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1章 突然出手!
    然而苏陌凉却是很清楚像是焚天君这类的强者,他没什么安全感,对周围的人和事儿都充满了戒备和不信任。

    做恶梦这种疾病,多半是心病造成,他自己是最清楚这其中的缘由,可是他却丝毫没有提起,导致这么多太医都不清楚病因。

    他连对常年负责他身体的太医都不信任,由此可见,他的内心封闭到了什么程度。

    如果她表现地懦弱无能,焚天君绝对不可能接受她的治疗。

    而她表现地无所畏惧,强硬自信,反而还能打动他,勾起他的兴趣。

    所以,这一步棋,苏陌凉是走对了。

    虽然有些险,但好歹是赢了。

    平南王震惊之后,渐渐回过神来,不大肯定的询问,“焚天君,你的意思是愿意让音儿给你治病了吗?”

    显然,他还是有些不敢相信,本来他早先预料到焚天君肯定会拒绝接受一个小丫头的诊治,之所以带陆璃音来,只是为了让她死心。

    没想到——焚天君还真的接受了。

    “平南王,本君刚才的话难道还不够清楚吗?你的女儿信誓旦旦,胆子不小,本君就给她一个机会。既然要治疗,就从今晚开始吧,清音郡主就暂时在宫里留宿一晚,明早,本君会派人将郡主护送回去。”焚天君望向平南王,严肃的说道。

    焚天君都已经下令了,虽然平南王心里有一千个一万个不放心,但也只有领旨的份儿,“是,微臣遵旨。”

    “嗯,你没什么事儿就退下吧。”焚天君微微颔首,沉吟道。

    平南王闻言,不放心的看了一眼旁边的苏陌凉,还是忍不住再次嘱咐:“音儿,我给你说的,你都要记在心里,千万不可越距知道吗?”

    苏陌凉知道他担心什么,明白的轻轻点头,“爹放心,我自有分寸。”

    听了她刚才那席话,他怎么可能放心,怕就怕她在乡下生活惯了,不懂宫里的规矩,也摸不准焚天君的脾性,惹出祸事儿来。

    只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焚天君已经点名让她留下,他也没办法强行将她带走,只有无奈的叹了口气,行礼退出了雅安殿。

    平南王这一走,苏陌凉便是被焚天君安排到了焚血宫的东祥阁休息。

    到了晚上,她才被陈公公带进了焚天君的寝宫。

    她一走进烟雾缭绕的寝殿,便是被那奇异而又刺鼻的香味呛得咳嗽了两声。

    单从这个气味来判断,苏陌凉便是嗅出了里面蕴含着好几种安神的药材。

    从这气味的浓郁程度和药材种类来看,焚天君的睡眠糟糕到了极点,太医们简直是把所有能安神助眠的药材都给他用上了。

    想来什么办法都用尽了,也没有任何效果。

    苏陌凉忽然有些好奇,到底是怎么样的心病,才会让一个人折磨到这种地步。

    就在她细细思忖之时,在那水晶珠帘之后,忽然传出低沉的嗓音,回荡在空旷寂静的寝宫里,显出几分阴冷,“说吧,你要如何治好本君的心病。”

    苏陌凉闻言,立马恭敬行礼,轻声询问道,“请问焚天君做恶梦有多长时间了?”

    虽然她看不清珠帘之后,焚天君的身影,但却能感受有一道犀利的目光在她的身上游走,所以她的一举一动全都在他眼皮子底下,不敢有半分失礼的地方。

    沉默了一会儿,里边才传来冷漠的声音,“有六个月了。”

    苏陌凉面色掠过惊讶,她还以为焚天君一直都有这种恶疾,没想到只是几个月的时间。

    思及此,她心有疑惑,继续追问道,“焚天君的意思是,六个月前并没有像现在这样频繁的做噩梦吗?”

    “嗯——以前从未有过这样的症状。”焚天君低吟道。

    苏陌凉听到这里,了然的点点头,更是觉得奇怪,“看来焚天君的病是在六个月前诱发的,不知道六个月前,焚天君在哪里,干过什么事儿,受过什么刺激没有?”

    问到这里,苏陌凉忽然想起来,六个月前不正是焚血天城和云楼暗域两军交战的时候吗,当时她还女扮男装参加了这次战役,设计害死了他的几名大将,打得他铩羽而归,难道他是因为受了这个打击,从此一蹶不振,心里有了阴影?”

    不可能不可能,凤墨邪那么强大的一个人,怎么会连这种打击都受不住,要真是这样脆弱,他今天也爬不到这个位子啊,实在不符合他的性子!

    想到这里,苏陌凉微微摇头,立马否定了这种猜测。

    就在她困惑之时,焚天君幽幽开口,低沉的声音带着莫名的凝重,“六个月前见过一个人。”

    “一个人?”苏陌凉惊疑的皱起眉头。

    她还以为造成这种病症的原因,再怎么也该是件重大的事故,或者不小的心理创伤,更甚至是做多了坏事儿,良心不安之类的,可怎么也没想到仅仅是因为一个人。

    焚天君这样厉害,天不怕地不怕的,难道还怕一个人吗?

    想到这里,苏陌凉忽然有些好奇,到底是谁能对焚天君的影响那么大,竟然把他折磨到如斯地步,旋即忍不住询问道,“那个人是谁?”

    被问及此人是谁,周围的气压一下子降了下来,就算站得这么远,苏陌凉都能感受到珠帘之后传出来的阴煞之气。

    她忽然感觉到气氛不对,心头有些忐忑起来,正准备放弃询问,却听到珠帘之后,忽然传来一声深沉而又冷厉的声音。

    “是——你!”

    力度极重的你字一出,顿时伴随着一股强烈的风刃从那珠帘之后袭击而来,朝着苏陌凉的脸蛋凶猛刮去。

    苏陌凉哪里料到焚天君会突然发难,根本来不及反应,便是被他的力量击中,不堪负荷的跌倒在地。

    为了不暴露身份,她没有使用任何的灵力,全然一副弱女子的样子,摔在地上受伤不浅。

    而扑面而来的风刃也迅猛的刮过她的脸蛋,顿时带起一条血痕,鲜血瞬间从里面汹涌而出,显得分外醒目。

    此时此刻,苏陌凉心中大骇,一把捂住受伤的脸蛋,满目震惊的朝那珠帘之后望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