才稍稍减轻了心里的悔意。

    苏陌凉闻言,微微扬眉,并未放在心上的回应,“道歉就不必了,本来我就没想过要嫁给你,说来,全靠你上次拒婚,我才能全身而退。我反倒要感谢你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