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22章 我到底哪里让你不满意
    晏凌宇听到这番话,表情一滞,面色微沉,心里说不出的难受。

    在她眼中,他就这么不堪吗?

    他可是焚血公认的第一公子,不但容貌出众,博学多才,还拥有非常不错的实力,多少女人想嫁给他,他都看不上眼呢,她居然还不想嫁给他,到底搞错没有!

    “清音郡主,我到底是哪里让你不满了?”晏凌宇越想越不服气,忍不住追问道。

    苏陌凉没料到他会突然问这么莫名其妙的问题,抬眸看了他一眼,“晏公子,你今天请我来,就是为了问这个问题吗?”

    她来,是看在他上次替自己说话的份上,打算饶他一命,给他解药。

    可绝对没有坐在这里跟他聊天的闲心。

    看出陆璃音对自己的不耐,晏凌宇自尊心严重受挫,面色分外难看。

    就算不用听到她亲口回答这个问题,从她的态度上,晏凌宇已经得到了答案。

    她排斥他,甚至讨厌他!

    他以前也遭到过冷絮月的拒绝,可冷絮月就算不喜欢他,但也没有像陆璃音这样厌恶他。

    他看得出来,冷絮月就算不接受他,但也会因为他的追求,感到骄傲。

    毕竟成为第一公子的心上人,也的确是值得骄傲的事儿。

    而眼前这个女人,长相丑陋,竟然还瞧不上他,岂有此理!

    晏凌宇看到陆璃音微蹙的眉头,冰冷的表情,心里各种不是滋味。

    但为了活命,他不得不委曲求全,深吸一口气,忍下屈辱,沉声道,“当然不是,第七日马上要到了,我是来找你要解药的。”

    苏陌凉听他说到正题,才挑起眉头,掏出了一个药瓶,“这是暂时缓解毒素的解药,只要你忘掉在地宫里发生的一切,将此事永远烂在肚子里,我会一直为你炼制解药,保你性命无忧。”一直到她安全的离开焚血天城为止。

    听了她的要求,晏凌宇不禁蹙眉。

    忘掉?

    她给他带来了那么大的震撼,那么大的冲击,怎么可能说忘就能忘的。

    至今为止,她犀利的手法,强悍的灵力和惊艳的倩影还在他脑海里萦绕,不管怎么努力,都挥之不去,想要忘掉,谈何容易。

    虽然没办法做到,但他嘴上还是顺着她的意思,答应道,“这是自然,我和晏家的命运都捏在你手里,我肯定会死守秘密的,你就放心吧。”

    这几天,为了解毒,为了不受陆璃音的控制,他已经想尽了各种办法,却都束手无策。

    所以,能解这种毒的只有陆璃音,他已经落入了她的手掌心,怎么都逃不掉了,自然不会拿自己的性命和晏家的命运开玩笑。

    晏家前段时间已经遭到了重创,再也经不住第二次了。

    苏陌凉见他识趣,满意的点点头,“嗯,既然明白,那我就不多说了。”

    说着,她缓缓起身,打算离开。

    晏凌宇见她这么快就要走,连忙叫住她,“陆璃音,这菜还没上呢——”

    “这顿饭就免了吧,你们晏家也困难,还是节约点好。”话落,苏陌凉便是头也不回的走出了雅间,留下晏凌宇一个人气得咬牙切齿。

    这个女人真歹毒,临走还不忘在他伤口上撒盐。

    想到她冷冰冰的态度,晏凌宇不服气的握紧了手指。

    冷絮月那么骄傲的女人,以前痴迷焚天君,最后不也是被他打动了吗。

    他就不相信,陆璃音会排斥他这样优秀的男人,他们走着瞧!

    男人的征服欲一旦被激起,是很可怕的,显然苏陌凉忽略了这一点。

    翌日,苏陌凉一醒来,就听到冬菱来传话,说是平南王和王妃有事儿找她。

    她不敢耽搁,梳妆完毕后,便是赶往了大厅。

    “爹,娘,有什么喜事儿吗,这么高兴?”苏陌凉一进入大厅,就看到二老说说笑笑的,心情不错,也是轻笑着询问道。

    平南王见她进来,大笑着点头,“哈哈哈,是呀,大喜事儿啊。昨天我跟炼丹公会的何长老说过了,他看在我的面子上,同意收你为徒,我今天就带你过去见他。”

    苏陌凉闻言,惊了一跳,没想到这么快,就要她到炼丹公会报到,顿时纠结的皱起了眉头,“爹,听说,要想成为炼丹公会的弟子,必须要经过正规的考试才行,我一点底子都没有,也没有任何炼丹天赋,要是直接成为长老的弟子,不就是走后门,让人说闲话吗!”

    “说闲话?你是本王的女儿,又是焚天君亲自册封的郡主,谁敢说闲话?除了炼丹的事儿,你都不用管,只要跟着何长老用心的学就行了,其他的交给爹处理。”平南王才不管什么闲话呢,只要陆璃音学到了真本事儿,就没人敢招惹她。

    “可是——”苏陌凉还想开口,王妃却是笑着道,“好了,没有可是,时间不早了,你还是赶紧跟你爹到炼丹公会去见过你师父吧。”

    平南王闻言,连连点头,“对,赶紧走吧,去晚了,该惹你师父不高兴了。”

    说着,平南王就站起身,招呼着苏陌凉,大步走出了大厅。

    苏陌凉被逼无奈,只有跟了上去。

    来到传说中的炼丹公会,苏陌凉虽然并没有将其放在眼里,但还是被眼前的宏伟建筑惊得瞪大了眼睛。

    高挑气派的大门,雪白的高墙,墙上雕刻着精致的花纹,流光溢彩的琉璃瓦在太阳的照射下,绽放出璀璨的金芒,尽显雍容华贵,奢华大气。

    苏陌凉随着平南王走进了炼丹公会的大厅,四周精致奢华的装潢,金碧辉煌,像是由一层金子镀成的一般,就连地面都泛着金光。

    果然是焚血天城最富有,最奢华的地方,光是看这装潢就知道用了不少的钱。

    就在苏陌凉打量周围的时候,远处已经走来了一抹身穿黑袍,佩戴着炼丹师徽章的中年男子。

    他看上去有五十来岁,不胖不瘦,中等身材,面相有些严肃,只是在看到平南王时才勉强扯出几分笑意,点点头,打着招呼,“王爷来了啊。”

    平南王见此,立马迎上前,亲切的笑着道,“哈哈,是呀,既然何长老愿意收音儿为徒,本王自然要让音儿来拜见何长老。”

    照理说,平常人见到王爷,都是要恭敬行礼的,而眼前这人,只是点头示意,并没有任何礼节,反而是平南王一脸的热情。

    由此可以看出,炼丹师的身份果然不一般,就连王爷都不曾放在眼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