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4章 安抚了一晚上
    在她的印象中,焚天君外表虽然妖艳,张扬,绚烂如花,不管走到哪儿都是万众瞩目的对象。

    可是了解他的人,才会知道,他的内心里其实住着一条毒蛇,阴险,黑暗,甚至残忍,与他的外表形成强烈的反差。

    你永远不知道,他会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咬你一口,把你送入地狱。

    就是这样一个如毒蛇般黑暗而又阴厉的男人,这样一个好似觉得全世界都与他为敌,而把自己锻造地无坚不摧,无所畏惧的男人,现在却表现出这么脆弱的一面,实在让人诧异。

    想来,这应该是他心底最大的秘密,梦里的那个人应该就是他最大的弱点了吧。

    难怪,刚才被问起梦里的那个人是谁的时候,他那么激动,那么排斥。

    看到这里,苏陌凉什么都明白了。

    此时感受到他因为情绪激动,而不断用力的双臂,苏陌凉被勒地呼吸困难。

    俗话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焚天君就算在梦里,那手劲儿也是相当的大,苏陌凉想要挣扎,都没有挣扎的机会,索性停下来,低声安慰,尽量让他放松下来,“放心吧,我不会离开,你安心的睡吧,我会一直在这里,哪里也不去。”

    说着,她轻轻拍着凤墨邪的后背,缓解着他紧张的情绪,每一下都十分轻柔,伴着她轻声细语的安抚,企图放松他的精神,从怀里挣脱出来,“梦里都是假的,没有人要伤害你,没有人要抛弃你!你是焚血天城的王,是焚血万民爱戴的君主,所以你要振作,要坚强——”

    不知道怎么回事,苏陌凉这样一边拍着他,一边安抚他,竟然有神奇的效果。

    刚刚还激动的焚天君居然真的安静了下来,渐渐的缓和了情绪,搂住苏陌凉的手劲儿明显松了不少,这才让她能顺畅的呼吸。

    苏陌凉趁着机会,想要扳开他的手,可哪知道,她只要一动,焚天君就会重新加重力度,让她动弹不得。

    苏陌凉逼得没办法,只有放弃挣扎,继续拍着他的背,低语着安抚。

    为了调查真相,为了拿到解药,不管她多么讨厌焚天君,都要忍!

    这一安抚,就安抚了一晚上,一晃便是到了第二天早晨。

    “焚天君,该上早朝了——”

    直到殿外响起陈公公的声音,凤墨邪才悠悠转醒,缓缓睁开了眼睛。

    这时候,晨光已经从窗户外照射进来,顿时刺得他眯眼,皱起了眉头。

    这一刻,他才忽然惊醒,突然意识到自己竟然一觉睡到了大天亮,这怎么可能?

    苏陌凉听到外边的声音,也苏醒了过来,忍不住动了动身子。

    焚天君感受到怀里的动静,猛地低头瞧去,这才发现陆璃音居然睡在自己的怀里,当场惊得变了脸色,一掌将她推开,厉声大吼,“陆璃音,你好大的胆子,竟敢爬本君的床!”

    苏陌凉一个不慎,被他推下床,滚到了地上,吃痛的皱起眉头,从地上爬了起来。

    面对凤墨邪的冤枉,苏陌凉实在忍不住,生气反驳,“焚天君,你也太不识好歹了吧。昨晚明明是你做噩梦,强行把我抓到你怀里去的。我越是挣扎,你越是勒地紧,我差点都被你勒断气了,你好意思说我爬你的床?”

    “这一晚上,我又是轻轻拍着你,又是耐心的引导你入眠,手都要拍酸了,你竟然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搞错没有!”

    许是为他辛苦了一晚上,苏陌凉本就憋了一肚子的火气和委屈,现在被他恩将仇报的打下床,还栽赃冤枉她,心头的怒火顿时火山爆发,再也顾不了什么礼数了。

    焚天君听到这番话,紫色眸子里涌上难掩的震惊。

    她拍着他,安抚了他一晚上?

    原来,他昨晚睡地这样沉,是因为她的关系!

    他记得最开始的确是噩梦连连,后来梦里的那个人抱住了他。

    她说她不会离开,她会陪着他,在他最无助最痛苦的时候给了他温暖的力量。

    那种撕心裂肺的痛才渐渐消散,他一直紧绷的神经才慢慢放松下来。

    没想到这一切竟然是陆璃音的功劳,真是不可思议。

    这个女人到底有什么力量,居然会让他如此放松?

    意识到这一点,凤墨邪眼神复杂,深深看了苏陌凉一眼,而后才收敛了情绪,沉声道,“已经早晨了,本君派陈公公送你回去。”

    苏陌凉面对他忽然冷漠的态度,有些不满,实在摸不准他的心思,忍不住询问道,“焚天君,你还要我帮你治病吗?”

    “本君需要的时候,自会派人接你入宫。”凤墨邪冷着脸,淡淡道。

    苏陌凉听到这话,总算是吃了定心丸,彻底放心下来。

    看来,昨晚她的付出还是有成果的,只要能经常出入皇宫,她就不信找不到解药,套不出真相。

    就在苏陌凉沉思之时,外边的陈公公已经走了进来,焚天君朝他吩咐了几句,陈公公便是恭敬的引着苏陌凉走出了寝宫。

    “清音郡主真是厉害,昨天晚上绝对是君王这几个月来睡得最安稳的一晚啊。”陈公公天天在焚天君身边伺候,最了解他的身体状况,之前那么多太医会诊,没有一个有效的,这还是他第一次看到焚天君睡到大天亮,他实在忍不住佩服起陆璃音来。

    苏陌凉只笑不语,心虚的摸了摸鼻子。

    其实,严格论起来,她也没干什么,就是一晚上像是照顾孩子一样哄他睡觉。

    鬼知道,效果会这么好,这也算是意外之喜了吧。

    对她来说,不管过程如何,只要达到让焚天君信任她,依赖她的目的就行了。

    想着,苏陌凉没有再去纠结昨晚的事儿,随着陈公公穿过花园,朝着宫门口走去。

    可谁知道,她刚穿过花园的时候,便是看到迎面走来三个人,其中两个还是老熟人。

    “陆璃音?你怎么会在这里?”这人还没走近,冷絮晴就先发制人的大声质问,脸蛋涌上了惊讶。

    苏陌凉也没料到会在宫里碰到冷家姐妹,表情一沉,没有好脸色的冷声回应,“你们都在这里,我为什么不能在?”

    “哼,陆璃音,我们到宫里来,是来探望皇后娘娘的,名正言顺,哪是你能比的!”冷絮晴指了指旁边身穿凤袍的美艳女子,骄傲的呵斥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