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27章 没收到任何消息
    苏陌凉闻言,面色一惊,拧起眉头,“晏凌宇怎么来了?”

    “他——他说找小姐你有事儿!但他之前拒绝了与小姐的婚事儿,跟王府闹得不愉快,所以管家害怕他是来闹事儿的,所以没敢放他进来。可是,他说见不到小姐,就不走了,现在僵持在门口,奴婢怕会惊动王爷和王妃啊。”冬菱喘着粗气,愁眉锁眼的回答。

    听到这话,苏陌凉再也坐不住了,顿时站起身,大步跨出了房间,直奔前院。

    这个晏凌宇还真是不消停,上次警告了他,他反倒得寸进尺了。

    她的身份是绝对不能暴露的,他们两人的交易也不能让其他人知道。

    可他现在闹上门来,要是惊动了王爷和王妃,一不小心泄露了毒药的事儿,可怎么得了。

    想到这里,苏陌凉脚步生风,片刻都不敢耽搁,眨眼就来到了门口。

    果然,晏凌宇站在门口,像一座石像一样,屹立在那里,无论管家怎么劝都劝不走。

    苏陌凉见此,怒火猛地窜了起来,上前就是一顿呵斥,“晏凌宇,你跑到王府来干嘛!”

    “还能干嘛,当然是找你啊。”晏凌宇看她出来,眼前一亮,刚还生气的表情顿时缓和了下来,只是语气竟然带了些委屈。

    苏陌凉想不明白,他到底有什么好委屈的?

    此时此刻,她真有一巴掌拍死他的冲动。

    晏凌宇明知道她不想暴露实力,所以他们每次解药交易也都是私下碰面,尽量避人耳目。

    没想到,他竟是闯到王府来了,可恶!

    为了不暴露两人的秘密,苏陌凉尽量心平气和,隐晦的提醒,“晏公子,我知道你对我有很多抱歉,如果你真的过意不去,在酒楼请我吃顿饭,就行了,没必要跑到王府来。你也知道,我爹娘现在恨死你和晏家了,要是被我爹娘发现你找上门来,你怕是会吃不了兜着走。”

    苏陌凉这话很明显是在警告他,想要解药,两人在酒楼碰面就行,不要闹到王府来。

    可晏凌宇一听这话就来气,愤怒的反驳,“我给你写了那么多封信,还派了小厮到府上邀请你到醉月楼吃饭,请了你好几次,你都无动于衷,害我在酒楼苦苦等你好久,你现在还好意思说这话!”

    她要是真去了,他也不用跑到王府来看人脸色了。

    这陆璃音分明就是故意躲着他,现在把话说得这么冠冕堂皇,早些时候干嘛去了。

    苏陌凉闻言,面色划过惊讶,疑惑的敛眉,“你什么时候给我书信了?”

    “陆璃音,你讨厌我,不想见我就明说,也不用这么耍我吧!我请了你多少次,你自己心里清楚,没必要在这里装!”晏凌宇面对苏陌凉的态度,深受打击,他这辈子就没这么低声下气,狼狈丢脸过。

    想他那么骄傲,结果在陆璃音面前一文不值,简直是他这辈子最大的耻辱。

    苏陌凉被他数落得莫名其妙,她的确是没收到过他的书信,对他口中所说的一切都完全不知情。

    看到晏凌宇不像是在撒谎,苏陌凉顿时皱眉望向一旁的冬菱,冷声质问道,“冬菱,你收到书信,为何不报?”

    冬菱无辜的立马摆手,“小姐,晏公子说的信,奴婢完全没有收到啊。还有晏公子说派了小厮送来口信,可奴婢连小厮的影子都没看到过,就更别说听到什么口信了。”

    听到这话,苏陌凉眉头皱得更紧,忽然觉得有些奇怪。

    晏凌宇一口咬定邀请了她的,而冬菱却是没收到任何消息,她知道,冬菱再大的胆子,也不敢隐瞒她的。

    这中间肯定出了什么问题。

    不过,苏陌凉担心惊动王爷和王妃,只有暂时稳住晏凌宇,面上内疚的说道,“让晏公子久等,实在抱歉,这样吧,为了赔罪,明日一早,我在醉月楼设宴款待晏公子如何?”

    晏凌宇听到她松口,知道解药是有着落了,只是想到她玩弄自己,胸口的怒火无法平息,恶狠狠的咬牙警告,“哼,陆璃音,你最好不要骗我,不然我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话落,晏凌宇恨恨瞪了苏陌凉一眼后,拂袖离去。

    看到他走了,苏陌凉才松了口气,朝着管家简单的吩咐道,“晏凌宇找上门的事儿,不要让王爷和王妃知道,他们要是知道,又该生气了。”

    管家得令,连连点头,“是,老奴明白。”

    苏陌凉点点头,便是与冬菱重新回到了自己的院子。

    她走进大厅,缓缓落座,想到刚才的事情,面色阴沉,蹙眉沉吟了片刻,忽然冷声唤道,“云乾!”

    声音落下,只见一抹黑色身影,顿时从外边掠了进来,来到苏陌凉的跟前,恭敬抱拳,“主子有何吩咐?”

    苏陌凉打量了他一眼,幽幽开口,“你看到过晏凌宇送来的书信吗?”

    云乾低着头,毫不犹豫的回答,“回主子,云乾并未看见。”

    闻言,苏陌凉微微挑眉,再度追问,“也没看到过晏凌宇派来的小厮吗?”

    “回主子,没有!”他冷着脸,看不出情绪,理直气壮的语气也没有丝毫的心虚。

    苏陌凉轻轻颔首,“好了,你下去吧。”

    云乾再度抱拳,听话的退出了大厅。

    看到他出去后,苏陌凉才眯起了眼睛,眸底掠过一抹暗茫——

    ————————————

    入夜,苏陌凉正准备休息,王妃却忽然驾到。

    说是最近天气转凉,担心她身子单薄,容易受冻,所以特意带了些厚实的棉被过来。

    王妃对她一向好得没话说,苏陌凉感激的迎上前,接过被子,责备道,“娘,你也知道最近天气转凉,如今这么晚了,你却还在外边走动,容易受冻的是你吧。要是让爹知道了,他又得说你了。”

    “哈哈,我穿的厚,不碍事。你爹最近为焚天君的事儿发愁,也没有心思来搭理我。”王妃笑着摆摆手,显然没放在心上。

    苏陌凉听到焚天君三个字,心中一震,忽然生出几分好奇,装作无意的询问道,“焚天君最近有什么事儿吗?”

    “哎,我听你爹说,焚天君最近好像被噩梦困扰,夜不能寐,辗转反侧。之前请了很多太医来诊治,都没人能瞧出病因,所以现在病情是越拖越严重了。你爹正在想各种办法,帮他寻觅名医治病呢。”说到这里,王妃无奈的叹了口气,看得出来,此事就连平南王都感到有些棘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