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26章 抢别人的男人
    苏陌凉听到声音,顿时转头望去,再次看到冷家姐妹,也是相当的无语。

    有时候,你越不想看到什么人,就越是能碰到。

    “冷絮晴,麻烦你把嘴巴放干净点,我什么时候勾引别人的未婚夫了。”苏陌凉本就被晏凌宇弄得心情不好,现在听到冷絮晴的诽谤更是火冒三丈。

    冷絮晴没想到陆璃音被她们捉奸在船了,居然还敢矢口否认,更是怒不可遏的呵斥,“陆璃音,你在晏公子的船上,又是好酒好菜,又是歌舞助兴,当我眼瞎吗。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就是嫉妒我姐得到了晏公子的欢心,所以想把晏公子从我姐的身边抢走!你这个又丑又没用的下贱货,还想跟我姐抢男人,简直不要脸!”

    苏陌凉听到这番话,顿时怒得绷紧脸蛋,握紧了手指。

    冷絮晴这一系列莫须有的罪名扣下,实在让人无语。

    她跟冷絮月抢晏凌宇?

    哈哈,天大的笑话!

    她现在恨不得离晏凌宇远点才好,没想到竟然被冷絮晴诬陷成抢她姐的男人,真是可笑。

    “冷絮晴,麻烦你搞清楚,是被你捧在手心里当成宝的晏公子自己邀请我上船的,你应该质问的是他,而不是我!”苏陌凉怒气横生,皱眉反驳。

    晏凌宇在她心目中,不过是个骄傲自大的公子哥罢了,这种养尊处优,想法单纯的男人,她根本就没放在眼里,就更别谈争夺了。

    有时候,她真搞不懂女人,明明是男人拈花惹草,犯的错,不惩罚男人,却要去为难无辜的女人,这样的人性何其悲哀。

    冷絮晴显然不相信苏陌凉的说辞,冷笑着回道,“陆璃音,你脸皮可真厚,就算晏公子邀请你上船,脚长在你自己身上,你要是不同意,他还能强迫你,绑着你上船不成?分明是你自己想上船,现在得了便宜还卖乖,把一切责任都推到晏公子的身上,真是令人恶心!”

    冷絮月闻言,似乎也赞同这种说法,唇角斜起嘲讽的弧度,轻蔑的扫了一眼苏陌凉,而后望向晏凌宇,清冷的声音带着说不尽的不屑,“晏凌宇,没想到你的眼光这么差,连这种女人你都看得上眼,你确定不是脑子进水了吧?”

    许是因为晏凌宇邀请一个废物游湖,却没有邀请她,冷絮月被刺激到了,自尊心受创,语气十分的尖锐。

    晏凌宇也是被她不给面子的冷嘲热讽,气得面色铁青,憋了一肚子的火。

    以前为了追求冷絮月,他一直隐忍着,没有发作,也只当她们是闹小孩子脾气,毕竟千金小姐有些任性是很正常的事儿,可自从上次见她们不但恩将仇报,还背后耍阴招,想要置人于死地,他就有些看不过眼了。

    他承认冷絮月天赋惊人,实力不错,不管是长相还是家世背景,都是唯一配得上他的女人。

    可他并不想娶一个张扬跋扈,嚣张任性的毒妇啊。

    更何况刚才冷絮月那番话,极度不给面子,让他在陆璃音面前,颜面扫地,十分难堪。

    晏凌宇本还想忍,可现在实在忍不住了,语气也夹枪带棍的,分外难听,“是呀,我眼光一向不好,要是好的话,以前怎么会看上你呢!”

    “你——”冷絮月没想到晏凌宇会这样不留情面的反讽,当场气得呼吸一滞,噎得说不出话来。

    以前的晏凌宇对她可是唯命是从的,现在简直像是变了个人一样,这样的反差让她有些接受不了,一下子气得面颊涨红。

    冷絮晴也发现了晏凌宇的态度转变,顿时将一切原因都归结到了苏陌凉的身上,指着苏陌凉破口大骂,“陆璃音,你这个破坏别人感情的狐狸精,肯定是你在中间挑拨离间,迷惑晏公子,你——”

    “够了!身为大家闺秀,满嘴的贱人,狐狸精,你们不害臊,我都替你们臊得慌。清音郡主是我请来的贵客,你这样羞辱她,摆明了是跟我过不去!”晏凌宇实在听不下去,顿时愤怒大吼,一下子打断了冷絮晴的话。

    冷絮晴闻言,满脸错愕,不敢相信的瞪大了眼睛,“什么?贵客?”

    冷絮月也是觉得可笑,不禁深吸一口气,觉得匪夷所思的干笑两声。

    “晏凌宇,你厉害,你继续招待你的贵客,以后不要出现在我面前。絮晴,我们走!”

    声音一落,冷絮月便是招呼着船夫,快速驶向岸边,很快退出了晏凌宇的视线。

    冷家姐妹的船只一离开,苏陌凉也待不下去了,不等晏凌宇阻止,便是直接上了旁边的渡船,直接扬长而去。

    走在回府的路上,苏陌凉一直沉着脸,心情不太好,而后忽然想到什么,猛地停下来,转身望向尾随在身后的云乾。

    云乾没料到她会突然转过身来,也赶紧停下步子,站在离她有五米远的地方,不敢有任何的动作。

    “云乾!”苏陌凉想到刚才的事儿,不禁皱起眉头,提高声音唤了一声。

    云乾闻声,赶紧上前,恭敬抱拳,“属下在!”

    苏陌凉板着脸,冰冷的盯着他,口气带着不满,“以后没有我的命令,不准随便动手,听明白了吗?”

    她要的是绝对服从,而不是他的自作主张!

    云乾立马明白过来,陆璃音这是在指责他对晏凌宇动手的事儿,意识到这一点,他冷峻的眉宇不直觉的蹙了起来,沉默片刻后,忽然问道,“主子喜欢他?”

    苏陌凉闻言,表情更是分外难看,生气的大声呵斥,“你好大的胆子,竟敢过问主子的事儿!”

    “主子恕罪!属下不敢!”云乾见她生气,惶恐的告罪。

    苏陌凉见此,冷哼一声,脸蛋绷起怒意,压低声音,阴鸷的警告,“哼,记住我今天吩咐的,要是再私自动手,或者过问不该问的,就别想拿到一分钱!”

    云乾立马抱拳回应,“是,属下遵命!”

    见他听明白了,苏陌凉这才转身朝着王府的方向走去。

    本来苏陌凉以为经过这件事,晏凌宇会有所收敛。

    可没想到,才过了两天,他更是变本加厉,竟然找到王府来了。

    此时,冬菱急急忙忙的冲进苏陌凉的房间,气喘吁吁的禀报,“小姐,你快出去看看,晏——晏——公子来了,正——正——正在门口,被管家拦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