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23章 拜师被拒!
    何长老闻言,微微点头,不禁将目光转向了苏陌凉,仔细的上下打量了她一眼,许是没看出她身上任何的灵力和精神力,顿时皱起了眉头。

    “王爷,我教了那么多弟子,还从来没见过这么糟糕的体质,你这女儿真是一点天赋都没有啊。”何长老看到王爷的面子上,勉强答应指点陆璃音,却怎么也没想到,会有人废柴到这种地步。

    平南王听出他口气的嫌弃,面上有些尴尬,尽量笑着解释,“何长老,音儿她对药材比较敏感,你要是肯教她,假以时日,她肯定会--”

    然而平南王的话还没说完,不远处便是插来一道略含讽刺的声音,“呵呵,王爷,你不懂炼丹,不知道炼丹的规矩。光是熟悉药材,并不能成为修炼精神力的标准。要想炼丹,必须得有过人的精神天赋才行,清音郡主别说精神天赋了,就连最基础的精神力都没有,就算何长老手把手的教她,也不过是白费精神而已。”

    这时候,只见冷絮月和冷絮晴从远处慢悠悠的走了过来。

    冷絮月是炼丹公会副会长的徒弟,又因为她天赋过人,是炼丹公会重点培养的精英弟子,所以在炼丹公会颇有地位,如今在她的地盘,她自然有些目中无人,看到平南王带着一个废物来公会走后门,忍不住多说了两句。

    平南王因为她对陆璃音下狠手的事儿,本就生气,现在听到这番话,面色更是阴沉得可怕,愤怒的哼道,“冷家的女儿这么没规矩吗,看到本王连礼数都没有了!”

    冷絮月闻言,勾唇一笑,并未计较这么多,而后朝着他微微福身,“臣女见过王爷。”

    冷絮晴不大服气,板着脸,敷衍了事的行了个礼。

    王爷见此,怒哼一声,碍于何长老在此,不好发难,只有忍下怒火,不再看她们。

    而何长老看到冷絮月,老脸竟是带了几分讨好的笑意,顺着她的话,微微点头,“絮月丫头说得不错,这炼丹,必须要有精神天赋才行,不然,不管怎么教导,都成不了气候。”

    看得出来,这位何长老有些巴结冷絮月。

    不过,也能想得通,何长老如今不过是名初期丹宗,而冷絮月小小年纪就达到了中期丹皇,再过两年,怕是就要赶超他了。

    更何况,冷絮月又是副会长的弟子,前途不可限量,搞不好,还能继承她师父的衣钵,成为这炼丹公会的副会长。

    这样的天才,他自然是要拉好关系的。

    平南王听到这话,有些生气,蹙眉反问道,“何长老,昨天你可是亲口答应本王要收音儿为徒的,现在是打算反悔的意思吗?”

    冷絮月不等何长老开口,便是故作惊讶的反问道,“何长老,你竟然私下答应过这种事儿。世人都知道,要想进入炼丹公会,必须经过严格的考核才行,你这样做,不是会引起其他弟子的不满吗?要是让我师父知道了,你怕是不好交代吧!”

    何长老听到她把副会长都搬了出来,顿时吓得脸色发白。

    她师父庞建元可是非常厉害的人物,庞大师要是追究起来,他的下场肯定会很惨。

    许是想清楚了,他才冲着平南王,抱歉的开口,“王爷,不是我不帮忙,主要是清音郡主的天赋实在太差了,我无能为力啊。”

    眼前这个清音郡主,根本就是一个废物,他除非疯了,才会为了一个废物,去得罪冷絮月这个炼丹天才和位高权重的庞大师。

    “你——”平南王没料到他真的出尔反尔,当场气得面色铁青,想要发火,却被苏陌凉一口打断。

    “爹,算了吧,我没有任何底子,就这样进入炼丹公会,的确落人话柄,别人说我倒没有关系,要是说您仗势欺人,那就不太好了。”苏陌凉识大体的出声劝说。

    这炼丹公会,她本就没打算进,更何况刚才空间里的真君老人说眼前这位何长老只是名初期丹宗。

    如今她都已经是名中期丹宗了,这长老连她的实力都不如,怎么可能成为她的师父。

    想当初,就连御虚天尊让她拜师,她都拒绝了,更何况是这种连她都瞧不上的人。

    可笑的是,这位何长老还端着好大一副架子,各种嫌弃她。

    殊不知,苏陌凉对他压根不屑。

    平南王听到苏陌凉这话,看到周围投来异样的目光,面子有些挂不住,只有就此作罢,“哼,这炼丹公会,我们还不稀罕进呢,音儿,我们走!”

    说着,平南王便是生气的拂袖离去。

    冷絮晴看到平南王和陆璃音灰头土脸的离开,望着他们狼狈的背影,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哈哈哈,真是搞笑,那平南王和陆璃音也太没有自知之明了,居然还妄想加入炼丹公会,简直是痴人说梦,惹人笑话啊。”

    冷絮月嘴角轻扬,斜起一抹讽刺的弧度,“平南王当然也想自己的女儿有出息,看来是修炼灵力无门,只有从修炼精神力入手了。”

    “哈哈哈,修炼精神力哪是那么容易的事儿,我看啊,八成是晏凌宇因为喜欢你,而拒绝了跟陆璃音的婚事儿,她受了刺激,也想要学习炼丹,企图跟你一比高下啊,真是自不量力,笑死我了,哈哈哈——”冷絮晴想到这种可能,笑得花枝乱颤。

    冷絮月闻言,也是失笑着摇摇头,嘴上虽然没说什么,可心里却有了优越感。

    一个废物,还想跟她比炼丹,绝对是她这辈子听过最好笑的笑话。

    平南王回到王府,发了很大的火,苏陌凉倒是毫不在意的安慰了几句,便是回房间修炼去了。

    不过,平南王还是不消停,虽然打消了送她去炼丹公会的念头,但又想了别的法子,给她招了个暗卫。

    据说这位暗卫武艺高强,灵力达到了后天君灵师,有他的保护,平南王和王妃才能彻底放心。

    如今,看到跪在自己面前的男子,苏陌凉一阵抚额,头疼不已。

    她做事情,一向不喜欢有人跟在身边,更何况她这次是隐瞒身份,混迹在这么凶险的地方,一言一行都要特别的小心,要是有人在暗处监视着,她总是不放心的。

    只是,平南王的好意,她没办法拒绝,只有无奈的叹了口气,询问道,“叫什么名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