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24章 给她招了个暗卫
    男子低着头,恭敬的抱拳回话,“小的云乾,拜见清音郡主。”

    苏陌凉冷眸打量着他,低吟道,“抬起头来,我瞧瞧。”

    话落,男子微微抬首,望向苏陌凉。

    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普通的脸,黝黑的皮肤,毫无特色的五官,就算丢进人堆里都找不出来,总体来说,还算比较低调。

    看到这里,苏陌凉微微点头,继续问道,“听说你是一名后天君灵师?”

    “回郡主,是的。”

    “实力不错,为何甘愿当一个废物的暗卫呢?”苏陌凉轻轻扬眉,问得相当直接,没有因为自己是废物而感到丝毫的惭愧。

    男子垂首,恭敬回答,“属下本就是杀手出身,拿人钱财,与人消灾,王爷出得起钱,那属下就替他办事儿。”

    苏陌凉闻言,了然的颔首,沉吟片刻后,忽然开口,“那我出比王爷多一倍的价格。”

    云乾微微一愣,顿时抬起头,不大明白的看着她。

    苏陌凉嫣然一笑,低声解释道,“既然王爷给了你钱,买你当暗卫,那我出比他多一倍的价格买你,你以后就是我的人了。”

    云乾闻言,立马领悟过来,这个女人是想自己认她为主,以后凡是以她马首是瞻,而不是为平南王办事儿。

    明白过来后,他没有任何犹豫,立马磕头行礼,“属下云乾,拜见主子。”

    看他识趣,苏陌凉满意的颔首,“好了,出去吧,没有事儿,不要来烦我。”

    云乾领命,顿时站起身退出了房间。

    又是两日匆匆过去,苏陌凉还在房间休息,便是看到冬菱急急忙忙的走进来,恭敬禀报,“小姐,刚才门外有个小厮带来口信,说是晏公子今晚邀请小姐在镜云湖上游船。”

    突然听到这种消息,苏陌凉有些意外。

    算来,离他上次拿解药,也才过去了四天而已,现在又邀请她出去,会不会太早了点。

    难道,这么快就毒性发作了?

    不会啊,那毒药炼制得很精准,不会提前,也不会延后,照理说是不会有错的。

    只是,让她讶异的是,这次碰面的地方不在酒楼,反而在湖面的花船上,搞得这么隆重,是想干嘛?

    苏陌凉一时摸不清他的心思,虽然有些疑惑,但还是打算亲自去一趟,随后便是朝着冬菱吩咐,“我出门一趟,王妃要是找我,你就说我睡了,知道吗?”

    冬菱想到是晏凌宇,不大放心的问道,“小姐,晏公子不是很讨厌你吗,怎么会突然邀请你游湖?”

    “大概是良心发现了,想跟我道歉吧。上次不是在黑砂森林救了我一命吗,其实他本性不坏。”苏陌凉敷衍的解释了一句。

    冬菱比较天真,苏陌凉说什么,她就信什么,想到上次的确是晏凌宇救了陆璃音,她才打消了疑虑,安心的点点头。

    “嗯,我先走了。”苏陌凉见她没有再问,便是准备抬步离开。

    可谁知道,还没走几步,她就被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云乾给拦住了去路。

    “不要去!”云乾冷着脸,低着头,语气可是十足的强硬。

    苏陌凉惊得皱起了眉头,面色不好的质问,“你这是在命令我吗?”

    “主子恕罪,属下只是为了主子的安全着想。”云乾立马告罪,可态度却依然霸道。

    苏陌凉有些无语,“我花钱买你来,是替我做事儿的,不是来阻止我做事儿的,你可明白?”

    “是,属下明白,主子要做什么,属下帮你去做。”云乾简直是茅厕里的石头,又臭又硬。

    苏陌凉简直无法跟这种人沟通,“有些人,我必须亲自去见,有些事儿我必须亲自去做,你只管做好我吩咐的事儿就好。”

    可云乾显然没将这番话听进去,仍然挡在她的面前,没有一点让开的意思,“这个人,你不能见!”

    苏陌凉闻言,心里多少涌上些怒火,不满的呵斥道,“云乾,你好大的胆子,我是主子还是你是主子?我想见什么人,难道还要经过你的允许吗?”

    云乾没有说话,只是行动说明了一切,不为所动的站在原地,像是一堵墙挡在她的面前。

    苏陌凉没料到此人油盐不进,怒得深吸了一口气,耐着性子质问道,“你倒是说说,我为什么不能见这个人!”

    云乾敛眉,沉默了一会儿,说出了一个匪夷所思的答案,“男女授受不亲,主子大半夜和男人在湖上泛舟,传出去,名誉受损。”

    苏陌凉听到这个回答,简直是哭笑不得,“我的名声一向不好,并不介意名誉受损,这个就不需要你来操心。你要是执意挡在面前,那我只有让我爹另外帮我换个暗卫了。”

    云乾听到这话,这才惊得抬头,态度明显有所松动。

    苏陌凉却是已经没了耐性,生气大吼,“还不给我滚开!”

    云乾见她生气,许是担心她换暗卫,只有妥协的侧身,为她让出了路。

    苏陌凉被他弄得莫名其妙,一肚子的火,狠狠瞪了他一眼,才错身大步离开。

    云乾则是默默的跟在她身后,一路保护着她的安全。

    入夜,月光皎洁,轻柔似絮,柔和的洒下淡淡银芒,像是温柔的手抚摸着大地。

    此时的焚血帝都已经华灯初上,灯光灿烂,星光迷离,五颜六色的光交相辉映,将那湖面上的景色倒映得美轮美奂。

    苏陌凉一眼望去,只见镜云湖上,花船无数,像是朵朵五颜六色的花朵,盛开在湖面上,美不胜收。

    就算站在岸边,她都能听到从湖中央传来的靡靡之音,

    据苏陌凉所知,这镜云湖是帝都夜生活中最热闹的地方。

    不少达官贵人,就连千金小姐都喜欢泛舟游船,一边观看歌舞曲艺,一边赏着迷人的夜景,生活好不惬意。

    想来,像晏凌宇这种公子哥,应该是经常来镜云湖上泛舟的,所以才会选了这么个地方吧。

    就在苏陌凉沉吟之时,岸边的船夫似乎认出了她的身份,不禁上前询问,“请问是清音郡主吗?”

    苏陌凉微微颔首,“正是。”

    “晏公子,已经在船上恭候郡主大驾,请郡主随小的来。”说着,船夫便是伸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将她引上了渡船,朝着湖中央游去。

    上了花船,苏陌凉便看到船头准备了一桌子好酒好菜,色香味俱全,让人食指大动。

    而船中央更是有舞女跳舞助兴,歌女吹拉弹唱,看到眼前一幕,不禁让苏陌凉大感意外。

    晏凌宇这是想干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