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2章 触犯他的底线
    “焚天君,你这是什么意思?”苏陌凉知道自己被他怀疑,心里震撼不已,面上还要装作不明白的大声质问。

    因为眼下这危及时刻,一定要沉住气。

    在那暗处的焚天君发现她的容颜并没有任何改变,仅仅是多了一道血痕而已,这一刻,他僵住了表情,紫色瞳孔情不自禁的放大,里边难掩惊讶之色。

    之前见陆璃音伶牙俐齿,思维敏捷,焚天君的脑海里第一浮现的就是苏陌凉的身影。

    那个女人也如这般勇敢机智,言辞犀利,这种少有的气场,给了他非常深刻的印象,所以看到陆璃音也散发着相似的气质,便是怀疑起了她的身份。

    可是,结果却令他大失所望。

    眼前这个女人,就算伤了脸蛋也没有改变容颜,看样子,的确没有食用易容丹,真的不是他所怀疑的苏陌凉。

    意识到这一点,焚天君期待的心一下子跌入谷底,妖冶的俊脸阴沉下来,仿佛乌云密布的天空,随时都能打雷下雨。

    接收到陆璃音质疑的目光,凤墨邪不得不给出一个解释,“是本君认错人了,清音郡主不必放在心上。”

    说着,他朝苏陌凉丢去一颗疗伤的丹药,视为赔礼。

    苏陌凉也不客气,一口吞下丹药,伤势迅速愈合,不出片刻,便是恢复了气息。

    就连脸上的伤痕也快速变淡,逐渐消失不见。

    这时候,苏陌凉努力装作镇定的从地上站起来,小心翼翼的探着口风,“不知道焚天君把臣女认成了谁?臣女和她长得很像吗?”

    苏陌凉怎么也没想到焚天君的洞察力如此敏锐,这才第二次见面,就被他给识破了身份。

    要不是她早有准备,来焚血天城之前吃的是易容效果非常厉害的萦香丹,估计现在已经暴露了身份,成为阶下囚了。

    好在这萦香丹品质很高,是丹宗等级的强者才可以炼制的丹药,正因为拥有非常厉害的易容效果,炼制手法非常复杂和困难,所以她就算达到了等级,也是在真君老人的指导下炼制成功的。

    因此这种丹药比一般的易容丹药性强上许多,就算脸蛋受了伤也不会暴露容颜。

    不过就是有时间限制,容貌最多能维持一年的时间,也因为药性很强,所以吃过一次后,近两三年都不能重复食用,不然对身体的伤害巨大,很可能会损坏经脉,彻底沦为一个废人。

    不过,一年的时间对苏陌凉来说绰绰有余,她到焚血天城还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有了接近焚天君的机会,相信再过不久,她就能成功的查明真相,拿到解药,因此千万不能在这样关键的时候前功尽弃。

    焚天君见她好奇他的私事儿,紫眸闪过一抹阴鸷,拧起眉头,声如冰刺,阴厉警告,“这不是你该过问的事儿。你目前的任务是治病!”

    苏陌凉闻言,知道焚天君动怒,赶紧打住,“臣女越距,望焚天君恕罪。”

    从他的言辞间,他仿佛很排斥谈起自己。

    不过也能理解,她上次杀了他焚血天城那么多人,还把他的几名得力大将给害了,第一次让不可一世的焚天君损失惨重,栽了那么大个跟头,他自然不愿意提起自己的仇人。

    听到苏陌凉的请罪,焚天君倒是懒得跟她计较,冰冷的声音夹着几分不耐,“本君没有时间跟你废话,赶紧治病吧。”

    苏陌凉闻言,立马识趣的闭嘴,重新回归到治病的话题,“焚天君的病是因为一个人而起,不知道这个人与你是什么关系,对你做过什么事儿,让你耿耿于怀?”

    俗话说解铃还须系铃人,想要治好这个病,肯定还得从这个人入手。

    然而,焚天君的回答,完全出乎苏陌凉的意料,“不知道!”

    他也不知道那个人是谁,跟他什么关系,更不知道她对自己做了什么事儿。

    只知道,一看到她,就有万箭锥心之痛,痛入骨髓,深入灵魂。

    其实,他比谁都想知道那个人是谁,到底对他做了什么,为什么会这样折磨他的神经,让他寝食难安,痛不欲生。

    苏陌凉被他的回答给搞糊涂了,既然心病是因那个人而起,可他怎么会不知道那个人是谁呢,这也太奇怪了吧。

    或许,他是有难言之隐,不愿提起,所以刻意隐瞒。

    想到这种可能,苏陌凉锲而不舍的劝慰,“焚天君,心病还需心药医,你若是一直逃避,不愿意面对,这个结就会一直藏在心里解不开,那你的病就永远好不了。”

    “放肆!陆璃音,本君给你机会治病,不是来让你打探秘密的。你若是不能治,趁早滚蛋!”焚天君听到这番话,心里的火一下子涌上来,愠怒的大声呵斥。

    对他来说,陆璃音的行为是在窥探他的内心,挖掘他的秘密。

    他身为一国之君,最忌讳的就是让人知道他的隐秘和弱点。

    显然,陆璃音的此举已经越过了他的警戒线,让他戒备了起来。

    然而苏陌凉却没有将他的愤怒放在眼里,反而理直气壮的反驳,“焚天君,治病讲究望闻问切,其中这个问字,就是要询问病人的症状,分析病因,如果连问都不能问了,那怎么能叫治病呢!”

    “哼,陆璃音,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数落起本君来了,难道你的父亲没提醒过你,有些话能问,有些话不能问吗?还是说,你的父亲胆大包天,才教养出你这个不把本君放在眼里的混账东西?”焚天君被她的话弄得面色铁青,火冒三丈的大声怒斥。

    苏陌凉被吼得心下一惊,担心连累平南王,急忙撇清关系,“父亲对焚天君别无二心,刚才那些话都是臣女自己的意思,与父亲无关。”

    她要是连累到平南王,那她的罪过就大了。

    “哼,他亲自把你送进宫,你的一言一行,就代表了他的态度,怎么可能与他无关!就凭你刚才几句话,本君就可以治你和平南王一个大不敬!”焚天君冷声怒哼。

    苏陌凉闻言,眉头一皱,不满的说道,“焚天君,臣女本以为你是一代明君,谁知道你是非不分,颠倒黑白,昏庸至极!”

    “陆璃音你放肆!本君何时是非不分了!”凤墨邪哪料到她狂妄到了这个地步,竟然敢辱骂他昏庸,当场怒发冲冠,暴怒大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