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3章 陷入梦魇
    苏陌凉冰冷的声音带着毫不掩饰的讽刺,强硬的反问道,“世人都知道给君王治病,是很危险的事儿,因为一个不慎就会掉脑袋。可臣女的父亲却不辞辛苦的为君王遍访名医,而臣女更是义不容辞的进宫,愿意为焚天君分忧,焚天君非但不领情,还要降罪臣女和父亲,这要是传出去,焚天君岂不是要落个是非不分,陷害忠良,昏庸残忍的骂名吗?”

    苏陌凉这番话说像是竹筒倒豆子般吐出,掷地有声,铿锵有力,堵得焚天君心中大震,面色分外难看。

    他虽然生气她的不敬,但却没办法否认,她句句在理,让人无法反驳。

    他要是真的降罪她和平南王,那他还真没办法给天下人交代。

    毕竟他们是冒着风险,进宫为他瞧病的,说到底是为了他好,他要是因为这种事儿惩罚他们,那他还真就成了不识好歹,陷害忠良的昏君了。

    想到这里,焚天君只有暂且忍下怒火,不再追究她的罪过。

    只是被她这么一闹,焚天君已经没了治病的心思,不禁挥了挥手,冷声赶人,“这病不需要你治了,下去吧!”

    苏陌凉听到这话,顿时急了。

    她好不容易混进宫,好不容易才让他接受治疗,哪能这么轻易放弃。

    “焚天君,你天天忍受噩梦和失眠的困扰,要是放任不管,只会越来越严重。虽然你很强,但你也是个人啊,人一旦没办法安然入眠,身体迟早会出问题,你可以不在乎你自己,可你一旦病倒了,焚血天城要怎么办?”苏陌凉极力劝说,希望他重新接受治疗。

    不得不说,天天做噩梦,对焚天君来说,的确是个非常难受的折磨。

    他也很清楚,这样长此以往,不是个办法。

    更何况,焚血天城还需要他,他绝对不能倒下。

    苏陌凉这番话,戳中了他的心思。

    他唯一放不下的就是焚血天城。

    “你到底要如何治这个病?”沉默了片刻后,凤墨邪打算给她最后一次机会。

    苏陌凉见他妥协,心中一喜,立马回道,“其实失眠,做噩梦,是心里紧张,有压力导致的。想要入睡,第一步,就是先让精神放松下来,你周围的熏香虽然有安神的功能,但味道太大,反而刺激嗅觉,所以必须撤掉。”

    焚天君闻言,没有任何犹豫,高声吩咐,“来人,把熏香撤掉。”

    他这段时间一直点着熏香,可一点用都没有,现在撤掉了也好。

    话落,外边快速进来几个宫女,动作麻利的撤掉了熏香。

    紧接着,苏陌凉便是打开窗户,让整个寝宫透了透气,闷在屋子里的刺鼻香味才渐渐淡了不少。

    这时候,她才循序渐进的引导道,“现在焚天君可以闭上眼睛,幻想自己身处大自然,周围都是绿色的植物,抬头望去是蓝天白云。这里视野辽阔,空气清新,清风徐徐。”

    苏陌凉的语调很轻柔,说话的速度也放得很慢。

    焚天君照着她说的,闭上眼睛,尽量去感受她勾勒的画面,心倒是渐渐静下来,去了几分浮躁。

    就这样寂静了片刻,苏陌凉再度轻声开口,“现在照着我说的来调整呼吸。先把你的舌尖放在上齿的后方,让舌头一直保持到那个位置,然后用鼻子吸气,一直吸气,持续四秒,然后开始憋气,持续七秒,最后再呼气,持续八秒。好,我们再来一次,呼吸--心里默数四下,憋气,心里默数七下,最后呼出,默数八下--”

    这个方法是她以前在现代工作压力大的时候经常会用到的呼吸法,对她来说还挺管用,所以便让焚天君也试试。

    就这样苏陌凉一边缓慢的低声诱导,一边静心听着里边呼吸的频率,反复引导了好几次,焚天君才慢慢的放松下来,开始进入梦乡。

    其实,他入眠并不困难,困难的是入眠后会陷入噩梦,噩梦像是一张大网笼罩着他,让他没办法从里边挣脱出去。

    每次醒来,他都是大汗淋漓,浑身虚脱,在噩梦里那种撕心裂肺的痛苦也会蔓延到现实生活中,让他久久缓不过来。

    在梦里得不到休息,醒来后依然痛苦,这就是他最折磨,最难受的地方。

    由于他好几天没有好好的休息,现在被苏陌凉这么轻轻一引导,很快便是睡了过去。

    只是过了半个时辰,苏陌凉便是听到里边传来细微的呓语。

    苏陌凉在外边听不太真切,也不知道他的睡眠情况如何,不禁小声唤道,“焚天君,睡了吗?”

    没有任何回应。。。

    有的只是断断续续的低吟,“不--不要--”

    苏陌凉微微蹙眉,好奇的撩开帘子朝里面望去,只看到焚天君倚在睡榻上,双目紧闭,眉头紧皱,表情痛苦,额头还冒着一层细汗,浅薄的嘴唇轻轻颤抖,从里面传出一些奇怪的呜咽声,很明显他又陷入了噩梦里。

    那张美艳的俊脸,在烛光的照耀下,忽明忽暗,美轮美奂,让人惊艳不已。

    可美则美矣,却是笼罩了一层阴翳,让人看了极为的压抑。

    “焚天君?”苏陌凉又是小心翼翼的唤了一声,仍然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看到这里,苏陌凉才壮着胆子走了进去,小心挪动着步子,来到他的跟前,打量了他一会儿后,忍不住抬手,在他眼前晃了几下,确保他是不是真的睡着了。

    她进宫为他治病的目的,就是寻找解药,而眼下正是绝佳的好机会。

    想着,她准备收手起身,想要到四周转悠转悠,谁料榻上的焚天君忽然发出一声激烈的低吼,猛地伸手抓住了苏陌凉的手,用力一拉,将她整个人都拉入了怀中。

    苏陌凉吓了一大跳,下意识的使劲儿挣扎,可焚天君的力气太大,死死将她禁锢在怀里,勒得苏陌凉有些喘不过气来。

    她正准备生气的开口,谁知道头顶忽然传来痛苦的哀求,“不--不要离开--不要--”

    苏陌凉听到这样卑微而又脆弱的请求,心里一震,瞳孔掠过一抹惊讶。

    她错愕的抬眸望去,发现此时的他还是紧紧闭着眼睛,表情涌动着莫大的悲伤。

    原来他在做梦!

    意识到这一点,苏陌凉不禁松了口气。

    只是,她怎么也没想到强大的焚天君居然会有这么脆弱的一面,也不知道他到底梦到了什么,怎么会露出这么悲痛的表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