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25章 跟她套近乎
    看到眼前的一切,苏陌凉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一脸懵逼。

    晏凌宇找她来,不是为了拿解药的吗?

    现在又是舞女又是歌女的,会不会搞得太隆重了?

    苏陌凉满脸错愕,还没有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只见船舱里走出来了一抹英俊挺拔的身影。

    此人不是晏凌宇还能是谁!

    只是今晚的他,有些不一样。

    他像是特意打扮过一般,穿着蓝色锦服,在灯光的照耀下,散发着迷人的光泽,墨黑如瀑的长发被白玉冠束于脑后,将本就高颀的身子衬得更加器宇轩昂。

    他的眉长入鬓,眼眸如泉,清秀俊美,皮肤白腻,整个人风姿特秀,爽朗清举,的确不愧为焚血帝都的第一美男子。

    不过,看到这一幕,苏陌凉就更加疑惑了。

    眼前的晏凌宇面色红润,气息正常,根本没有一点毒发的迹象,既然不是急着要解药,那这么早找她来干嘛?

    想到这里,苏陌凉微微蹙眉,环视了周围一圈,冷声问道,“晏公子,你这是什么意思?”

    晏凌宇扬唇浅笑,俊美的脸庞被周围的灯光映得流光溢彩,俊美绝伦。

    他看了苏陌凉一眼,心情不错的回答,“当然是守七日之约。”

    苏陌凉顿时沉了脸色,没心情跟他开玩笑,“这才第四天,你会不会太早了!”

    “这种事儿,早得,晚不得。”晏凌宇笑着道。

    苏陌凉看他嬉皮笑脸的样子,不禁敛起眉头,不悦呵斥,“晏凌宇,你不要得寸进尺,我说了七天就是七天,你要是破坏规矩,就别怪我见死不救。”

    她可没有那么多时间跟他周旋,七天给他解药,已经算仁至义尽了。

    他现在倒好,时间还没到就约她出来,那以后岂不是要三天两头的找她?

    哪有他想什么时候出来,就什么时候出来的道理,她可不是呼之则来挥之即去的人。

    晏凌宇见她动怒,立马安抚道,“清音郡主,不要生气,我只是单纯的想请你吃个饭而已。以前多有得罪,我心里一直过意不去,所以打算借此机会,跟你赔个罪。”

    晏凌宇很好奇,这个陆璃音到底是什么人,不但拥有强悍的实力,还有五只灵兽,更是随随便便丢出一颗尊品丹药,他还不傻,这个女人怎么看都不像是乡野村姑。

    这几天,他天天都在琢磨这件事,越想越入迷,竟是到了迫不及待想见她一面的程度。

    可苏陌凉却是不领情,冷哼反驳,“少跟我套近乎,我不吃你这一套。”

    这晏凌宇分明就是想讨好她,让她彻底解了他的毒。

    她才不会轻易上当。

    再说了,她根本就没把他之前的羞辱放在眼里。

    为了调查长公主一案,她已经焦头烂额了,哪有心思去计较这些。

    晏凌宇没想到他这样陪着笑脸,她都丝毫不给面子,嘴角的笑容也显得有些僵硬,“清音郡主,看在我准备了这么多的份上,赏脸坐下来一起吃个饭吧。”

    “你的心意我领了,我还有事儿,先走了。”苏陌凉面色不佳的看他一眼,说着,便要转身离开。

    晏凌宇看她要走,心里一慌,眼疾手快的一把拉住了她的手。

    然而这时候,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忽然掠来一抹黑色身影,猛地一掌将他震开。

    晏凌宇一个重心不稳,竟是跌倒了地上。

    他捂着受伤的肩膀,满目惊讶的抬目望去,只见陆璃音的身边多了一个男子。

    这位男子身材高大,长相普通,只是浑身散发的戾气让人不容小觑,一看就是个实力不浅的。

    “你是谁?”晏凌宇皱眉,面色相当难看。

    苏陌凉也没料到云乾会突然冒出来,还动手打倒了晏凌宇,表情同样有些惊讶,诧异的看了云乾一眼后,才解释了一句,“他是我的侍卫。”

    “喝,区区一个侍卫,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对本公子动手。”晏凌宇从地上站了起来,生气的大吼一声,英俊的面孔跃上愤怒。

    苏陌凉不想再和他纠缠,不耐烦的警告道,“晏凌宇,我以为你已经搞清楚了你现在的处境,现在看来,你还是不太明白!劝你还是乖乖听话,不然,晏家会因为痛失一个天才而一蹶不振。”

    听到这番无情无义的话,晏凌宇的心里不服气,破罐子破摔的反驳,“哼,不要拿这个来威胁我!反正也是死,你要是不仁,我就只有将把你的秘密说出去了,有本事儿,你现在就杀了我!”

    其实,他只是单纯的想和她吃顿饭而已,可这个女人完全不给面子,好像跟他多待一分钟都觉得恶心。

    他真的就这么让人讨厌吗?

    既然她想杀人灭口,那他也不会让她好过!

    “你——”苏陌凉顿时被他堵得语塞,面色阴沉得吓人。

    她没想到晏凌宇居然会用这个来威胁她。

    很显然,现在是公众场合,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晏凌宇就是拿准了她不敢把他怎么样,才这样理直气壮的反抗。

    这个晏凌宇真是让人头疼!

    就在两人剑拔弩张,互不退让的时候,不远处的船只上忽然传来惊讶的叫声。

    “姐,你快看啊,那不是晏公子和陆璃音吗?”

    船上的冷絮月闻言,顺着冷絮晴手指的方向望了过去,果然看到陆璃音和晏凌宇在同一个花船上,船上不但摆满了美酒佳肴,还有舞女歌女助兴,一番惬意舒适之景,顿时让她震惊的睁大了眼睛。

    她实在没料到晏凌宇会和陆璃音这个废物搅合在一起。

    因为上次黑砂森林事件,她故意晾了晏凌宇好几天,不去找他,就是想让他反省反省,跟她低头道歉,可谁知道,他不但没有悔意,反而瞒着她,和陆璃音在花船上寻欢作乐,实在太过分了!

    冷絮晴也是满脸愠怒,不理解的嚷起来,“这晏公子到底是哪根筋不对,怎么会和陆璃音那个乡野村姑在一起游湖,之前他说不忍心害人,我还能理解,可现在是怎么回事儿?他们——他们——这是几个意思啊?”

    冷絮月拧着眉头,面色又黑又沉,一双眼睛射着冷冷的光,死死盯着对面船上的两人,咬牙冷哼,“还能是什么意思,上次陆璃音被我赶出了炼丹公会,这是故意打击报复我呢。”

    冷絮晴闻言,顿时恍然大悟,愤怒如潮水般在胸中喷涌而出,怒目圆睁的冲着对面大吼,“陆璃音,你这个贱人,竟然下贱到勾引别人的未婚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