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28章 马车翻了!
    噩梦?

    苏陌凉还第一次听说,强大的焚天君居然有这种病。

    其实,做噩梦多半是心理疾病,要从心理上疏导才有效果,然而这个异世大陆,并没有心理疾病的概念,那些太医自然是束手无策了。

    其实,想要治好心理疾病说难不难,说简单也不简单,只是需要时间来慢慢诱导和改善。

    想到这里,苏陌凉忽然有了主意。

    如果她自告奋勇的帮焚天君治病,那她就能经常进入宫中,混迹在他的身边,这样一来,她就有机会调查出真相,顺便偷到瞳术的解药。

    虽然可能会有风险,但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啊。

    许是想得很清楚了,苏陌凉忽然抬头,朝着王妃,主动请缨道,“娘,我们家以前是做药材生意的,我的生父多少懂些医术,我耳濡目染,也学了些治病的法子,或许可以帮爹的忙。”

    “你?”王妃没料到她会主动帮忙,惊讶的瞪大了眼睛。

    “是呀,我在王府过着这么安逸的生活,全都是爹娘给我的,现在爹有困难,女儿自然义不容辞。”苏陌凉浅笑着点点头。

    “可是——焚天君的病,好多太医都束手无策,你个小丫头,能瞧出什么啊?”王妃见她年纪轻轻,对她的医术有些质疑。

    “娘,太医们用的都是中规中矩的办法,而我们用的是民间偏方,你也知道,有些怪病,反而用偏方效果比较好。所以,凡事都得试一下,说不定就成了呢!”苏陌凉耐心的劝道。

    王妃总觉得有些不妥,担心的摇头,“这是给焚天君治病,可不是开玩笑的,稍有不慎,就是人头落地的事儿,我还是不放心让你去冒这个险。”

    苏陌凉闻言,拉住她的手,安抚道,“娘,你就放心吧。我如果没有把握医治,绝不逞能,跟你保证,不会胡来的。”

    “可是——”王妃还想阻止,苏陌凉却是一口打断,“我来王府这么久了,受了你二老的恩惠那么多,你要是不让我出点力,我真的过意不去,以后也没脸待在王府了。”

    “哎,你这孩子,我们既然认了你,就把你当亲女儿了,跟我们客气这么多干什么,你若是想去,就去吧,不过要听你爹的话,不可越矩,知道吗?”王妃拍了拍她的手,担心的嘱咐道。

    苏陌凉乖巧颔首,应下来,“是!”

    以前她没那么多顾忌,为了调查出真相,拿到解药,可以不择手段,但现在她会顾及平南王和王妃的处境,会考虑自己的行为会不会伤害到他们。

    所以,这次进宫,一切小心为上。

    平南王自从得知陆璃音想帮忙看病,起初也是有些犹豫,可陆璃音坚持,王妃不忍心看她失望,不停的在旁边打边鼓,他只有妥协。

    反正目前为止,他也没找到合适的大夫,还不如死马当活马医,给陆璃音一个机会。

    想来,她要是遇到问题,肯定会知难而退的。

    所以,第二天一大早,平南王就准备好了马车,趁着上早朝的机会,带着陆璃音一同进宫。

    他打算上完早朝,就让陆璃音面见焚天君。

    许是上早朝的时间快到了,马车驶得很快。

    在马车上,平南王千叮咛万嘱咐,告诫她见到焚天君该如何行礼,如何说话,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全都交代的一清二楚。

    看样子,是因为她上次在宫宴上失态,差点惹怒焚天君,平南王有了心理阴影,一直都不太放心。

    苏陌凉虽然都明白,但面上还是装着乖巧的一一应下。

    然而,就在两人说话的当头,马车前方忽然冲来一匹发了疯的骏马,马车夫见此,吓了一大跳,立马拉住缰绳想要刹车,可由于行使得太快,哪里是一时半会刹得住的。

    就在马夫惊恐之际,疯马一声嘶鸣,猛地撞了上来,剧烈的冲击一下子将马车撞翻到地上,马车夫闪避不及,被撞飞到了一边。

    而马车里的苏陌凉和平南王因为马车的倾倒,撞到了一边,也是没料到这突发状况,脸上纷纷涌上惊色。

    这时候,一直在暗处保护苏陌凉的云乾,顿时冲了出来,立马撩开门帘,朝着苏陌凉伸出手,“主子,属下扶你出来!”

    苏陌凉因为刚才的颠簸弄得有些狼狈,又不能在平南王面前暴露实力,只有装作柔弱,任由着云乾将她搀扶出来。

    可她刚一出马车,还没站稳,只听撕拉一声脆响,她的裙摆竟是被撕裂了一大块。

    她惊得低头一看,云乾的脚正踩在她曳地的裙摆上,因为她忽然站起身,裙摆被两股力量一拉扯,直接撕裂成两半,看上去分外滑稽。

    看到这一幕,苏陌凉猛地蹙眉,生气的抬起头,瞪向扶着她的云乾。

    云乾有些后知后觉,接收到她愠怒的目光,这才突然意识到自己踩烂了她的裙子,顿时手足无措的请罪,“主子恕罪,属下不是故意的。”

    苏陌凉闻言,微微挑眉,意味不明的扬声反问,“是吗?看来,你还真是不小心啊。”

    云乾立马下跪抱拳,“属下疏忽,请主子责罚。”

    苏陌凉看他这幅视死如归的样子,眼角轻扬,眸底闪过一丝暗茫——

    沉默片刻后,她敛起情绪,冷声吩咐一声,听不出喜怒,似乎并未放在心上,“谁不会犯点错呢,既然不是故意的,就起来吧。”

    云乾听她松口,才赶紧起身,规规矩矩的退到一边,不敢吭声。

    而平南王看到她的裙子烂成这样,有伤风化,生气的皱起眉头,冲着云乾大声呵斥,“混账东西,笨手笨脚的,连个人都伺候不好,要你何用?”

    苏陌凉看到平南王发火,不禁柔声劝道,“爹,算了,他不是故意的,饶了他这次吧。”

    平南王知道她善良,不爱计较,可想到等会还要入宫,面见焚天君,就气得拧起眉头,着急的叹道,“哎呀,音儿,你穿着这身烂衣服,等会要怎么面见焚天君啊。上次你殿前失仪,是因为第一次进宫,难免有些紧张,焚天君还能理解,可你现在这副样子进宫,实在太过失态啊。”

    不怀好意的人,必定会故意渲染是王府不把焚天君放在眼里,才这样随随便便的进宫,到时候又是一顶帽子扣下来,惹一身的麻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