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5章 她给焚天君看病?
    苏陌凉闻言,这才将目光移向了她身边的女子。

    眼前这位女子穿着火红色的凤袍,袍子上绣着绣栩栩如生的彩凤,彩凤中间,穿插数朵牡丹。

    牡丹的颜色净穆而素雅,周边绣着金色丝线,看上去雍容华贵,不可逼视。

    她一头凌云髻,戴着金灿灿的凤冠,凤冠上镶嵌着饱满圆润的珠子,左右两边插着玉簪凤钗,在阳光的照耀下,映得那张美丽的俏脸光彩夺目,竟是比园子里的花朵还要娇嫩欲滴,艳上几分。

    看这高贵优雅的气质和皇后才有的穿着打扮,就算不用冷絮晴解释,苏陌凉也不难猜出此人的身份。

    在刚到焚血帝都的时候,王妃给她分析过帝都的势力,苏陌凉听说,冷絮晴和冷絮月的母家--秦家,出了一个身份尊贵的皇后。

    秦家也是五大家族之一,在焚血天城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而来自秦家的这位皇后要比冷家姐妹大两岁,算是她们的表姐了。

    听说焚天君在六年前招了一批年满16岁的女子入宫为妃,全然是为了安抚五大家族和帝都里的势力。

    只是从那以后,他就再也没有纳过妃,尽管家族势力还想继续给他塞人,可都被他给拒绝了。

    焚天君最初的目的是安抚这些家族,娶了一次,已经是最大的让步,自然没有必要再迎娶更多的女人。

    而冷家姐妹运气不好,焚天君选妃的时候,她们还没满16岁,没达到出嫁的年龄,所以就错过了这仅此一次的选妃。

    后来冷絮月想要入宫,但已经错失了机会,就算绞尽脑汁,也没能成为焚天君的女人。

    所以,眼前这位皇后,不但有家族势力撑腰,运气还不错,更重要的是,听闻此人当年在焚血帝都可是出了名的才女,想来能在这么多女人中,脱颖而出,自然不会简单。

    想到这里,苏陌凉忍不住多看了此人两眼。

    看到陆璃音打量皇后,冷絮晴的脸蛋跃上骄傲的神色,趾高气昂的盯着她。

    也难怪冷絮晴这么得意,有个当皇后的表姐撑腰,自然是不把她放在眼里了。

    苏陌凉不过是个义女,就算被封为了郡主,再如何尊贵,也没有皇后尊贵啊。

    果然,不等苏陌凉开口,冷絮晴已经凶戾的大声呵斥,“陆璃音,你好大的胆子,见了皇后娘娘,居然不行礼!”

    上次苏陌凉在赌石行非逼着她们行礼,这笔账她可记着呢,现在这么好的机会,她怎么也得讨回来才甘心。

    苏陌凉闻言,看了她一眼,倒是没有扭捏,微微福身,规矩的行礼,“臣女给皇后娘娘请安。”

    冷絮晴和冷絮月看到这一幕,嘴角都是绽放出解气的笑意。

    这个牙尖嘴利的女人,再如何嚣张,不也是要在皇后面前低头吗。

    皇后刚才听到冷家姐妹提起过这个身世卑贱,却仗势欺人的陆璃音,知道她的干的事儿后,对她的印象非常不好。

    现在见到真人,她自然没什么好脸色,冷声质问道,“原来你就是陆璃音!这里是皇宫重地,不是什么人都可以随意进出的,你怎么会在这里?”

    一旁的陈公公听出皇后娘娘的责怪,急忙上前,陪着笑脸解释道,“回皇后娘娘,清音郡主是由平南王带着入宫的,昨晚给焚天君瞧了一晚上的病,焚天君现在让奴才送她回去。”

    “什么?她给焚天君看了一晚上的病?”皇后听到这话,刚还冷静漠然的表情顿时涌上惊讶,一双美眸情不自禁的睁大,诧异的瞪向苏陌凉。

    冷家姐妹也是惊了一脸,难以置信的盯着苏陌凉,缓不过劲儿来。

    “治病?我听错没有?就凭你,给焚天君治病?”

    “你什么时候懂医术了?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冷絮晴觉得不可思议,忍不住高声嚷起来。

    苏陌凉嘴角挂着得体的浅笑,回道,“我刚到帝都没多久,冷小姐不知道很正常。”

    冷絮月闻言,显然不相信她的说辞,冷哼一声,毫不留情的戳穿她的谎言,“陆璃音,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的那点小心思,我看你根本是故意接近焚天君,想要入宫为妃!”

    冷絮月喜欢凤墨邪,对接近凤墨邪的女人,都十分敏感,现在听陆璃音给焚天君治病,还治了一晚上,那不就是说一晚上两人都待在一起吗。

    这样暧昧的举动,除了陆璃音故意勾引焚天君,她再也想不到其他可能了。

    一旁的冷絮晴听到这话,顿时恍然大悟,生气的大吼起来,“好你个陆璃音,我倒是小看你了,之前抢走晏公子也就算了,你现在竟然把主意打到焚天君的身上了,你也太不要脸了吧!焚天君,也是你可以染指的吗!”

    她们真是低估了陆璃音的脸皮厚度,勾引晏凌宇还不够,还想勾引焚天君,别看这个女人丑,这野心还不小呢!

    苏陌凉听到她们难听的诽谤,不禁皱起眉头,不悦反驳,“冷小姐,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大家都知道我父亲为了焚天君的病,正四处遍访名医,弄得焦头烂额,我进宫为焚天君治病,纯粹是为我父亲分忧而已。怎么到你嘴巴里,就变得不干不净了呢?”

    听到如此冠冕堂皇的话,冷絮晴怒不可遏,咬牙切齿道,“陆璃音,你个虚伪的女人,不要装了,你根本不会什么医术,这就是你和平南王的阴谋,上次你被晏家拒婚,颜面扫地,焚天君对你们存了几分内疚,你就是抓准了焚天君的这种心思,所以想要入宫为妃!”

    皇后娘娘听到这话,心中大震,神色变得分外难看。

    之前焚天君给晏家和平南王府赐婚的事儿,她是听说了的。

    后来晏家拒婚,让平南王和清音郡主下不来台,严格说起来,跟焚天君多少有些关系。

    焚天君肯定对平南王府有心存内疚,会想尽办法补偿平南王府,若是平南王在这个时候,请求让陆璃音进宫,的确是最好的机会啊。

    突然意识到这一点,皇后眼眸微眯,眸底划过一丝戒备。

    虽然焚天君对她们这些妃子从来都不搭理,但她还是不得不警惕有人想借着看病来勾引焚天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