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29章 给她下药
    苏陌凉也知道现在仪态有损,不适合进宫,只有暂时打消了面见圣上的念头,“爹,现在时间不早了,你还是赶紧去上朝吧,我明天再进宫,也是一样的。”

    平南王知道时间有些紧,只有无奈的叹了口气,赞同的点头,“嗯,好吧,你赶紧回府换身衣裳,我先进宫了。”

    说着,平南王冲着一旁的云乾,厉声吩咐,“赶紧护送郡主回府,要是有半点差池,唯你是问!”

    云乾恭敬领命,“是,属下遵命!“

    话落,平南王便是牵过一旁的马,翻身骑了上去,临走前还不忘朝着马夫生气的命令,“你马上给本王去查,本王要知道好好的街道,为何会突然冲出一匹马来!”

    马夫被他威严所摄,抖着身子,抹着冷汗,连连点头,“是,奴才立马彻查此事。”

    听到这话,平南王才策马扬鞭,朝着皇宫赶去。

    苏陌凉则是深深看了一眼,翻在地上的马车,又瞧了一眼旁边低眉顺目的云乾,目光微凝,神色闪过一抹隐晦,良久,她才敛起情绪,面无表情的朝着王府,原路返回。

    回到王府,王妃见她搞得这样狼狈,吓了一大跳,立马带她换了衣裳,仔仔细细的检查她有没有受伤。

    害怕她受惊,王妃还专门吩咐厨房为她熬了压惊汤。

    王妃一番好意,苏陌凉不好拒绝,只有应下来。

    面对她的热情,苏陌凉忽然发现应付王妃,简直比翻车还累。

    终于,折腾了好一阵子,王妃才放她回了自己的院子。

    只是,她前脚一踏进房间,冬菱后脚就跟了进来,手里端着王妃吩咐的压惊汤,笑着道,“小姐,汤水熬好了,你趁热喝了吧。”

    苏陌凉闻言,挑眉看了眼汤水,眸底的精光一闪而逝,而后接过汤碗,没有任何犹豫,仰头饮尽。

    “好了,端出去吧。”苏陌凉将汤碗递回给冬菱,挥挥手,示意她退下。

    冬菱看她满脸疲惫,知道她想要早点休息,旋即识趣的点头,退出房间,替她掩好房门。

    苏陌凉见她走了,才赶紧将喝下去的汤水给吐了出来,吐干净后,拿起手帕擦了擦嘴角,重新走到侧殿卧床休息了。

    翌日一早,晨曦徐徐拉开序幕,初生的太阳浸润着浅蓝色的天幕,温柔的洒向大地,将整个世界都照得亮堂堂的。

    冬菱知道由于昨天马车出事儿,陆璃音将入宫的日子改到了今天,害怕耽搁时间,所以一大早就敲门唤她,“小姐,时间不早了,该起床了。”

    只是她敲了好久,里边一点动静都没有,冬菱开始有点慌了,更是提高分贝,叫了起来,“小姐,该起床了,今早还要随王爷一同就进宫呢!”

    然而不管她怎么叫,里面仍然没有陆璃音的回应。

    这些日子,冬菱也大致摸清楚了陆璃音的生活习惯,知道她一向浅眠,听到一丁点的动静,就会醒过来,绝对不会睡地这么死。

    意识到这一点,冬菱面色涌上些担心,正准备推门而入的时候,身后忽然传来平南王的声音。

    “冬菱,小姐呢?”

    冬菱闻言,看到平南王大步走来,神色惶恐的行礼,“奴婢见过王爷,小姐--小姐还在屋里睡觉,奴婢叫了半天,都没反应,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平常小姐都不会睡到这么晚的。”

    平南王听到这话,也是一脸诧异。

    他知道陆璃音一向乖巧懂事儿,明知道今早要入宫面圣,她肯定会早早就准备好的,怎么会还在睡觉。

    觉得有些奇怪,平南王心里涌上些不好的预感,着急的指挥冬菱,“你快进去看看,是不是小姐出事儿了!”

    他生为养父,不便进入女子的闺房,只有赶紧命令冬菱。

    冬菱听到吩咐,也是吓得白了脸色,正准备推开房门进去。

    谁料,这时候房门竟然自己打开了。

    只见苏陌凉早已穿戴完毕,着装打扮优雅大方,极为得体的从里边走出来。

    她脸上洋溢着温柔的笑容,迎面走来,让人如沐春风,清脆悦耳的声音缓缓扬起,“爹,我已经准备好了,可以进宫了。”

    看到她安然无恙,并没有什么事儿,平南王才松了口气,缓和了面色,连连点头,“嗯,走吧,马车已经在门口等着了。”

    冬菱看到这一幕,惊讶的瞪大眼睛,有些糊涂的挠了挠头,满脸困惑的盯着苏陌凉离开的背影,半天反应不过来。

    她刚才在外边叫了那么久,陆璃音一点回应都没有,现在王爷一来,她竟是什么都准备好了,直接从里边走了出来。

    她家小姐到底在搞什么鬼啊!

    冬菱是弄不明白,只有苏陌凉自己知道,她之所以这么做,不过是掩人耳目罢了。

    从大街上忽然冲出疯马,撞翻她的马车开始,她就觉得有猫腻。

    紧接着,她的裙子又被撕烂了,不管怎么看,都像是有人在阻止她进宫。

    昨天对方的阴谋是成功了,可她今天还要进宫,他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因此,她猜测,对方很可能会在她的饮食中动手脚。

    所以,为了麻痹对方,她故意装作中招的样子,让他放松警惕,以便顺利入宫。

    只是她很好奇,这个人到底为什么要阻止她进宫!

    一路上苏陌凉都是忧心忡忡的样子,一直思考着对方的意图,不知不觉,便是已经来到了宫内。

    平南王下了马车,严肃的朝着苏陌凉吩咐,“音儿,你先在外边等着,我上完早朝会跟焚天君禀明此事,若是焚天君愿意让你瞧病,自会派人来请你。”

    苏陌凉微微点头,“是。”

    说完,平南王便是快步离开。

    过了将近一个小时,果然不出苏陌凉所料,焚天君身边的陈公公亲自来到跟前,恭敬的行礼,“清音郡主,焚天君有请。”

    苏陌凉从马车上下来,冲他客气的颔首,“有劳公公带路!”

    话落,她随着陈公公,穿过走廊,来到了焚天君的御书房,雅安殿。

    苏陌凉一进去,就看到平南王站在殿中央,低眉顺目的等待着吩咐。

    而焚天君坐在最上边,犀利如鹰的紫色眸子正目不转睛的目送她走进来。

    那样的视线太过尖锐,苏陌凉如遭芒刺,须臾手心竟是捏出了一层冷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