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0章 你得的是心病!
    “臣女叩见君王!”苏陌凉佯装镇定的来到大殿中央,毕恭毕敬的下跪行礼。

    焚天君见此,妖娆的眼角微扬,紫色眸子轻轻眯起,从中泄出晦暗不明的冷芒,如此审视了好一会儿,就在苏陌凉被这种威压弄得有些紧张的时候,他才冷声开口,“起来吧!”

    苏陌凉得令,这才温顺的行礼,站起身来,“谢君王!”

    “听说你以前的生父是个江湖郎中,顺带做做药材生意?”焚天君打量了苏陌凉一眼,面无表情的扬声询问。

    苏陌凉垂着头,规规矩矩的回话,“回焚天君,正是!”

    焚天君闻言,眸光渐冷,眉头一扬,厉声质问,“你父亲不过是个江湖郎中,坑蒙拐骗的那一套,你也敢用在本君的身上?”

    这样的问题,掷地有声,犀利无比,吓得一旁的平南王身形一颤,连忙抱拳鞠躬,惶恐的解释道,“君王恕罪,小女只是忧心君王的身子,才自告奋勇的想要替君王分忧,她绝对没有害人的心思啊。”

    苏陌凉很清楚,这种时候绝对不能虚,一旦虚了,她就没办法让焚天君信服自己,接受她的治疗。

    思及此,她深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没有理会平南王的惊恐,从容的反问,“焚天君,如果江湖郎中,是靠的坑蒙拐骗,那连焚天君的病因都找不出的太医们又是靠的什么呢?”

    苏陌凉毫不示弱的反问,顿时让一旁的平南王大惊失色。

    就连上边的焚天君也被这样尖锐的问题弄得变了脸色,紫色眸子跃上几分罕见的惊讶。

    她这话的意思明摆着就是讽刺名正言顺的太医连病因都找不到,怕是也没有比江湖郎中好到哪里去。

    这个女人好大的胆子,竟然当着他的面,羞辱他的大臣,呵呵,还真是无法无天啊。

    这样的举动,在平南王看来,无疑是在找死。

    他之前吩咐了那么多,看样子陆璃音一句都没听进去,现在反而还敢出言不逊的顶撞焚天君,平南王当场吓得大汗淋漓,急忙低声警告,“音儿,你疯了吗,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而苏陌凉倒是毫不在意,继续不怕死的说道,“俗话说,英雄莫问出处,真正厉害的人不一定就非要拥有非常高的身份和地位,如果焚天君如此迂腐,这病怕是永远都医不好了。”

    “音儿,你给我闭嘴!”平南王已经被她吓得不轻,现在听她还敢指责焚天君迂腐,继续挑战焚天君的权威,更是吓得面色发白,急忙呵斥。

    然而此时的焚天君像是头一次听到这么大胆的言论,顿感新鲜,不禁仰头笑起来,妖冶的容颜忽然如花般绽放,美得令人炫目。

    低沉磁性的嗓音带着莫名的意味,缓缓在大殿内响起,“好一个英雄莫问出处,看样子,你对本君的病很有把握嘛。”

    “把握不敢,臣女虽然不能保证能完全治好焚天君的病,但臣女至少知道焚天君的病因。”苏陌凉微微摇头,郑重的回答道。

    听到这里,焚天君也来了些兴趣,挑起眉头,扬声问道,“哦?那你说说本君得的是什么病?”

    苏陌凉抬头,对上那双瑰丽的紫色眸子,沉声道,“心病!”

    焚天君闻言,心中大震,唇角的笑容猛然一凝,妖艳的俊脸倏然沉了下来。

    他没料到此人一眼就看穿了他的病症,顿时让他大感意外。

    其实,他自己很清楚,这些日子,之所以被噩梦缠绕,一直是因为梦里的一个人。

    这个人让他撕心裂肺,痛不欲生,为了不在梦里遇到这个人,他索性不睡觉,整晚整晚的辗转反侧,努力让自己失眠。

    所以,很多太医来瞧,都不知道原因,只当他是身体出了问题,不断的找身体上的毛病。

    没有一个是提到心病的!

    平南王一直观察着焚天君的神色,看他面色阴沉,目光冷厉,浑身散发出压抑的气息,不禁心中大骇,赶紧说道,“焚天君,小女不懂事,医术尚浅,若有得罪之处,还望焚天君海涵。微臣现在就带她离开。”

    他不敢想象,要是再待下去,陆璃音还会闯出什么大祸来。

    一次两次,焚天君可能觉得新鲜,不会计较,可要是次数多了,焚天君肯定容忍不了。

    所以,还是趁早撤离比较安全。

    然而,出人意料的,焚天君非但没有责怪陆璃音,反而赞赏的点点头,“呵呵,平南王,你这女儿的医术有些了不得啊!”

    听到这话,平南王神情一震,满脸错愕的盯着焚天君,眸子里全是疑惑。

    焚天君刚才是在赞美音儿的医术?

    他听错没有?

    不等平南王开口询问,焚天君已经下了决定,“陆璃音,既然你找到了本君的病因,本君倒是可以给你一个机会,不过你只有一个月的时间。一个月后,你要是治不好本君的病,又当如何啊?”

    苏陌凉闻言,轻笑了一声,理直气壮的反问道,“臣女刚才说过,没有把握完全治好君王,只是愿意一试,看看效果,如若因为没有治好君王,君王就要降罪,那臣女何必自找麻烦呢?”

    平南王听陆璃音一席话,简直能被她吓死,他真是没想到他这个柔弱温顺的义女,强硬起来,就连他都为之汗颜。

    这估计是他第一次见到,有人敢这么大胆的跟焚天君说话。

    焚天君则是大笑起来,连连点头,只是紫色眸子中的冷意犀利如刀,泛着可怕的杀气,瞧得平南王心惊胆战,为陆璃音捏了把汗。

    “君王,小女她——”平南王还想替苏陌凉说几句话,可焚天君却是一口打断,斩钉截铁道,“平南王,你这义女勇气可嘉,不输给男儿啊。本君决定,给她一个月的时间试试效果,如若治好了本君的病,大大有赏,如若没有,本君也不会责罚。”

    听到这话,平南王大感意外,他没想到陆璃音这样冲撞焚天君,焚天君居然还愿意给她机会,实在有些匪夷所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